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萬一要是有人買了之後偷偷帶到其他天階島呢?你們也沒辦法一個個查吧?”林逸饒有興致的問道,除非從東洲出去都要一個個搜身,杜絕攜帶任何丹藥,只可惜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沒用的,就算真有人買了之後偷偷帶出去,那也沒辦法公開售賣,因爲這些受限丹藥每一枚上面都有特殊的印記編號,其他天階島的商會既不允許私下收購,更不允許私下串貨銷售,否則就會被商盟重罰。”小二笑着解釋道。

    “原來如此。”林逸點點頭,不過這樣還是有被人走私的可能,畢竟只要帶出去不進行公開售賣就行了,只要進行暗地交易,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

    當然這麼做的風險肯定不小,因爲這相當於同時得罪東洲和商盟,一旦被查出來後果不堪設想,但只要利益足夠高,就總有人會鋌而走險,這種事情想要完全杜絕掉,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其中還有個比較困難的因素那就是來往的寶船和戰艦!不是隨便一個人想去其他島就能去的。

    林逸二人說話的時候,不遠處另一個小二也在關注着這邊,聽了一會兒之後連忙跑去報告:“掌櫃,有一個似乎並非東洲的男子在打聽丹藥限售的事情,而且問得特別仔細,沒準兒是想收購丹藥偷偷走私回去,您看要不要盯一下?”

    “哦,我親自過去看看。”掌櫃當即起身過來,這種事情容不得馬虎,要是真有人走私出去而被查出來的話,不僅走私販自己死定了,連帶着被買走丹藥的商會也要受罰,畢竟誰也不知道雙方是不是串通好的,肯定要各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這位掌櫃在小二引領下來至林逸跟前,仔細認了一眼之後頓時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了又看,這才終於確定身份道:“林副會長?”

    林逸聞聲轉頭一看來人,不由也跟着愣住了:“柴掌櫃?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人不是別人,赫然竟是林逸之前在南洲海域一手提拔起來的柴老實,只是這傢伙不好好待在南洲崴弧分會做掌櫃,莫名其妙跑到這裡來幹什麼,難道他已經被調到東洲這邊來了?

    聽着兩人的對話,旁邊這倆夥計不由面面相覷,敢情這傢伙竟是掌櫃的熟人啊,不過副會長是哪方勢力的稱謂啊?總不能是自家洪氏商會的吧,那些副會長的名字培訓時候都記過,好像沒有姓林的啊?

    “林副會長真的是您啊!我第一眼還不敢認呢,還以爲自己看錯了,沒想到真能在這裡遇見您!”柴老實頓時露出一臉驚喜之色,當即提議道:“這裡不方便說話敘舊,要不咱們去雅間喝茶?”

    “好。”林逸點點頭,兩人來至雅間落座,柴老實又趕緊讓人沏了一壺上等靈茶,左右無人林逸這才繼續問道:“你是這裡的掌櫃?也就是說你被調到東洲來了?”

    “不錯,剛剛被調過來,也就是最近半年的事情,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您!”柴老實有些意外的笑了笑,不過隨即就一拍腦袋道:“瞧我這腦子,您的師妹黃姑娘就在晨星學院,您過來這裡也是理所應當的。”

    “呵呵,從南洲崴弧分會調到東洲晨星分會,柴掌櫃你這可是高升了啊。”林逸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

    別看同樣是分會掌櫃,但一個在南洲一個在東洲,兩者之間的權力地位簡直就是天差地別,衆所周知東洲分會一向是最受熱捧的肥缺,而在混亂不堪的南洲海域卻是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彼此油水全然不在一個量級。

    當初韋昭通就是從這裡的一介分會副掌櫃,一步調任成爲南洲崴弧分會的正牌掌櫃,然而即便是這樣這都仍算是明升暗降,把他給鬱悶了夠嗆,兩者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副會長您說笑了,我這都是拜您所賜啊,如果不是因爲您的緣故我們哪裡會早早的跟齊天鏢局統一戰線,如果不是這樣,我們又怎麼可能成爲新任南洲鏢局霸主的最大合作伙伴?”柴老實一邊殷勤的給林逸倒茶,一邊笑着解釋道。

    “哦?你的意思是齊天鏢局出力不少?”林逸眨了眨眼睛。

    “對啊,大家是同一條線上的螞蚱,齊天鏢局強勢上升,我們崴弧分會的生意也纔跟着水漲船高,逐漸擴展到所有南洲海域,要不是這樣在下哪有什麼業績能夠被總部高層看中啊?沒有拿得出手的亮眼業績,想要平調到東洲這邊來根本不可能。”柴老實點頭道。

    因爲業績亮眼所以被調到東洲?這個理由乍聽起來合情合理,不過仔細一推敲,林逸卻發現其實根本站不住腳。

    要知道在洪氏商會這種地方,並不是單靠一份業績就能晉升的,尤其是以柴老實這點資歷,才做了短短不到兩年的分會掌櫃就突然被調到東洲,哪有晉升這麼快的?

    東洲這些分會的肥缺,用腳趾頭都猜得出來必然都被各個總部高層牢牢捏在手裡,沒有這些高層的點頭,柴老實在南洲折騰出再牛逼的業績也是白給,除非洪鐘在上面給他全力運作,那才只有一線機會。

    可是,洪鐘這個副會長到現在爲止一直都待在北島,基本上已被排擠出了總部核心圈子,他就算想替柴老實運作也沒那麼容易,上次能夠讓柴老實坐上崴弧分會掌櫃之位純屬是情況特殊,可遇不可求。

    這麼一想問題可就來了,柴老實到底是怎麼被調來東洲的,這其中必然另有隱情,絕非他剛纔說的業績亮眼這麼簡單,除非他另外找了一個強力靠山!

    柴老實可謂是林逸和洪鐘一手提拔起來的人,不經過兩人的同意就去另投靠山,這種行爲無異於背叛!

    林逸雖然不是什麼心狠手辣之人,可是面對叛徒卻也絕對不會手軟,今天這事兒必須搞個明白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