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實凌遠清肯這麼說他就已經鬆一口氣了,畢竟他總不能自己做主,說出這些丹藥就是林逸煉製的吧,那樣說不定會給林逸惹來大麻煩,他可承擔不起後果。

    “既然信不過商會煉丹師,那就我來吧。”一個形貌怪異的中年男子突然開口道,衆人頓時自發讓開了一條路,這人青發青須,乃是晨星學院首席七品煉丹師青丹子。

    “青丹子大師?”柴老實一愣,心中雖然隱隱有一種不妙的預感,但對方既然是晨星學院的首席煉丹師,在這件事上自然有着絕對的發言權,只得點頭道:“既然是您來親自驗丹,在下當然沒有問題。”

    “好,那麼先把丹藥都拿出來吧。”青丹子當即吩咐道,由於纔剛剛競拍完畢,這些丹藥都還沒有交付到買主手上,很快就有工作人員將所有丹藥集中在一起端了出來。

    看着這一盤整整齊齊的丹藥,在場衆人忍不住又是一陣狂咽口水,不管這些丹藥是怎麼來的,始終改變不了這裡每一枚都是罕見丹藥的本質,隨便一枚單獨拿出來都能讓人垂涎三尺,現在這裡卻是滿滿一盤,總價值九千多萬靈玉啊!

    也就是有凌遠清這樣的超級高手坐鎮,否則以九千萬靈玉的超級誘惑力,在場這些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還真很難說,搞不好就是一場血腥大亂鬥。

    “但凡高品級丹藥,尤其到了六品七品,煉丹師都會在煉丹過程中打上各自與衆不同的神識標記,以此證明是自己獨家煉製,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裡面所有的丹藥都必然有神識標記,只要檢查一下這些神識標記是不是出自同一個煉丹師之手即可。”青丹子掃了衆人一眼道。

    衆人紛紛信服點頭,連柴老實也都一致點頭,這樣一來倒是簡單明瞭,畢竟單純只是檢查神識標記的話只要高手都能做得到。並不一定要煉丹師才行,這樣就不用擔心對方故意偏袒郝掌櫃這些人了。

    畢竟這位身爲學院首席煉丹師的青丹子大師,坊間傳言已經選擇和豪門都會合作了,尤其這次晨星拍賣大典也是因爲他的表態才最終促成。屁股坐在哪邊顯而易見。

    說完之後,青丹子當即開始一枚一枚檢查神識標記,然而等到他全部丹藥都過了一遍之後,頓時就愣住不說話了。

    “怎麼樣?”郝掌櫃幾個迫不及待的問道,就等着青丹子給洪氏商會下判決書。然後將剛纔的拍賣結果一舉作廢呢。

    青丹子皺着眉頭遲遲不說話,旁邊凌遠清看了他一眼,親自施展神識過了一遍,隨之也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這些丹藥上面沒有神識標記,一枚都沒有。”

    衆人俱皆譁然,一個個臉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這麼高級的丹藥上面怎麼會沒有神識標記?

    但是,既然連凌遠清都這麼說了,那就說明真的沒有!

    “按照青丹子大師的說法,既然高級丹藥都有各自的獨門標記。那麼這些丹藥沒有神識標記應該也算是一種特殊標記了,總可以證明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了吧。”柴老實冷笑道。

    萬中傑和郝掌櫃一羣人頓時傻眼,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得看向青丹子。

    檢查丹藥這個提議可不是單純的心血來潮,以他們多年的掌櫃經驗,其實是真心認爲這些丹藥是柴老實臨時拼湊出來的,要不然真有這麼牛逼貨源的話,洪氏商會也不會落到今日被衆起而攻之的地步了。

    “不能。”這時青丹子突然神色一冷,陰晴不定道:“這裡面任何一枚丹藥都是煉丹師的傑作,即便偶爾一兩枚沒有神識標記。那也不可能全部沒有,這是穩固煉丹師地位的絕佳機會,我保證沒有任何一個煉丹師會輕易放棄,絕對不會。”

    煉丹師不是獨自一個人閉門苦修就行的。說白了,這是極度燒靈玉的職業,幾乎每一點進步都需要消耗掉大量的煉丹材料,尤其到了七品這個級別,那更是一個難以估量的天文數字,統計出來甚至比九千萬靈玉還要誇張得多!

    也正是因此。任何一個七品煉丹師都不可能獨立存在,只有類似東洲學院這樣的強大勢力才能供養得起,而爲了追求更高的待遇,所有煉丹師都會想盡辦法提升自己的地位和知名度,只有這樣纔有機會更進一步。

    青丹子自己就是這麼做的,而他所見過的那些高品級煉丹師,也都無一例外。

    “極品聚嬰金丹、上等大還丹、上等美顏丹、上等雷玄丹,這裡面每一枚對七品煉丹師來說都是很難得的超級丹藥,只要在這些丹藥上面打上標記,到任何一家黃階學院都是毫無疑問的首席煉丹師,你們覺得有誰會主動放棄這個機會?”青丹子瞥了柴老實一眼道。

    面對青丹子無形的壓迫力,柴老實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其他人則在連連點頭,沒有任何一個煉丹師會不想成爲首席煉丹師,青丹子這話確實很有道理。

    “可……可是,這些丹藥確實沒有任何神識標記,這又怎麼解釋?”柴老實硬着頭皮質疑道。

    “很簡單,這些丹藥本來是有神識標記的,只不過被人刻意抹掉了而已,至於爲什麼要這麼做,想必不用我多做解釋了吧。”青丹子語氣莫測道。

    “青丹子大師說得對,柴老實你這人看着老老實實,沒想到背地裡卻如此狡詐,爲了騙取供貨商資格連這種齷齪手段都用得出來,太陰險了!”萬中傑和郝掌櫃幾個當即落井下石的響應道。

    “你們!”柴老實悲憤的張了張嘴巴卻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這個青丹子明擺着就是在偏幫其他商會,可是這番說辭以他的身份說出來卻又無懈可擊,而且就算跟他爭辯,在場這些人會相信誰也顯而易見。

    “院長,這就是我的結論。”青丹子看都沒看柴老實一眼,直接轉向凌遠清道,言下之意顯而易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