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這邊當着全場所有人的面,和魯大常兩句話敲定了章程,臺上戰戰兢兢的白鬚老者這才總算鬆了口氣,就算他是學院請來的拍賣主持,面對魯大常這種毫不講理的無賴滾刀肉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萬一真被魯大常耍賴把養元魔金草搶走,那就真蛋疼了。

    好在這個年輕人足夠老道,簡簡單單幾句話就擺平了魯大常,後生可畏啊!

    白鬚老者一邊心下感嘆,一邊小心翼翼的對着魯大常問道:“那麼這株養元魔金草就歸您了?剛纔的價格是八百萬靈玉……”

    嚴格說起來這個做法還是讓他很爲難,畢竟都像兩人這麼幹的話,那還要他這個拍賣主持幹什麼?但是沒辦法,這已是眼下最好的解決辦法了,這樣總比被魯大常硬生生搶走要好得多。

    “媽的讓這小子逃過一劫!”包佐良和蘇克生相視無語,唯一能讓兩人還算有點安慰的是八百萬靈玉,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養元魔金草本身,這次雖然沒能坑到林逸,但還是大賺了一筆,結果也還不錯。

    結果魯大常接下來一句話讓他們心肝一顫,這個老混蛋眼珠子一瞪,一身的王八之氣以勢壓人:“是你奶奶個熊啊!林大師退出了,那就得重新拍,之前這些都不算,別想唬你魯爺爺!”

    “這……”白鬚老者差點沒一口老血噴他臉上,無賴他見得多了,但無賴到這份上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天底下還有這麼玩兒的?!

    “怎麼?你有意見?”魯大常神色不善的又瞪了他一眼,畢竟是開山期巨頭,這氣勢威壓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呃……這得先問問寄拍者的意思……”白鬚老者猶豫了一下只得道,正常情況當然不能這麼幹,否則好好的拍賣大典就得變成一個大笑話了,不過他畢竟只是臨時請來的拍賣主持,還沒傻到爲了一份臨時工作就到不惜得罪開山期巨頭的份上。

    “哼。誰敢不願意,魯爺爺削死他!”魯大常肆無忌憚的威脅全場,然後斜着眼睛問道:“別磨磨蹭蹭的,快說是誰!”

    白鬚老者只得快速查了一下寄拍者名單。目光在全場衆人臉上掃過,最終努嘴指了指躲在角落的包佐良。

    臥槽!眼見白鬚老者將燙手山芋甩到自己頭上,包佐良頓時臉都氣黑了,被白鬚老者這麼一出賣,他瞬間就成了全場的焦點。這下誰都知道他就是養元魔金草的主人了。

    媽的早知道就匿名寄拍了!包佐良此刻心中真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下好了,非但沒能坑到林逸,反而要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哦,原來是你小子啊!”魯大常不懷好意的嘴角一咧,上次他兒子就是在這小子手上吃癟,他還爲此大鬧了一場呢,沒想到今兒又碰上了。

    “魯……魯前輩!”包佐良只得硬着頭皮擠出一個難看無比的笑容。

    “既然是熟人那就好說話了,包小子,你是怎麼個意思說給我聽聽。要不要魯爺爺給你把把脈啊?”魯大常盯着包佐良嘿嘿冷笑。

    雖然對方算是他頂頭上司的兒子,但他纔不去理會這種狗屁的人情關係,包法拉是衝着他的實力才請他做客卿,又不是衝着人情來的,更何況彼此之間也根本就沒什麼人情可言,反而倒是因爲他兒子的事情有點仇怨。

    “這個……”包佐良被他盯得頭皮發麻,笑得簡直比哭還要難看,真要讓這個老混蛋給自己把脈,那非得被他把脈把斷掉不可,這老混蛋絕對是一點巨頭風範都不搭邊。下手可黑着呢。

    “說呀,磨磨蹭蹭的,你到底願不願意!”魯大常一臉不爽的催促道。

    林逸聽着這話差點笑噴,這要換做世俗界還以爲是婚禮現場呢。只可惜面前不是要走進婚姻殿堂的男女,而是一個紅髮老頭和一個紈絝大少。

    包佐良縮着腦袋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轉頭求救的看向一旁蘇克生,但就蘇克生這種小角色哪敢站出來跟魯大常針鋒相對?換做他老子包法拉還差不多,此刻就只有他們倆,魯大常吃定他們了。

    “行!”包佐良最終只得咬牙點頭。魯大常剛剛可把狠話都放出來了,誰不答應就削死誰,他哪敢說個不字?

    “聽到了?趕緊的,重新拍!”魯大常對着白鬚老者連聲催促,最後還不忘補一句:“誰敢跟我搶我就削死誰,看誰敢跟魯爺爺作對!”

    在場衆人集體臉一黑,一個個面面相覷,這特麼還是拍賣嗎?壓根就是明搶啊!

    本來見林逸主動退出競爭,其他幾人還多少有幾分全力一搏的心思,但是魯大常這一句話頓時就讓他們縮起來了,連包佐良這種背景都只有乖乖吃癟的份,他們的背景可沒有這位包大少深厚啊。

    “一百萬,這草歸我了!”魯大常大大咧咧道。

    白鬚老者哭笑不得的環視全場,等了半天也沒有一個人敢出價的,最終只得給這場鬧劇一錘定音道:“一百萬成交。”

    魯大常得意的哈哈大笑,包佐良卻是欲哭無淚,什麼叫偷雞不成蝕把米?什麼叫做賠了夫人又折兵?這特麼就是他眼下活生生的寫照啊!

    “呵呵,好好一株養元魔金草就拍了個底價,這回他可虧大了。”林逸笑着瞥了滿臉哀怨的包佐良一眼。

    養元魔金草這種天材地寶是典型的物以稀爲貴,平常根本沒有明確的定價,基本上只有在大型拍賣會才能見到,每次行情如何全看有多少人爭,但不管怎麼樣,一百萬靈玉這絕對是虧了血本的。

    以往即便不像剛剛擡到八百萬那麼誇張,但是肯定不會少於兩三百萬,像包佐良這次被逼着底價成交,基本上就是半賣半送了。

    包佐良鬱悶得想要吐血,不過他的心上人王心妍卻一點都沒有可憐他的心思,反而帶着幾分厭惡道:“這種人一點都不值得同情,活該被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