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林逸聞言不由有些詫異,雖說對方是想來糾纏王心妍的修煉二代,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以王心妍的姿色要是沒人追求那纔是咄咄怪事,就算沒有這個包無良,自然還會有朱無良、馬無良冒出來。

    “心妍姐姐說的沒錯,這個包無良不是什麼好人,經常騷擾學院女弟子,聽說有一個還被他逼得走投無路最後自殺了呢,只不過他爹背景太深,大家都敢怒不敢言罷了。”黃小桃同樣義憤填膺道。

    “還有這種事?難怪你們叫他包無良,真是一點沒錯,活該倒黴。”林逸皺了皺眉道,如果只是普通的紈絝他還無所謂,但是如此草菅人命的人渣,尤其還對王心妍有所企圖,那可就不能置之不理了。

    不過這裡畢竟是晨星城,對方又是城主包法拉的兒子,就算林逸想要出手收拾他也不容易,必須要有合適的機會才行。

    “其實今天這件事我覺得有點蹊蹺,包無良又不缺靈玉,養元魔金草這麼罕見的天材地寶就算他自己用不到,也不至於冒然拿出來拍賣吧?”王心妍若有所思道。

    “是啊,他上次還想用這個來誘騙心妍姐姐做他的道侶呢,雖然被當場趕走了,但還不至於就這麼賣掉吧?”黃小桃跟着搖頭道。

    這東西對於任何一個元嬰期高手的誘惑都是致命的,以包佐良那種沾花惹草的性子,就算在王心妍這邊吃了癟,那也肯定會用在別的女弟子身上,而且一用一個準,他怎麼會捨得拿出來拍賣掉,難道真是爲了靈玉?

    堂堂晨星城城主的兒子,竟然會爲了一點靈玉賣掉如此寶物,這可能嗎?

    聽到這裡,林逸也反應了過來,聯想起這傢伙似乎整場拍賣會都在盯着自己這邊的怪異舉動。頓時覺得這事情沒那麼簡單了,如果對方是盯着王心妍那倒還說得過去,可是一直在盯着自己,這裡問題可就大了。

    莫非這傢伙是衝着自己來的?林逸腦海中忽然閃過這個念頭。雖說彼此素不相識,但因爲王心妍的緣故天然就站到了敵對面,這倒不是沒有可能,尤其這次拍賣過程突然冒出來魯大常這個開山期巨頭,要說背後一點貓膩都沒有還真說不過去。

    看來以後還真得好好注意一下這傢伙了!林逸若有深意的看了包佐良一眼。雖然只是一個推測,但是越想越有可能,何況他的直覺一向很準。

    經歷過魯大常這場鬧劇風波之後,之後的拍賣就顯得波瀾不驚了,即便其他人的競拍氛圍絲毫不減,可是沒了林逸的參與,沒了魯大常這種超級攪屎棍,衆人還真覺得有些提不起神來。

    而林逸從此就再也沒有開口競價,好東西不是沒有,可都是些適用於元嬰期高手的寶貝和道具。林逸始終看不上眼,對他來說真要弄點什麼輔助道具的話,那至少也得是能夠對付玄升期高手的東西,其他連看都沒必要多看一眼。

    所以從頭到尾,林逸就只在開始拍了一對鬼眼雕王翅,之後除了養元魔金草風波之外就一直都在圍觀打醬油,而王心妍和黃小桃比他更乾脆,愣生生打了一整場的醬油,她倆純粹就是來看熱鬧的。

    這其實也很正常,她倆所有的修煉資源都是東海神尼親自準備的。壓根就不需要她們自己費心,而且東海神尼這一門是強調修心,強調自我昇華自我突破,故而除了必要的突破輔助品。很少倚仗外界物品。

    拍賣會一結束,林逸沒有去洪氏商會,而是陪着王心妍和黃小桃回晨星學院,他如今就住在東海閣,這還是東海神尼親自開的口,他當然是求之不得。

    不過沒等他們走出晨星第一樓。後邊魯大常就屁顛屁顛的追了上來,迫不及待的把養元魔金草交給林逸,然後又是一口一個大師的說了好一通恭維話,這才心滿意足的哈哈大笑着離去。

    “這傢伙行事乖張無賴,明明是個開山期巨頭,一舉一動卻帶着小人物的氣質和狡黠,倒也不失爲一個妙人。”林逸看着魯大常的背影不禁莞爾。

    王心妍和黃小桃掩嘴而笑,這種無賴巨頭也就是林逸能夠三言兩語的應付過去,換做其他人可得頭痛呢,包無良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三人回到東海閣,一起吃了晚飯之後兩女便跟着東海神尼去做晚課了,早晚兩課是雷打不動的常例,林逸也回到自己房間之中,不過他倒是沒有修煉,而是拿出了白天競拍到手的鬼眼雕王翅。

    “前輩,你讓我拍下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啊?”林逸想了半天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只得找鬼東西請教道。

    “嘿嘿,你小子眼力不是挺不錯的嘛,連你也猜不出來?”鬼東西賣起了關子。

    “真的猜不出來,煉丹肯定派不上用場,感覺鑄器也夠嗆,看樣子只能做個展覽品。”林逸搖頭道。

    “展覽品?嘿嘿,鬼眼雕王怎麼說也是鬼眼金雕的超級強化版,連鬼眼金雕都是一身的寶貝,鬼眼雕王這對翅膀真會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展覽品?我只能送你四個字,真特麼有眼無珠!”鬼東西毫不客氣的吐槽道。

    “你這是七個字……”林逸一陣無語。

    “小子,你知不知道鬼眼雕王是個什麼樣的存在?”鬼東西轉而問道。

    “莫非是鬼眼金雕的王?”林逸照着名字揣測道,畢竟鬼東西剛纔也說了,這是鬼眼金雕的超級強化版。

    “錯,鬼眼雕王不僅僅是鬼眼金雕的王,而是所有雕類靈獸的王,而雕又一向是百鳥之王,所以稱它一句飛行靈獸之王都不爲過。”鬼東西解釋道。

    “這麼兇殘?那朱雀算什麼?”林逸不由驚訝道,他一直以爲要評出一個飛行靈獸之王的話,朱雀肯定毫無懸念呢。

    “以朱雀的實力確實可以將所有飛行靈獸踩在腳底,但它並不是純正的飛行靈獸,真要追本溯源的話,它的祖宗應該是火,而不是鳥。”鬼東西撇嘴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