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目光隨之落在林逸頭上,一個個都帶着幾分看冤大頭的鄙夷色彩,殊不知林逸此刻心中已經是偷樂了,三十萬靈玉買到鬼眼雕王翅在別人看來是冤大頭,但這可是鬼東西特意讓他拍下來的,可想而知,這根本就是當衆撿漏啊。

    “嘁,那個姓孫的怎麼不繼續叫價了,我還以爲他能跟林逸掐起來呢,真特麼掃興!”包佐良看着這一幕暗恨道,他口中姓孫的就是剛剛出價二十萬的青年男子,也是晨星學院的一個修煉二代,只不過跟他並不對付罷了。

    “包少您這就想多了,爲這麼一對鬼眼雕王翅平白花超過三十萬靈玉,您自己不也捨不得麼,那個姓孫的也不是傻子啊?花這麼多靈玉買個擺設回去,他老子非得打斷他的腿不可。”一旁蘇克生搖頭失笑道。

    “倒也是,林逸爲這東西花三十萬靈玉已經夠蠢的了,想找出一個比他更蠢的確實不容易。”包佐良想了想嘿嘿笑道,雖然沒能讓林逸樹敵,但是看林逸白費了這麼多靈玉,感覺也還不錯。

    “先彆着急,好戲還在後頭呢!等他們遇上真正的好東西,不怕嗆不起來,小弟我早已經準備妥當了,包少您就瞧好吧!”蘇克生胸有成竹的笑道。

    “好,我等着!”包佐良一拍他的肩膀,對這個從小一塊兒玩到大的小弟信任有加,至少在他接觸的二代圈子當中,蘇克生這傢伙的腦袋絕對算是最好使的一個了。

    “第二件拍品,嬰毒匕首,本身就是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更難得在於其上抹了天下少有的奇毒,即便是元嬰期高手,那也觸之即死,底價五十萬靈玉!”白鬚老者一邊說着,一邊親自拿起匕首向衆人展示。

    不同於剛纔的冷場,衆人這下頓時來了興趣。叫價競拍者比比皆是,瞬間就把價格擡了上去。

    “這匕首好像有點邪門啊。”林逸仔細打量了一眼,乍看之下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但是仔細用神識感知就能發現附着在上面的那種極度邪惡的氣息。給人感覺並不像是普通的毒,而更像是一種邪門的詛咒。

    “確實非常邪門,我直覺這東西很可能是就用鮮血養出來的,而且還是元嬰期高手的鮮血,上面戾氣之重超乎想象。恐怕都已經凝成戾毒了,難怪連元嬰期高手都扛不住。”王心妍皺眉道。

    她的所有心法武技都是來自東海神尼,故而對這種邪惡氣息十分敏感,相比之下黃小桃因爲入門時間還不是很長,一時倒還察覺不到。

    “兩百萬!”一個面相兇戾的中年男子大叫道,雙眼放光的看着這把嬰毒匕首,手上捏着這麼一件兵器任何一個元嬰期高手都要退避三分,其殺傷力更是不言而喻,別說區區兩百萬,爲之花再多靈玉都值得。

    “兩百三十萬!”不遠處一個眉宇陰毒的女子寸分不讓。目光比起中年男子還要灼熱得多,這匕首在她眼裡簡直就是本命武器,專門爲她量身打造的存在。

    不僅是這兩人,其他還有幾個人同樣在拼命加價,從氣場判斷就知道都不是好惹的主,如今爲了一把嬰毒匕首針鋒相對,全場氣氛一陣凝滯,緊張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包佐良的目光一直都在林逸這邊,見他始終無動於衷,完全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頓時失望無比,說實話,這把嬰毒匕首連他這個元嬰大圓滿高手都有興趣,這傢伙區區元嬰後期怎麼就能無動於衷呢。他又不差這點靈玉?!

    以林逸的財力,他真要是出手在場幾乎沒有一個人能爭得過他,那樣一來,這些同樣對嬰毒匕首勢在必得的狠人勢必就會盯上他,這才符合包佐良借刀殺人的心思,可是現在林逸根本不出手。頓時就讓他期望落空了。

    如果他聽說過林逸在翔雲學院的事蹟,就會知道這種期望從一開始就是扯淡,一個能夠跟冷如風那種強人打得不可開交的存在,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區區一把嬰毒匕首!

    這東西再陰毒再邪門,那也只能對元嬰期高手有效而已,而林逸想要對付元嬰期高手的話,以他的實力難道還需要用毒?

    經過一番無比膠着的爭奪之後,這把嬰毒匕首最終落入那個眉宇陰毒的女子之手,成交價高達三百八十萬靈玉!

    相比起第一件鬼眼雕王翅,這個價格已是高得很離譜了,不過接下來一連好幾件拍品,最終成交價都維持在三四百萬靈玉的層次,畢竟在現場衆人看來,這些可都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這個價格一點都不虧。

    但讓包佐良無語的是,面對這麼多讓人怦然心動的好東西,林逸這傢伙卻連正眼都不瞧上一眼,別說爲此跟人結仇了,壓根連口沒開過一次。

    不僅是包佐良,這下就連原本還算篤定的蘇克生都有些沉不住氣了,忍不住道:“這傢伙眼界也太高了吧?剛纔這幾樣,無論哪一樣都能極大增強一個元嬰期高手的戰力,這樣都看不上眼?”

    “怎麼辦?這傢伙死活不上鉤,我們還怎麼借刀殺人啊?”包佐良頭痛道。

    “包少你先別急,雖然這傢伙油鹽不進的程度確實出人意料,不過咱們還有後招,包少您可別忘了那東西啊?”蘇克生嘿嘿笑道。

    “怎麼可能忘掉!我這可是下了血本的!”包佐良頓時一臉肉痛,這東西是他聽了蘇克生的謀劃之後下了很大決心纔拿出來的,如果不是爲了弄死林逸,平常他根本捨不得拿出來,畢竟這東西可是很難得的。

    “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嘛,包少您也看到了,姓林的對這些常人眼裡的好東西根本不屑一顧,不下這個血本,想要讓他上鉤可不容易,他要是不上鉤咱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蘇克生無奈的笑道。

    “哼,我這個寶物一拿出來,就算他眼界再高也不可能視而不見,畢竟他現在纔是元嬰後期而已,還沒到元嬰大圓滿呢,我就不信他三個月後不想去巨頭之路!”包佐良自信滿滿的冷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