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任兄,我說的這把刀可不在咱們學院,只要眼光稍微放遠一點,比冷如風更快更鋒利的刀比比皆是。”易笑天故作高深道。

    “哦?你快仔細說說!”任重遠頓時來了興趣,一說到這事兒連精神頭都好了,絲毫不像剛纔那麼病怏怏的。

    “任兄你莫非忘了,在咱們黃階海域除了一衆黃階學院之外,可還隱藏着一個西山邪派的黃階分部啊!”易笑天提醒道。

    “你是說……”任重遠聽得眼睛一亮,西山邪派乃是人人喊打的邪修勢力,一般很少有人知道東洲這邊的黃階海域竟有它的黃階分部,他和易笑天本來也不知道,不過在一次試煉之時機緣巧合遇上了幾個邪修高手,雙方非但沒有打起來,反而臨時合作各取所需,所以才知道這個隱秘。

    “嘿嘿,咱們只要稍微花點代價,找個邪修高手乾死林逸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麼,而且保證神不知鬼不覺,誰也懷疑不到咱們身上!”易笑天壓低聲音道。

    “對啊,你這麼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來了,我聽說林逸和他們西山邪派的西山老宗剛好有仇,他們自己結的樑子,邪修高手找林逸尋仇合情合理,這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現成的殺人刀啊,哈哈!”任重遠頓時精神大振,竟是一下子從牀上坐了起來,典型的人逢喜事精神爽,他這病都瞬間好一大半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商量了一下具體細節之後,便由任重遠從他父親那裡順了兩枚七品丹藥作爲籌碼,由易笑天親自出馬去找那些邪修高手洽談合作。

    因爲邪修之中煉丹師極少,所以邪修高手一向最缺高品級丹藥,再加上有林逸和西山老宗的過節擺在那裡,雙方可謂是一拍即合,僅僅一日之後易笑天就趕回了翔雲學院。

    “怎麼樣?他們答應了沒?”任重遠迫不及待的問道。

    “談妥了,一個名爲西山大能的玄升後期高手準備親自出馬對付林逸,只要這小子離開咱們學院,他就會立即動手!”易笑天嘿嘿笑道。

    “玄升後期高手?”任重遠心中一喜,他還以爲對方頂多也就出動一個普通的玄升期高手,沒想到竟然是玄升後期,兩枚七品丹藥就能請動如此級數的高手,真是賺大了!

    “說起來也是運氣,這個西山大能正要找門路去攀附西山老宗,所以一聽林逸的事情就來勁了,要不然還真請不動他。”易笑天慶幸道。

    “好好好,有這位西山大能親自出馬,林逸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任重遠哈哈大笑,當即就從牀上爬了下來,連自己老子的禁足令都不顧,拉着易笑天道:“走走走,咱們喝酒去,這事兒要好好慶祝一番!”

    任重遠這邊又在積極密謀,林逸對此卻是渾然不覺,現在有冷如風和楊千雪兩人守護,再加上陳星沫和柳子玉這些人的照應,寧雪菲的安全已經不用擔心,他總算可以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而林逸的第一個打算,自然是要去晨星學院那邊看看,雖說王心妍和黃小桃的處境用不着他擔心,可是既然難得過來東洲一趟,那自然是要去和她們好好聚一聚的。

    雖然同在黃階海域,但這裡可是東洲,單單一個黃階海域就已經比所有南洲海域加在一起都要大了,所以晨星學院距離這邊並不算近,不過好在也不是太遠。

    從陳星沫那裡拿到地圖之後好好研究了一番,林逸發現就算不用飛行靈獸,從這邊過去晨星學院也只有幾天的路程,當然這是以他自己的速度衡量,換成一般的元嬰期高手可得走上個把月呢,畢竟正常人可不會奢侈到用身法武技來趕路,只有傻子才這麼幹呢。

    安頓好一切,特地傳信把柳子玉和霍雨蝶也叫過來,大家一起吃了一頓飯之後,林逸這纔跟衆人告別上路。

    在翔雲學院的這兩個月之中,林逸曾特意讓霍雨蝶回晨驕學院調查過一件事,一件他非常在意的事!便是那個得罪了姚嘉麗,最後卻被霍雨蝶偷偷放走的世俗界女子。

    這個世俗界女子到底是什麼身份,到底是不是自己那些紅顏知己中的一個,林逸對此一直都惴惴不安,急切想要知道結果。

    然而,霍雨蝶花了不少力氣調查,甚至連柳子玉都出面幫忙,可是卻仍然沒有調查出什麼具體結論,即便是晨驕學院方面有關那個世俗界女子的資料也都極少,而且自從失蹤之後,整個人就如人間蒸發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只知道一點,那個女子化名“小念”。

    對於這個結果林逸很是無奈,單單只是知道一個化名的話,根本沒法確定那女子到底是誰,畢竟來到這麼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誰都有使用化名的可能。

    無奈歸無奈,林逸也不可能爲了這件事一直耗下去,畢竟那女子已經失蹤,繼續逗留下去也沒有意義,倒不如先去晨星學院看看王心妍和黃小桃,至於這個世俗界女子的事情,只能之後有機會再打探了。

    寧雪菲衆人一路送至學院門口,林逸正準備揮手道別,這時前方不遠處一個男子忽然直直的朝林逸方向走了過來,看樣子像是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站住!”沒等這男子靠近林逸,冷如風突然攔在了對方身前,他現在以林逸小弟自居,自然不會讓人過來打擾林逸。

    “我……”男子頓時被嚇了一跳,以冷如風的實力即便沒有放出氣勢,那種壓迫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這傢伙連退數步差點被他自己絆倒在地,本來似乎還想說點什麼,結果冷如風一個眼神過去立馬就不敢說話了。

    林逸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心下卻是忍不住暗笑,冷如風這傢伙的威懾力實在離譜,這個小弟真心沒白收,用來做保鏢再合適不過了。

    “冷……冷大哥,小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跟林大哥說句話,麻煩您通融一下。”男子終於鼓足勇氣開口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