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問題是現在發現不了對方本體,繼續糾纏下去可就輪到自己被單方面吊打了,連還手都不知道該怎麼還手,那還玩個屁啊!

    就在林逸腦子急轉思考應對之策的同時,身後忽然傳來一股驚人的吸力,第一下感覺和之前的開膛爪差不多,但是緊接着就發現不對了。

    這一次不僅力道是剛纔的十倍,關鍵因爲周圍化成血污黑氣的緣故,整個人就如深陷泥潭,連稍微挪動一下都十分吃力,更別說對抗這突如其來的背後吸力了。

    黑暗之中,一道泛着幽光的猙獰血指就在抵在林逸背後,眼看着下一瞬就要從背後洞穿心臟,而林逸對此卻是渾然不覺。

    不過好在有玉佩預警,千鈞一髮之際林逸毫不猶豫施展超極限蝴蝶微步,同時還不惜代價的朝背後瘋狂噴射真氣,整個人這才終於掙脫血污和吸力的雙重束縛,如炮彈一般衝向前方。

    然而未等林逸鬆一口氣,玉佩預警聲猛然再次響起,而這一次來自背後的吸力竟突然改變了方向,直接變成了吸向前方,因爲剛纔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速度,林逸這下連停都停不下來,身體不受控制的急速朝前方掠去。

    終於,林逸發現了等在前方的那一道猙獰血指,頭皮頓時一陣發麻,因爲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這麼下去非得送上去被血指貫穿不可,這道血指一看就知道要比剛纔的開膛爪危險百倍!

    媽的拼了!危急之時林逸終於被激起了血性,他已管不了那麼多,既然停不下來,那就一往無前的衝過去,看誰兇得過誰!

    就這頃刻之間,林逸朝着前方連着兩道五行殺氣,同時還補了一道雷電之力,這麼做自己肯定會被血指傷到,但是西山大能也絕對好受不到哪裡去,完全就是一副搏命的架勢。

    “就憑你也想跟老夫以命換命?太小看人了吧!”西山大能一聲冷笑,話音未落,前方那道血指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血污之中。

    林逸頓時心中大駭,對方這麼一搞,雖說前面變得一片坦途,但是自己剛纔所做的一切就全部落空,這種結果比跟對方兩敗俱傷都要鬱悶得多,因爲這根本就是被對方隨便耍着玩兒啊!

    也就是林逸可以隨時隨地源源不斷的補充真氣,要是換做其他人,只這麼一下就得實力大損,這個西山大能實在是陰險狡猾,他這邊隨隨便便幾個危險動作,輕而易舉就能把對手的真氣給消耗乾淨,簡直兵不血刃啊。

    “這個血祭真特麼邪門!”林逸心下叫苦,因爲周圍這揮之不去的黑氣和血污,這裡完全就成了對方的主場,連影子都摸不到一個,對方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自己稍有半點鬆懈就後果不堪設想,這麼下去就算神仙也得被生生拖垮啊。

    “看來這不是什麼垃圾邪修,還是挺有兩把刷子的嘛,連血祭這麼囂張的招數都會!雖然血祭等級比較低,但是在玄升期這種層次算是無敵了,你小子倒黴起來可真是沒的說,趕緊想辦法跑吧,你玩不過他。”鬼東西好整以暇的說道。

    “擦,前輩你可坑死我了!”林逸頓時叫苦不迭,之前是鬼東西慫恿他把西山大能引出來殺掉的,結果現在好了,反而是對方一個勁的追着自己殺,而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回真心被鬼東西給坑到了。

    “我哪知道他區區一個玄升期邪修也會血祭啊?這是你小子自己倒黴,可怪不到我頭上,桀桀。”鬼東西訕訕一笑。

    其實這事兒還真不能怪他,即便以他的眼界和見識,血祭都算是威力逆天的招數了。

    血祭領域的存在令這些邪修天然出於不敗之地,再加上他們攻擊力也會隨之大副提升,面對同級高手簡直就是砍瓜切菜一樣,就連越級殺敵也都輕而易舉,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發動這招數的代價很大,就像這次的西山大能,直接就用掉了他自己的一條手臂。

    “好好好,是我自己黴運當頭行了吧。”林逸一陣無語苦笑,這一回他已經徹底放棄了跟西山大能繼續周旋的心思,畢竟連鬼東西都說玩不過對方了,那就肯定沒的打,只能三十六計走爲上了。

    血祭領域的限制效果顯而易見,尤其對於那些速度型高手而言,一旦身陷其中就是被剋制到死的份,好在林逸跟一般速度型高手不同的是,他的速度更快,而且真氣無限!

    以超極限蝴蝶微步的驚悚速度,即便被削了五成之後仍然十分可觀,加上林逸時不時就來一發不計代價的真氣噴射,整個人不僅保持了奇快的速度慣性,更關鍵是行動軌跡飄忽不定,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每一次變化都十分突兀毫無徵兆,硬是讓佔據了絕對主動的西山大能一時找不到合適的絕殺機會。

    “狗東西跑得倒快!”西山大能頓時就不淡定了,他付出一條手臂的代價才使出血祭,這要是還不能殺掉林逸那可就虧大了。

    事實上在這血祭領域之中,他要是肯和林逸拼個兩敗俱傷,像剛纔那種機會隨時都有,可是他不甘心啊,這都已經付出一條手臂了,這要再跟人拼成兩敗俱傷,估計從此以後不死也殘了,那他就算殺了林逸又有什麼意義?

    他殺林逸只是爲了拿林逸人頭鋪路,讓自己能夠搭上西山老宗這條線,進而一飛沖天,可要是因此弄成殘廢實力大退,那別說什麼一飛沖天,單是這邊分部的同派邪修就能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一路瘋逃,使出血祭的西山大能是厲害,但是要論逃跑的功力,連開山期的西山老宗都拿林逸沒轍,何況他一個玄升後期?

    兩人一追一逃,整整又是一天過去,饒是真氣源源不斷的林逸都有些精疲力竭了,至於付出一條手臂的西山大能更是被他耗得夠嗆,得虧血祭領域的存在讓不怎麼需要動用自己體內的真氣,否則十個西山大能也非得被活活耗死不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