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老夫還真是小看你了,區區一個元嬰後期竟然這麼能逃,難怪能從老宗手底下逃走!”西山大能追得氣急敗壞,雖然途中好幾次差點被他得手,但每一次林逸都能在最後時刻躲開,簡直是神來之筆,讓他幾次都功虧一簣。

    “那你還追?西山老宗都做不到的事情,你確定你能做到?我倒要看看你這點真氣能耗多久!”林逸一聲冷笑。

    “想跟老夫拼消耗,你區區一個元嬰期哪裡來的自信?”西山大能頓時笑了,他雖然也覺得林逸這真氣充沛得不太尋常,但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一個玄升後期會輸給一個元嬰後期,一邊猛追一邊桀桀冷笑道:“狗東西,你的事情老夫有所耳聞,當初能從老宗手裡逃走是因爲逃進了南島地界,不過這裡可沒有靈獸一族!”

    “是嗎?誰告訴你我要找靈獸一族的?難道你一個邪修還敢在這東洲到處亂跑不成?”林逸說話間又是一記真氣噴射險險躲開對方的突襲。

    這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這西山大能雖然遠沒有西山老宗那樣的恐怖壓迫,但是不得不說,這傢伙追在後面不依不饒,仍然令人十分棘手,如果不是有玉佩示警,林逸估計自己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

    不過好在對方是一介邪修,從之前的行動就能看出來,這傢伙在學院勢力範圍之內根本不敢出手,所以只要逃到任何一個學院主城,就一定能夠化險爲夷。

    只可惜林逸之前只看過去晨星學院的路線,沒有注意沿途有什麼其他學院,而現在這個時候又沒法看路線,只能照着記憶朝晨星學院方向逃跑,要不然早就已經脫身了。

    “狗東西!休想逃掉!”被林逸這麼一說,西山大能頓時氣得哇呀呀大叫,猙獰血指不計代價的頻頻出現,畢竟正如林逸說的,萬一被這小子逃進某個學院主城,那他就真的沒轍了。

    這麼一來,林逸頓時變得險象環生,也就是有玉佩提前示警,外加他靈機一動使出狂火千爆拳製造了一通混亂,這才幾次都勉強死裡逃生。

    終於,橫穿漫無邊際的深山老林之後,前方遇見的修煉者越來越多,但是遠遠看到一大團血污黑氣籠罩過來卻沒有一個人敢於出手,一個個都逃得遠遠的袖手旁觀,畢竟誰都不想多管閒事惹禍上身。

    好在晨星城就在前方不遠,林逸見狀心中一喜,只要能夠逃進城中,這西山大能打死也不敢追進來。

    “你以爲這樣就能逃掉?哼,去死吧!”西山大能見狀也顧不得其他,這一次爲了堵住林逸去路他不惜現出真身,沒辦法,再不攔住這小子的話可就真沒機會了。

    林逸不由一驚,如果在荒山野嶺的話他也許還真會跟對方死磕一把,因爲這是唯一能夠鎖定對方的機會,可是現在不一樣,跟對方死磕的勝算估計還不到三成,而眼下一步就能跨進晨星城,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了。

    轟!血污黑氣之中猛然一聲巨響,連帶着晨星城周圍的土地都一陣動搖,隨後便見一道人影略顯狼狽的從血污黑氣之中衝出,馬不停蹄的衝進了晨星城。

    “還好提前蓄勢準備了真氣炸彈,要不然這下還真是生死難測。”林逸心有餘悸的回頭瞥了一眼,此刻因爲引來周圍很多人的圍觀,那股子血污黑氣已經憑空消散,連帶着西山大能也不見蹤影,看樣子是見勢不妙逃走了。

    與此同時,城外人羣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獨臂男子,赫然竟是西山大能。

    “這個混賬狗東西!竟然如此陰險狡詐!”西山大能遠遠的看着林逸進入晨星城,氣得咬牙切齒。

    血祭領域理論上是可以將敵人攻擊真氣化爲己用的,所以他之前纔可以撐這麼久,其實林逸攻擊得越多,他血祭領域維持的時間就越長。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真氣炸彈的威力直接就超過了他血祭領域的承受上限,將血祭領域憑空震散不說,連帶西山大能本人都受了不輕的反噬!

    “不行,絕不能這麼輕易讓他逃掉,老夫豁出去了!”西山大能一咬牙硬着頭皮就朝晨星城走去。

    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敢進入這種學院主城的,不過倒也並非完全就不行,只要不是戒嚴期間每個人都要仔細盤查,他只要低調一點混進去也問題不大。

    當然混歸混,西山大能是絕不敢在城內出手的,別說公然殺人,但凡稍微流露出半點邪修氣息,那都必然死無葬身之地,那些正道修煉者在外面也許不敢多管閒事,可是在這晨星城內卻不一樣,畢竟人多勢衆啊。

    西山大能遠遠的跟在後面,眼看着林逸住進了一家大客棧,連忙轉身在街角找了個犄角旮旯蹲了下來,一邊監視着客棧方向,一邊鬱悶唏噓。

    他現在斷了一臂又受到血祭反噬,做夢都想找個地方好好調養休整,只可惜以他一介邪修的身份,哪敢跟着林逸進這種主城裡的大客棧啊,這種地方盤查可比外面嚴格得多,他一個邪修根本瞞不住。

    林逸可不一樣,他是正兒八經的北島三大閣弟子,而且有身份令牌,登記入住一點問題都沒有,當然這種地方價格肯定不便宜,只不過,林逸是差靈玉的人嗎?

    “那垃圾邪修還跟着呢,沒看出來這傢伙不僅實力不俗,還挺有幾分毅力的。”鬼東西戲謔提醒道。

    “我知道,看他樣子也不敢在城裡動手,先不管了,等有機會再解決他。”林逸舒服的成大字型躺在牀上,這一路逃亡可真把他累壞了,就算真氣源源不斷,單單精神壓力也不是那麼好扛的。

    雖說對方是人人喊打的邪修,但林逸在這地方畢竟是人生地不熟,誰知道鬧出亂子來會有什麼結果?萬一人家解決邪修的時候也把他抓去調查,說不得又是一堆麻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