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掌櫃,您說的我都知道,我也真的是已經竭盡所能,能想的辦法都想過試過了。”崔明山無奈苦笑道。

    “這……”柴老實有些頭痛的撓了撓頭皮,雖說利用黃小桃的關係與晨星學院重新合作已是大功一件,可如果在這次晨星拍賣大典上出了醜,進而被那些競爭對手藉機發揮的話,這個合作伙伴的位置可未必能夠坐得穩了。

    “沒辦法,咱們過來之前這邊晨星分會就已是一個徹底的爛攤子,以往那些有過聯繫的供貨商都已轉投別家,這半年來雖然恢復了一些,但是短時間內根本恢復不到之前的規模,想要拿到高規格的好貨談何容易……”崔明山無奈嘆氣道。

    看着兩人垂頭喪氣的頭痛樣子,一旁喝茶的林逸微微一愣,當即開口道:“單子拿來我看看。”

    “哦。”柴老實雖覺得有些拿不出手,但還是連忙將手中的單子遞了過來。

    林逸稍微看了一眼,這上面所列的倒不能說規格不高,至少放在南洲和其他天階島而言都已是難得的好東西了,只是以林逸的眼界來看,這其中有一大半卻未必那麼珍稀了。

    林逸尚且如此,更別說那些東洲本土的豪門貴客了,單憑這些東西恐怕很難吸引到多少眼球,更別說在晨星拍賣大典這種級數的拍賣會上出風頭了,堂堂洪氏商會卻拿不出像樣的好東西,被人看笑話還差不多。

    “這次拍賣的東西很重要嗎?”林逸不由問道,聽兩人剛纔說話的意思,這場拍賣大典對於洪氏商會似乎影響重大,要不然兩人不至於這麼愁眉苦臉的。

    “十分重要,林副會長您有所不知,這次晨星拍賣大典其實根本就是衝着咱們洪氏商會來的,成敗直接關係着我們能否站穩腳跟啊!”柴老實聞言苦笑道。

    “哦?這不是晨星城最高規格的拍賣會麼?怎麼是衝着咱們洪氏商會呢?”林逸不由奇怪道。

    “原因其實很簡單,自從和晨星學院鬧掰之後,咱們晨星分會這邊就迅速沒落,合作資格從此就落到了其他幾家競爭對手身上,但是前陣子因爲東海副院長親自開口的緣故,這個合作資格又重新被咱們爭了回來,所以才結下了樑子。”柴老實解釋道。

    “就算沒這事兒,本來也是競爭對手吧,結不結這個樑子影響很大嗎?”林逸不置可否道。

    “那不一樣,以前這些商會雖然都是競爭對手,但他們畢竟沒嘗過這個甜頭,頂多也就眼紅一下罷了,可這次卻是直接從他們手裡把合作資格給搶了回來,哪裡肯這麼輕易就善罷甘休?”柴老實苦笑道。

    “好吧,不過這跟晨星拍賣大典有什麼關係?”林逸疑惑道。

    “但凡能在這裡立足的商會,多多少少都跟晨星學院高層有些關聯,這一次他們集體出面找到那些學院高層施壓,要求舉辦這次晨星拍賣大典,其實就是鬥法!哪家商會在拍賣大典上最爲出彩,最終就能奪得合作資格,成爲唯一的學院供應商!”柴老實苦着臉道。

    “哦?東海神尼也默認了?”林逸不禁皺起了眉頭。

    不說最後結果怎麼樣,這個做法天然就將洪氏商會到手的合作資格給剝奪了,也相當於是打了東海神尼的臉,畢竟當初可是她開口替洪氏商會恢復的。

    “不默認也不行啊,東海副院長雖然說地位極高,可晨星學院終究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的,那麼多學院高層一起出面,別說是東海副院長,就算是院長凌遠清也不能一句話就給壓回去啊。”柴老實搖頭道。

    “不僅如此,據我所知晨星學院的首席煉丹師現在已經和豪門都會私下結盟,他在這件事上起了很大作用,就是因爲他出面,學院方纔最後拍板決定舉辦這次晨星拍賣大典的。”崔明山跟着補充道。

    首席煉丹師的地位在任何一家東洲黃階學院都是極爲超然的,就像之前的翔雲學院,任天梭的地位甚至僅次於院長之下,而在晨星學院即便沒有這麼誇張,那也是非同小可,尤其他在合作這方面天然有着不小的話語權。

    任何學院都不可能爲了外面一家商會,而駁了自己首席煉丹師的面子,畢竟實力強大的商會多得是,可首席煉丹師要是跑了,那可就很難找到合格的替補,甚至會影響到一大批學院弟子的實力,不容有半點馬虎。

    林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之前在樓下展櫃中見到的那些六七品丹藥,不由問道:“既然學院煉丹師都已是其他商會的盟友,那樓下那些六七品丹藥怎麼來的?莫非是從其他分會供過來的?”

    “林副會長您說笑了,我們兩個初來乍到,連咱們洪氏商會其他分會掌櫃都沒見過,誰會這麼好心給我們供貨啊?這種高品級丹藥直接關係到業績表現,大家各自藏着還來不及呢,除非關係特別好,那纔有可能稍微江湖救急一下,而且還要馬上還回去才行,要不然打死都沒用!”柴老實苦笑道。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各個洪氏商會的分會之間競爭甚至比別家商會還要激烈,畢竟和其他商會的競爭只關係到商會利益,而同爲分會掌櫃之間的競爭,則直接關係到彼此前途。

    “那是怎麼來的?”林逸奇怪道,據他所知六品丹藥和七品丹藥應該不是一般供貨渠道能有的,要麼洪氏商會內部供應,要麼和學院煉丹師合作,除此很難有第三條途徑纔對。

    “不瞞您說,這些丹藥都是我和老崔從其他城一枚一枚撿漏買回來的,基本上都是賠本買賣,但是爲了撐住場面,沒辦法。”柴老實苦哈哈的說道。

    林逸聞言不由一陣愕然,有些可憐的看了看柴老實和崔明山,堂堂的洪氏商會分會掌櫃和分會副掌櫃混到他們這個份上,也真是有夠慘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