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百萬!”四號包廂當即迫不及待道,一上來就直接加了兩百萬,可見志在必得,這一點都不奇怪,剛纔爲了美顏丹肯出九百五十萬靈玉,如今面對雷玄丹自然也絕不會有半點吝嗇。

    “六百萬!”二號包廂立馬蓋過一頭。

    “七百萬!”四號包廂這一次不再讓步,爲了一枚雷玄丹,二號包廂那位也只能先得罪一回了。

    “八百萬!”這回開口的是一號包廂,原班激情慷慨的衆人頓時偃旗息鼓,就連二號包廂和四號包廂都不約而同選擇了沉默。

    外人也許還不敢確定,但是這一號包廂的主人他們卻是心如明鏡,這可是晨星學院毫無疑問的第一人,既然連他都開口出價,大家於情於理都要讓一步,這是最起碼的尊重。

    最終,第一枚上等雷玄丹就此落入一號包廂之手,雖然這個價格甚至還比不上剛纔的美顏丹,但也已經不能算低了。

    衆人心下其實都有些忐忑,這還只是第一枚雷玄丹,萬一接下來四枚雷玄丹他也出價怎麼辦,到時候讓還是不讓?總不能爲了幾枚雷玄丹就得罪晨星第一人吧?可要是讓了,就與雷玄丹失之交臂,這可是上等雷玄丹啊!

    好在,一號包廂總算是有高人風範,只出過這一次價之後就再也沒有開口,令衆人不約而同鬆了一口氣。

    “八百萬!”輪到第二枚雷玄丹,四號包廂再一次先聲奪人,一上來就提到了八百萬,頓時嚇倒了一大片,那些想要鑽空子撿便宜的頓時就沒了指望。

    “一千萬!”二號包廂毫不猶豫叫價道,全場譁然一片,竟是刷新了之前美顏丹的天價記錄!

    “一千一百萬!”四號包廂繼續擡價。

    “一千兩百萬!”二號包廂冷哼道,這下四號包廂頓時沒了跟他競爭的底氣,到了這個價位即便是他也有些吃不消了,畢竟之前已經花掉小兩千萬的靈玉,手頭靈玉再多也經不起這麼消耗啊。

    林逸看着這一幕無聲的笑了笑,看這架勢二號包廂的主人極有可能是衛赫北了,晨星學院三巨頭唯有他行事風格霸道凌人,而且他門徒衆多,也是個不差靈玉的主,一下子豁出去一千兩百萬靈玉不在話下。

    緊接着第三枚雷玄丹,這次率先開口叫價的卻成了三號包廂:“一千萬靈玉!”

    衆人目光下意識看向二號包廂和四號包廂,結果卻發現這兩家都沒有出面競價,不約而同都在保持沉默。

    而到了千萬靈玉這個層次,除了他們之外的那些貴賓包廂都已經很難具備競爭力,就算能夠湊出這麼多靈玉也得好好掂量一番才行,花這麼大代價去得罪三號包廂到底值不值?!

    第四枚雷玄丹,率先開口仍然是三號包廂,開口叫價仍然是一千萬靈玉!

    一號包廂沒有說話,二號包廂也沒有說話,不過這一回四號包廂卻忍不了,這都已經是第四枚了,再這麼搞下去他連湯都別想喝到,那非得後悔死不可!

    “一千一百萬!”四號包廂當即叫道。

    “一千兩百萬!”三號包廂寸分不讓。

    “一千五百萬!”四號包廂這回幾乎是破釜沉舟了,之前花了那麼多靈玉,這一千五百萬已是最後的極限,再多十萬都難了。

    最終,這枚雷玄丹總算落入四號包廂之手,看樣子就算是三號包廂,靈玉也沒多到隨便就用一千五百萬靈玉競拍一枚雷玄丹的地步。

    前面四枚雷玄丹全部名花有主,只剩下最後一枚雷玄丹,開口的仍然是三號包廂:“一千兩百萬!”

    很明顯,三號包廂對此志在必得,雖然誰都看得出來,一千兩百萬已是她的極限,但說實話到了這一步,能夠壓她一頭的重量級買家本就寥寥無幾了。

    四號包廂已經彈盡糧絕,而一號和二號則很有默契的一聲不吭,至於其他買家,一時間想要湊出一千兩百萬靈玉還真不是件易事。

    然而就在衆人以爲塵埃落定的時候,下方場地之中忽然有人站了起來,朗聲擡價道:“兩千四百萬!”

    衆人頓時就瘋了,目光瞬間齊刷刷聚焦到此人身上,人家就算是前幾號貴賓包廂那也頂多是一次性加價幾百萬而已,而這位倒好,一上來就給生生翻了一倍!

    這一回連林逸都震驚了,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不遠處這個人,他還以爲有實力的頂級人物都在貴賓包廂了,沒想到在這廣場之中竟還有如此深藏不漏的土豪啊。

    “這人誰啊?”林逸不由好奇道。

    “中心商會的晨星分會掌櫃,趙東來。”柴老實介紹道。

    “中心商會?難怪!”林逸頓時恍然,要說土豪,中心商會那絕對是財大氣粗的真土豪,隨隨便便弄點世俗界的低端科技產品上來就能賺取大把靈玉,天底下還有什麼買賣比這更賺的?

    兩千四百萬靈玉,這簡直就是天文數字中的天文數字,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只能閉嘴,最後一枚雷玄丹毫無疑問落入趙東來之手,這才真是財大氣粗土豪請隨意啊。

    “嘿嘿,兩千四百萬靈玉,趙東來這傢伙真夠氣魄的!”柴老實眼睛發亮,隨即又道:“不過也得虧這是晨星拍賣大典,要是換做別的拍賣會,他就算有手頭靈玉再多,我估計也不敢當衆出價。”

    “爲什麼?”林逸問道。

    “別的地方他敢這麼出風頭,那不是明擺着自找麻煩麼,倒是這裡一切都由學院主持,不用怕得罪人,而且前幾號貴賓包廂都是學院內部的大佬,就算礙於面子也不可能專門找他的麻煩,除非不要臉了。”柴老實分析道。

    確實就是這個道理,財不外露的道理誰都懂,要是因此結仇就更不划算了,趙東來也正是衝着這一點纔敢開口競拍,反正他背後有中心商會不怕什麼宵小之輩,當然想拍就拍。

    晨星拍賣大典,第一場商會拍賣專場至此全部結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