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六百萬!”魯大常看樣子也是財大氣粗的主,他一個開山期巨頭要是還爭不過一個小輩,傳出去非得被人笑話死不可。

    儘管如此,有心人還是發現這位客卿巨頭的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全場一片寂靜,這個時候已經沒人能夠再跳出來攪局了,養元魔金草只可能落入兩人之手,要麼林逸,要麼魯大常,其他的都只能滾一邊去遠遠的看着。

    “不錯不錯,惹上魯大常這個老混蛋,這回姓林的死定了!”包佐良看着這一幕差點笑出聲來。

    雖然魯大常跟他老子是一個陣營,但對他這個少城主卻一點尊重都沒有,上次跟他兒子發生口角之後,這老混蛋甚至還想親自出手教訓他,得虧包法拉及時救場,要不然不定要吃多大虧呢。

    包佐良看魯大常不爽,可對方畢竟是開山期巨頭,連他老子都要禮下於人,他再不爽也只能捏着鼻子,不過現在好了,設計讓這老混蛋去對付林逸,無論誰倒黴他都高興得很,簡直就是天才的神來一筆!

    “既然要借刀殺人,那自然要借最鋒利的刀才行,數來數去,晨星城好像找不出比魯大常更鋒利的刀了!”蘇克生見計謀得逞不禁得意洋洋,想對付林逸這種有背景的人一般對手是不行的,玄升期都遠遠不夠,至少也得是開山期巨頭。

    不過開山期巨頭不是那麼好利用的,只有魯大常這種性格火爆的巨頭,纔有被他利用的可能。

    “對了,你怎麼斷定這個老混蛋會上鉤的?”包佐良忽然問道,養元魔金草雖然很稀少也很有用,但是對於魯大常這種開山期巨頭來說,能有個屁用?

    “嘿嘿,包少你忘了上次跟咱們擡槓的魯小鐘了?他現在就是元嬰後期巔峰,而且早就放話說要參加巨頭之路,只要把養元魔金草的風聲一放出來。以老混蛋護短的個性能忍住才奇怪了!”蘇克生嘿嘿笑道,他口中的魯小鐘正是魯大常的兒子。

    “原來如此,難怪你前兩天沒事兒就往魯小鐘面前蹭,敢情是故意給他透風啊。真是太壞了,不過我喜歡!”包佐良哈哈一笑。

    “包少,我可不僅僅是給他透風聲,而且故意強調了一下林逸的財力,反正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單靠他那點靈玉是絕對爭不過林逸的,除非讓他老子出馬,而且還不能按着套路來,嘿嘿!”蘇克生一臉奸笑的邀功道。

    “幹得好,幹得好,咱們就好好等着看戲吧!”包佐良對自己這個左膀右臂十分滿意,魯大常之所以被他們叫做老混蛋,就是因爲這傢伙凡事都不按套路來,而且還是個不擇手段的主,想讓他循規蹈矩的跟其他人一樣競價認輸。用腳趾頭想都不可能。

    兩人說話的同時,那邊林逸已經照着他們預想的情形,徹底跟魯大常這位開山期巨頭槓上了:“七百萬!”

    “七百五十萬!”魯大常仍然不準備讓步,但是誰都看出來他已經有些撐不住了,爲了一株養元魔金草飆到如此誇張的價格,其他人簡直都覺得自己在做夢。

    要知道即便是七品丹藥之中最難得的雷玄丹,一般品質撐死也就這個價格而已,正常養元丹的成交價稍有超過五百萬的,尤其這還只是一株養元魔金草,此刻衆人腦子裡都是一個想法。這倆人瘋了!

    “八百萬!”林逸可不管對方是不是開山期巨頭,既然是拍賣會,那就是誰靈玉多誰就牛逼,實力再強也只能憋着。

    衆目睽睽之下。魯大常不由噎住,他是開山期巨頭不假,但只是城主府一個客卿高手而已啊,又不是城主這樣的一把手,哪啦那麼多靈玉隨便揮霍?

    不過稍微知道一點的人都不會認爲他會就此放手,果不其然。魯大常本就兇悍的強大氣場頓時全開,氣勢洶洶的盯着林逸大罵道:“奶奶個熊的,誰這麼不長眼和魯爺爺我作對!找死吧?我今天話就撂在這裡,這株養元魔金草我要定了,誰敢從中阻撓,那就別怪你魯爺爺翻臉不認人!”

    林逸聞言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臥槽,說實話跟一個開山期巨頭去競爭本就壓力山大了,沒想到竟還是一個這麼不要臉的老混蛋!

    難怪從一開始就有種非常不祥的預感,這下算是徹底應驗了,就算財力比對方雄厚,但對方不按套路的直接硬來,這可怎麼辦?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笑話,同理,再多的靈玉也只是笑話。

    “我聽師尊評價過這人,說他和他的名字一樣粗魯,出了名的蠻橫不講理,而且他只是城主府的客卿,從來不在乎什麼規矩不規矩,就算他偶爾違反了,無論包城主還是凌院長也都拿他沒辦法,咱們可要小心一點。”王心妍拉了拉林逸的衣袖小聲提醒道。

    林逸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看着這個一頭赤紅的開山期客卿有些頭痛,如果對方是外來的開山期高手,也許還不敢在這晨星城地盤如此肆無忌憚,可他是這裡的客卿,這就沒處說理了。

    不過無論如何,林逸也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放棄,當即語氣淡淡的回擊道:“想要養元魔金草可以理解,但這裡是拍賣會,那就要照着拍賣會的規矩來,玩不起就別玩兒,莫非你真想破壞拍賣大典的公平不成?”

    林逸此話一出全場頓時譁然一片,他們都知道林逸來頭深不可測,但是真沒想過這傢伙膽子竟然也這麼大,竟敢當衆和開山期巨頭頂牛?!

    殊不知,林逸這膽子純粹就是被練出來的,當初只有金丹期就能在西山老宗手底下全身而退,現在都已元嬰後期了,而且還有各種身份光環護體,他還真未必就怕了對方這個開山期巨頭!

    魯大常聞言也是一愣,不禁上下重新打量了林逸一番,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事兒,區區一個元嬰後期竟敢當衆頂撞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