🏡
PTT小說網
x
    如果再算上實力同樣不俗的楊千雪,這簡直就是買一送一,一下子就多了一對強力夫妻檔手下啊,這倒真是一個難得的意外之喜。

    “老大,我既然已經認你做老大,那就要尊卑有別,別叫我冷兄了,直接叫名字就行。”冷如風卻是正色道。

    “呵呵,好吧,那我就叫你如風吧。”林逸笑了笑,別看這傢伙冷麪冷語,在這種事情上倒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講求規矩,轉而問道:“如風,你之前不是說一定要去玄階海域做個了斷嗎,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

    “我之前確實是這麼想的,不過那時候其實跟千雪一樣,都是被心底想要復仇的執念主導,已經毫無理智可言,不過現在我想通了,與其冒然再次衝過去送死,還不如留在這裡好好完成老大的囑託,順便想辦法提升實力。”冷如風解釋道。

    說話的同時,冷如風和楊千雪相視一笑,之所以能夠放下這個執念,顯然是因爲楊千雪痊癒的緣故,他總不能帶着好不容易重獲新生的心上人回去送死。

    “嗯,楊姑娘現在心病已除,當務之急是儘快重回玄升期,而且在那之後也需要靜心修煉一段時間才行,包括如風你自己也是。”林逸建議道。

    之前半個月戰鬥下來他對冷如風也£算是十分熟悉了,估計是傷勢未愈的緣故,那段時間這傢伙的氣息狀態明顯不穩,也是因此纔會被林逸不斷消耗,否則就是另一種結果了。

    而之後的這一個月,冷如風爲了楊千雪的事情也沒有好好調養修煉,所以直到現在,狀態都沒能真正恢復過來,好在現在楊千雪已經痊癒,給寧雪菲做保鏢跟班之餘。他總算有時間好好調養修煉了。

    “老大放心,我有分寸。”冷如風點頭道。

    “對了,這個問題我想問很久了,玄階海域真的如此兇險嗎?”林逸忽然問道,冷如風的實力自不必說,傷勢未愈都能輕鬆壓着自己打,而楊千雪若是恢復到玄升期,實力也絕對不弱,這樣的強力組合竟然會被人打得如此悽慘,實在是有點令人心驚肉跳。

    冷如風和楊千雪聞言相視苦笑。想起當初那番遭遇,氣氛不由有些沉重,沉默片刻才緩緩道:“老大,你別看東洲這些黃階學院也是各種明爭暗鬥危機重重,不過跟玄階海域一比,這些都只是小巫見大巫,那裡纔是真正吃人的地方。”

    “是嗎?”林逸雙眉微微一揚,來這裡待了一個半月,他心中已經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種東洲學院也不過如此的感覺。除了冷如風讓他眼前一亮之外,翔雲學院其他弟子就沒有一個能入他眼的。

    然而現在聽了冷如風這番話之後,林逸這個念頭頓時就改變了,看樣子有機會的話。還真得去這玄階海域好好見識一番。

    冷如風向林逸低頭臣服,冷麪刀神正式成爲西島駙馬的王牌打手,這個消息也不知是哪個有心人傳揚出去的,反正不脛而走。很快就轟動了整個翔雲學院。

    雖說在玄階海域吃了大虧,但冷如風仍然是翔雲學院一衆弟子之中的旗幟性人物,誰都知道這傢伙傲氣十足。如今竟然甘願成爲別人手下,而且對方還是低了他整整一個大境界的元嬰期高手,這事兒簡直匪夷所思!

    別人還只是當成新聞議論紛紛,任重遠聽到這件事之後,則是直接眼前一黑當場摔了一個大跟頭,等到他幽幽醒來已經是兩天之後,渾身上下虛弱無力,赫然竟是生了重病。

    他體內那股五行殺氣比想象中難纏得多,即便任天梭親自出手,至今也都未能全部化解乾淨,而且這段時間一直都心情鬱結,再加上突然之間怒火攻心,倒真是活該大病一場。

    易笑天過來探病,看到他這虛弱不堪的樣子之後頓時就嚇了一跳,得虧也就是有任天梭在,要不然以任重遠現在這狀態,病情一旦惡化簡直後果難料。

    他還以爲任重遠只是氣急成病而已,真心沒想到本來好好一個人,能給氣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敢情這世上真有人是能被活活氣死的。

    “我不甘啊!我不甘啊!”縱然已經虛弱成這副樣子,任重遠仍然對林逸念念不忘,他沒力氣咬牙切齒,但是眼神之中透出來的怨毒卻越發滲人可怖。

    可是就算不甘又能怎麼樣,現在冷如風已經徹底投向了林逸,有這麼個實力超強的小弟守着,他們之前的計劃就成了徹底的泡影,畢竟既然是小弟,又怎麼可能扔下老大的女人不管呢?

    不僅是實力強得令人束手無策,更關鍵是冷如風對他們幾個知根知底,有點什麼風吹草動根本逃不過他的眼睛,任重遠幾人面對他幾乎無計可施,這還怎麼搞?

    尤其令任重遠無奈的是,即便重病成這個樣子,父親任天梭也仍然沒有要替他出頭的意思,反而責令他好好養傷,甚至還下了禁足令,這纔是最令任重遠鬱悶的地方,否則要是自家老子肯出手,冷如風那種貨色算個屁啊!

    面對這個結果,易笑天也是十分無語,如果換成自己重病一場,老頭子早就操刀子上陣拼命了,哪裡會像任天梭這麼冷靜,不愧是學院第二號高層,能夠做到首席煉丹師這種地步的大人物,這份城府心性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揣度的。

    兩人面面相覷了很久,眼看着任重遠又鬱悶得要吐血,易笑天忽然道:“其實咱們還有一個辦法,就看任兄你敢不敢了。”

    “快說!”任重遠瞪着眼睛道:“我都病成這樣了還有什麼不敢的?只要能夠整死林逸,我什麼事兒都敢做!”

    “嘿嘿,我這辦法就是四個字,借刀殺人。”易笑天冷冷一笑道。

    “啊?還是借刀殺人?這還怎麼借刀啊?”任重遠奇怪道,要說翔雲學院弟子之中最鋒利的這把刀非冷如風莫屬,其他人都遠沒有他厲害,可是現在這把刀已經反過來握在了林逸手上,不被用來對付自己幾個就不錯了,還借個屁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