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現在的專職聯盟會長是誰?莫非也是哪個學院的院長麼?”林逸繼續問道,這個問題其他學院弟子也都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因爲他們也只是知道有這麼個聯盟存在而已,卻不清楚聯盟第一人的廬山真面目。

    “那倒不是,按照慣例這邊的聯盟會長都是由玄階海域那邊的學院聯盟下派過來的,平常並不怎麼露面,也從來沒有當衆出過手,具體實力大家都不清楚。”晨星祭酒頓了頓,見衆人都一副好奇之色,便又爆料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聯盟會長的實力肯定在開山期之上,大致應該是闢地期高手,甚至裂海期都不是沒有可能,聽說這次試煉由他親自坐鎮,大家到時候可以好好感受一下。”

    闢地期!甚至裂海期!

    衆人果然全被震住了,雖然是在情理之中,身爲聯盟會長總要高出一衆學院院長才行,要不然怎麼服衆?

    不過饒是如此,驟然聽到這等強大存在還是令人心中震撼,即便是見識過五毒蛟龍和巨型電鰻那等超級存在的林逸都不例外,畢竟它們再強也都已經是過去式,巨型電鰻已死,五毒蛟龍生死不明。

    唯有這個傳說中的聯盟會長卻是活生生的存在,還是正兒八經的人類修煉者,而且很有可能馬上就要見到!

    只有這種對比,纔會真正讓人心潮澎湃不可自拔,因爲林逸永遠不可能變成下一個巨型電鰻或者五毒蛟龍,但是有朝一日成爲聯盟會長那樣強大的闢地甚至裂海期巨頭,卻並非癡心妄想!

    “好了,規矩大家都已經清楚了,在接到我的通知之前,千萬不要擅自下船,否則後果自負。”晨星祭酒叮囑了一句,隨即便身形一閃下了寶船,他是學院領隊。需要提前過去給衆人辦好相應手續才行。

    林逸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探頭朝晨驕和翔雲學院方向看了看,卻因爲距離太遠,中間又隔着好多戰艦和寶船。根本看不清楚對方船上的情況,能看到頂上飄揚的旗幟就已經是極限了。

    其他學院弟子則放風的放風,打坐的打坐,不過這種時候肯定是沒有心思靜心修煉了,調整心態纔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個個都始終留在甲板上,雖然不能下船,但這樣多少能夠提前感受一下雷動平原島的環境和氛圍。

    這時包佐良忽然站了出來,大聲招呼衆人道:“大家都過來,我有個提議!”

    “包少有什麼提議啊?”衆人見狀紛紛靠攏了過去,這傢伙畢竟是城主包法拉的兒子,大家多少都會給他一點面子。

    “大家剛纔都聽到了,巨頭之路競爭十分殘酷,就算現在不會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全軍覆沒,但是不同學院弟子之間肯定少不了摩擦。咱們這些人要是不抱團而各自爲戰的話,結果會怎麼樣相信不用我多廢話吧?”包佐良掃視着衆人道。

    衆人頓時臉色一變,要是別的學院也各自爲戰那倒還好說,可要是他們抱團的話,那自己這些人單獨遇上非得吃大虧不可,學院內部競爭就已經十分殘酷了,何況是各個學院之間?恐怕用殘酷都無法形容,只能用殘忍!

    “那包少的意思是咱們抱團行動?”衆人不由面面相覷道。

    大家都是晨星學院弟子,抱團也不是不能接受,可問題是到時候聽誰的?要知道在場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尤其很多人相互之間還有仇怨,誰都看誰不順眼,這要是沒有一個強力主心骨的話,別說跟其他學院去鬥。單是自己這些人就已經內訌得不可開交了。

    “不錯,爲了做到同進同退,我們必須在這裡推選出一位隊長,由他負責帶領咱們晨星小隊,大家一切行動都得聽隊長的!”包佐良當即大聲道,同時很刻意的挺着身子站到了衆人最中間。意圖顯而易見,他說了這麼多,目的就是要當這個隊長!

    衆人集體陷入了沉默,彼此大眼瞪小眼誰都不說話,雖然包佐良這話說得很有道理,晨星小隊確實需要一個臨時隊長,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會甘願讓賢。

    正如包佐良所說,一切行動聽指揮,這個臨時隊長的含金量可想而知,一旦進入巨頭之路無形之中就能佔到極大的便宜,所以哪怕包佐良的背景令衆人有所忌憚,但也還不至於令人忌憚到俯首稱臣的份上,大好機會誰都不想放棄。

    “隊長人選必須能夠服衆,我看以包少的背景和實力,最適合當咱們晨星小隊隊長,我看誰敢不服!”一旁蘇克生果斷跳了出來,包佐良總不能直接毛遂自薦,那未免也太恬不知恥了,所以只能借他這個小弟的口說出這句話。

    話音落下,衆人一個個神情古怪,在場三十多人估計壓根就沒有幾個真正心服口服的,但是包佐良無論背景還是實力都不可小覷,要想當衆跳出來反對,那真得先仔細掂量清楚才行。

    不過,他們自己沒底氣跟包佐良競爭,卻不代表其他人也都沒有,真要論起來在場並不乏能夠蓋過包佐良一頭的人物,至少三仙子之一的王心妍就有這個資格。

    修煉界從來都是強者爲尊,王心妍雖然進入學院的年頭不長,但她的超強實力卻是有目共睹,幾次學院大比都是同級無敵的存在,如今她已是元嬰大圓滿,在場一衆包括包佐良在內,估計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是她的對手。

    而且要說人氣,王心妍比起包佐良也是隻高不低,在場不乏暗戀這位三仙子的弟子,能夠雞蛋裡挑骨頭的就只有一點,她是個女流。

    這裡不是西島女權社會,到頭來終究還是男人說了算,哪怕是三仙子王心妍出來號令衆人,也總會讓人覺得有點怪怪的,傳出去很可能會被其他學院笑話,到時候他們這些大男人的臉往哪兒擱?

    這時忽然一個模樣怪異的學院弟子跳了出來,一頭惹眼的紅髮,看其面相和魯大常竟有七分相似,林逸見狀心下頓時嘀咕一句,這是小小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