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不禁對他的惡趣味有些無語,然而正當兩人說話的時候,眼看就要被五行殺氣和雷電之力折磨崩潰的西山大能忽然發出一聲非人的嘶吼,等林逸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傢伙赫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而他剛纔所在的地方還留下了一點東西,林逸仔細看去頓時一驚,赫然竟是一條血淋淋的手臂。

    逃了?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由有些咋舌,邪修果然是狠啊!

    爲了擺脫五行殺氣竟不惜自斷一臂,雖說這是最簡單有效的手段,可是能有如此魄力做到這一步的人絕對不多見,沒看出來這西山大能倒真是一個狠人!

    放眼四望,林逸再也找不到西山大能的人影,除了地上那一天血淋淋的斷臂,其他地方連半點血跡都沒有留下,就跟憑空蒸發了一般。

    “看樣子是真的逃走了……”林逸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可惜,這西山大能明擺着要置自己於死地,無論如何都得將其除掉,否則日後就會多一個不小的隱患,可是別看他剛纔表現得似乎很輕鬆,其實已經手段齊出竭盡全力了,對方用出這種壯士斷腕的脫身手段,那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打眼掃了一圈,再無發現任何異動,林逸當即準備繼續趕路,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四面八方一股強大黑氣沖天而起,其中透出的血腥和邪惡令人喘不過氣來,原本已經大亮的天色眨眼變得渾濁不堪,伸手不見五指。

    林逸頓覺不妙,毫不猶豫施展超蝴蝶微步離開此地,雖然剛纔幾乎完全是單方面吊打對手,可是仍然不能有半點大意,小瞧任何一個玄升後期的玩命反撲都與自殺無異。

    雖然身處黑暗之中,但是並不能隔斷神識感知,鎖定方向之後林逸迅速閃身,超蝴蝶微步的速度毋庸置疑,片刻之間便能竄出十里之外。

    然而詭異的是,無論林逸怎麼閃身都始終擺脫不了黑氣的籠罩,林逸心下頓時有些駭然了,這黑氣總不可能將周圍百里的地方都給籠罩進去了吧,那得是多可怕的實力?

    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被林逸自己否決了,因爲神識感知告訴他,這黑氣的籠罩範圍頂多不過五里之地,之所以始終無法擺脫,純粹只是自己在動的時候,這股黑氣同時也在跟着急速移動罷了。

    可是爲什麼不見西山大能?林逸心下暗暗疑惑,他在黑氣之中並沒有探查到西山大能的身影,要不然他早就用五行殺氣和雷電之力繼續招呼這傢伙了。

    難道說那傢伙只是放出這團黑氣困人,而他自己則趁勢逃掉了?這倒不是沒有可能,可是這股黑氣既然能夠移動,那背後總得有人操控吧,總不能西山大能只是在自己身上做了個標記,從此讓黑氣一直跟着自己吧?

    “那我豈不是見不了光了?太操蛋了吧!”林逸想到這裡不由一陣無語,雖說可以用神識探查四周,這股黑氣並不能真正阻礙自己的行動,可是任誰在這黑乎乎的環境下待久了也會煩啊,這樣還怎麼見人?

    尤其是這股黑氣充滿了血腥和邪惡,一時半會兒倒還沒什麼影響,但時間長了呢,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可怕的副作用?

    “放心,你以後用不着見光了,因爲你很快就要去見閻王,桀桀桀桀!”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突然從四面八方響起,正是銷聲匿跡的西山大能。

    林逸頓時一驚,敢情這傢伙並沒有逃跑,而是一直潛藏在自己周圍,可是爲什麼自己神識沒有發現他?莫非這股黑氣不能阻斷神識,但卻可以起到迷惑效果,令自己神識對近在咫尺的西山大能視而不見?!

    “閻王?我跟他不太熟,還是先麻煩你幫我打個招呼吧!”林逸一邊戒備着周圍一切,一邊冷笑道:“我看你爲了保命連手臂都不要了,還以爲是個知道進退的聰明人,沒想到居然還敢留下來裝神弄鬼,難道你們邪修的腦子都這麼不好使嗎?”

    “哼,不知死活的狗東西,你真以爲老夫會逃跑?”西山大能的聲音頓時又氣又怒,看樣子是被林逸這話給刺激到了,咬牙切齒道:“老夫承認確實是小看你了,區區一個元嬰後期竟能把我逼到這份上,逼得我自斷一臂!這樣正好,老夫今天就讓你好好開開眼,讓你見識見識我們西山派的招牌絕技!”

    “西山邪派的招牌絕技?難道就是自己斷自己手臂?好厲害啊,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有幾條手臂,這要多修煉幾次那還不得把自己五馬分屍啊?”林逸心下暗暗提防,嘴上卻是毫不留情的刺激對方神經,只要讓對方衝動暴怒,就有機會找出破綻一擊斃敵。

    “桀桀,看樣子你是真沒見過世面啊,連我們最強大的血祭都不知道,那就等着死不瞑目吧!”西山大能話音落下,周圍這股黑氣之中的血腥味越發濃郁撲鼻,甚至隱隱有要變紅的趨勢,給人的感覺就如陷在血污之中一般,不僅極其噁心,而且舉步維艱!

    玉佩預警聲猛然響起,林逸顧不得揣測到底發生了什麼,毫不猶豫閃身逃走,只是這一次身法速度大受影響,只能堪堪達到剛纔的一半,而這股化爲血污的黑氣卻如跗骨之蛆,一時間根本無法甩脫。

    “這個時候還想逃?老夫付出一條手臂的代價進行血祭,你這個狗東西以爲還能逃得掉?再愚蠢無知也要有個限度吧!桀桀桀桀!”西山大能冷笑不已。

    林逸心中大急,對方口中的血祭一聽就是無比邪惡強大的招數,說不定就是他們這些邪修壓箱底的搏命底牌,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對方還是一個玄升後期的邪修高手,這玩起命來真不是好對付的。

    如果能夠鎖定對方位置那倒還好,仗着源源不斷的真氣優勢,林逸倒是不怕跟這傢伙對轟,大不了以傷換傷,自己肯定吃不了什麼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