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在林逸反應夠快,危急時刻直接施展超極限蝴蝶微步,這才勉強能夠避開對方危險的爪子,不至於被人一擊致命。

    “桀桀,老夫開膛爪無堅不摧,連神兵利器都能捏斷,就憑你區區元嬰後期的微末伎倆也敢跟我爭鋒?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真是愚不可及!”西山大能得意大笑道。

    神兵利器都能捏斷?林逸聞言雙眉微微一揚,心下暗道吹牛不打草稿,要不是自己那兵器卡在最後一步沒能成型,今天衝着這句話就非得讓這傢伙好好見識一下不可,自己可是砸了一大堆罕世材料進去的,這要都能被空手捏斷那真不用活了。

    “用不着神兵利器,你先捏斷我這招再說吧!”林逸話音未落,伴隨着一聲龍吟五行殺氣悍然出手,直撲西山大能而去。

    “桀桀,沒見過世面的狗東西,莫非你還真以爲老夫是說大話的不成?”西山大能見狀毫不猶豫探手就朝五行殺氣抓來,開膛爪乃是他的成名招式,直至今天這等境界仍然是他的主打武技,捏斷神兵利器可不是吹牛,而是真有其事。

    眨眼之間,西山大能已經一爪抓住五行殺氣,然而未等他露出得意的表情,化成爪形的手掌猛然一陣刺痛,仔細一看頓時大驚失色,這道五行殺氣根本沒有被他捏斷,反而順着他的手臂直接就纏了上來,蛟龍盤柱竟是要直搗死穴!

    此時此刻,他爪上的那些黑氣赫然已經被五行殺氣碾壓得乾乾淨淨,所謂無堅不摧的開膛爪不攻自破,五個指尖鮮血直流,這要是再不想辦法趕緊抽身,就算僥倖能夠逃過一命也非得丟掉這條手臂不可。

    “我說,你之前碰到的神兵利器是不是紙糊的啊,就你這樣也能捏斷?”林逸一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

    五行殺氣乃是極具攻擊性的剛猛勁氣,其之複雜艱深,天底下任何勁氣恐怕都難以與其相提並論,更別說這區區一介邪修的邪氣了,在五行殺氣面前簡直就是一個渣。

    “啊啊啊!”西山大能又氣又急,顧不上理會林逸的嘲諷,一個勁的想要甩脫纏住他手臂的五行殺氣,可是他的一身邪氣卻被五行殺氣剋制得死死的,來多少滅多少,折騰了片刻仍絲毫不見減弱的跡象。

    看來鬼東西說的一點都不錯,這傢伙雖是玄升後期高手,但要說真正實力根本比不上玄升初期的冷如風,至少後者面對五行殺氣的時候可遠沒有像他這麼狼狽,反而厲害得一塌糊塗,只要他手起刀落,五行殺氣幾乎就只有挨斬的份。

    只能說人比人氣死人,冷如風那種能夠修煉成刀勢的怪胎,無論放在哪裡那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反觀西山大能這個邪修可就差得遠了,當然話說回來,要是這傢伙的資質也跟冷如風這麼逆天,他還當個屁的邪修啊!

    “給我死開!”西山大能這下真是急了,爲了碾碎纏在自己手臂之上的這道五行殺氣,竟是不惜將所有邪氣全部傾瀉而出,整個人瞬間就被黑氣籠罩,連帶着方圓數丈之地都變得漆黑一片,恍若邪魔降世一般。

    質量不行數量來湊,當這麼多極度濃郁的邪氣聚集在一起之後,五行殺氣這才終於露出了幾分敗象,一點點被驅逐侵蝕。

    僅僅一道五行殺氣,就將一個玄升後期的邪修高手逼至如此狼狽的地步,身爲元嬰後期高手的林逸已經足可引以爲豪了。

    不過他的臉上還是帶了幾分遺憾,五行殺氣已是他如今的最強絕招,果然想要一個照面秒殺對方還是太勉強了,畢竟彼此的實力境界實在是相差太大了。

    當然,就算做不到照面秒殺,只是單純殺掉對方卻問題不大,頂多費點周折罷了。

    趁你病要你命!林逸可沒有縱容對方緩過勁來的習慣,沒等西山大能徹底碾碎掉五行殺氣,一道藍色電弧驀然橫空而出,在這近乎光速的攻擊手段之下,西山大能絲毫沒有反應的機會,瞬間中招。

    藍色電弧一閃而逝沒入腦門,西山大能整個人頓時就僵住了,這可是他集中全身邪氣對付五行殺氣的時候!藍色電弧雖然本身沒什麼殺傷,可是這個突如其來的麻痹效果,簡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西山大能這邊稍一僵持,本來式微的五行殺氣立馬捲土重來,最要命是林逸那頭趁機又補了一道,反正對他來說真氣源源不斷,只要有這個時間和空當,連着甩上十道八道都輕輕鬆鬆。

    堂堂一個玄升後期的邪修高手,此時卻只能無語的看着自己手臂上兩道交織在一起的五行殺氣,尤其每次等他準備全力驅逐的時候,頭頂立馬就又來一道藍色電弧,那個麻痹效果煩死人不償命,西山大能簡直都快哭出來了,特奶奶的老夫這條手臂到底還能不能要了?!

    “以前真沒發現啊,沒想到你小子猥瑣起來也是一套一套的!”眼看着西山大能手忙腳亂狼狽不堪,鬼東西這時忽然嘿嘿笑道。

    “前輩你可別亂說話啊,我哪裡猥瑣了?”林逸無語道。

    “你這還不猥瑣啊?仗着自己真氣源源不斷就各種玩命發絕招,又是雷電之力又是五行殺氣,自己還躲得老遠,你這不是猥瑣是什麼?”鬼東西撇嘴道。

    “前輩,我這叫危機意識,萬一這傢伙有什麼壓箱底的招式,冒然衝上去不是找死麼……”林逸沒好氣的糾正道,他倒是想衝上去跟人拳拳到肉的拼體術呢,可問題在於對方好歹也是玄升後期高手,又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這時候要是衝過去非得成爲人家的突破口不可。

    明明靠着一連套招式就能妥妥整死對手,結果卻還要親自衝上去玩火,在林逸看來這根本不叫悍勇,而是傻x。

    “雖然說的很有道理,但還是改變不了猥瑣的本質,不過我喜歡!”鬼東西饒有興致的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