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說身法鬼魅,不擇手段追求極致的邪修那纔是真正的鬼魅,尤其西山大能還剛好是以身法見長的邪修高手,別說區區一個元嬰期高手,就算是同級的玄升期高手也別想輕易甩掉他。

    兩人一前一後持續追逐了整整一夜,等到天亮時分,林逸已經身處在一片茫茫無際的深山老林之中,前不着村後不着店,完全遠離了學院勢力範圍。

    西山大能看着周圍環境一陣無聲冷笑,還以爲這小子會偷偷逃進主城,那樣的話他倒真得費一番周折,不過現在麼,這小子自己找好了葬身之所,剛好什麼事兒都省了。

    方圓百里連個鬼影都見不到,就算動靜鬧得再大也沒人會過來礙事兒,真不知該說這小子愚蠢,還是該誇他識趣!

    正當西山大能準備動手之時,前方林逸卻忽然停了下來,這倒把西山大能給嚇了一跳,忍不住有些疑神疑鬼,這小子又想幹嘛?

    “這地方差不多了,風水雖然不算多好,但是用來埋葬跟屁蟲已經綽綽有餘,出來吧。”林逸語氣淡淡道。

    西山大能頓時一愣,這一路下來他跟得不可謂不小心,爲免打草驚蛇一直都是吊在數裡之外,而且還非常仔細的隱匿掉了自身氣息,這小子竟然能夠發現?!

    不可能啊,這小子肯定是在虛張聲勢,想要碰運氣把自己詐出去呢!西山大能本來已經打算出手,這下反倒改變主意了,本着貓戲耗子的心態,他倒要看看林逸這場獨角戲能演到什麼時候。

    “呵呵,還在藏頭露尾不想出來,這是在自欺欺人呢?”林逸咧嘴一笑,隨即毫無保留的展露出元嬰後期的實力,淡淡道:“趕緊出來與我一戰吧,估計咱倆實力差不多,別磨蹭了直接開打,藏藏掖掖好幾天了,難道邪修都像你這麼見不得光麼?”

    聽到這裡,西山大能才知道自己確實是被發現了!不過心下忍不住詫異,自己氣息隱匿得這麼周全,這小子怎麼發現自己是個邪修的?

    壓下心頭疑惑,西山大能當即毫不猶豫的突然現身,釋放出一身強大氣勢冷笑道:“哼,你小子是不是看錯了,老夫可是玄升後期,而你只不過是區區元嬰後期,怎麼個實力差不多?差多了!”

    “差多差少打了才知道,別那麼多廢話了,我已經手癢很久了。”林逸一邊說着一邊掰得指關節咔咔作響,他還以爲這傢伙早早就會動手,沒想到跟個烏龜似的一直拖到現在,不過還真別說,這烏龜跑得倒是挺快。

    “手癢?哼,老夫看你是皮癢找死,不知死活的狗東西,竟連我們西山老宗都敢惹,今天我西山大能就拿你的人頭去給老宗慶賀!”西山大能譏諷道。

    “西山老宗?你也是西山邪派的?”林逸不由一愣,他只聽鬼東西說是邪修,卻沒想到連在東洲這裡都能碰上西山邪派,真是冤家路窄,他還以爲這傢伙單純就是任重遠那些人找來對付自己的殺手呢。

    “哼,惹了我們西山老宗還能苟活到現在算是你運氣,不過今天你運氣到頭了,受死吧!”西山大能說着探爪就往林逸方向抓來。

    林逸頓覺迎面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吸力,竟是要生生把他給吸扯過去,這可不是單純的隔空取物,如果不是提前戒備真氣護體,只這一下體內經脈和血管就要全數爆裂,說不定整個人直接就變成一團血霧。

    邪修果然是邪修,隨便一出手就是這種陰毒至極的招式!

    心念一動,林逸突然放棄了抵抗,整個人瞬間就被吸扯過去,西山大能見狀大喜:“你們這些自稱名門正派的傢伙就是愛吹牛,什麼狗屁的越大境界對敵,也不過如此而已!”

    他這招名爲開膛爪,顧名思義,一旦被他爪子擊中立馬就是開膛破肚的下場,就算真氣護體也沒有用,因爲護體真氣會被他專門修煉的爪尖瞬間刺破,至於剩下的血肉之軀就更加不用說了。

    彼此距離迅速拉近,眼看着就要中招之時,林逸非但沒有想辦法減速,反而忽然在背後噴射真氣順水推舟,速度驀然又提升了一大截,整個人就如炮彈一般襲向西山大能。

    西山大能見狀一驚,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林逸赫然已經近在眼前,兩隻手掌火意洶涌赤紅一片,帶着陰陽八卦的深奧境意,不分先後轟擊過來。

    “好膽!不知死活的小輩!”西山大能見狀勃然大怒,區區一個元嬰後期竟敢這麼做,分明是沒把他放在眼裡。

    他這招能夠隔空吸人的開膛爪在很多高手眼裡確實破綻百出,正如眼下,很容易被人借力打力,只可惜這些人都忘了他可是一個玄升後期高手,像他這種層次的存在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破綻百出?

    當一個破綻特別明顯的時候,這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有意而爲的陷阱,那些見了他這一招覺得有機可乘的高手,當他們借力打力搭上強大吸扯的順風車之後,最後的結果全是慘不忍睹,沒有一個例外。

    而現在,他這招開膛爪之下馬上又要多一個亡魂,西山大能表面上裝得又驚又怒,心下其實都快笑開花了,就這麼個缺心眼的玩意兒,當初也能從老宗手底下逃走?狗屎運逆天了吧!

    眨眼之間兩人已經照面,西山大能的五個指尖冒着可怖滲人的森森黑氣,不閃不避直接對着林逸的狂火八卦掌抓了過來。

    在很多人看來,都以爲開膛爪最可怕的在於其爆碎血脈的強大吸扯力,只要能夠扛住這股力道就可以輕鬆應對,畢竟這個爪子本身確實沒什麼駭人的威勢可言。

    其實恰恰相反,吸扯力只是一個幌子,這一招真正可怕的地方仍是開膛爪,越是其貌不揚的東西,往往就越致命。

    短短一瞬間的照面,林逸不由呼吸一緊,疊加在一起的兩記狂火八卦掌竟直接被對方的爪子給生生洞穿,而且看樣子絲毫未損,甚至於對方爪上的黑氣反而更盛了幾分,越發猙獰可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