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魯大常之前特意拜託讓林逸關照他兒子,不過林逸直到臨出發前纔剛剛出關,這一路上也沒見他自己湊上來,所以並不認識,只是通過其跟魯大常如出一轍的獨特相貌心下有所猜測罷了。

    “包佐良?嘿,包你媽個頭!”魯小鐘一句話就把氣氛引爆了,衆人紛紛大吃一驚,敢這麼當面罵包佐良的人,估計也就只有這一根筋的傢伙了!

    “魯小鐘你說什麼?!”包佐良臉色頓時沉了下去,神色不善的盯着魯小鐘,和蘇克生兩人一左一右將其夾在了中間。

    “我說包你媽個頭,怎麼着?聽不清楚,還想聽第三遍?”魯小鐘面對這個架勢壓根就不怕,他跟包佐良衝突也不是一次兩次,早就習以爲常了,而且這次根本就是衝着包佐良來的。

    “你在找死!”包佐良氣得咬牙切齒,氣急敗壞當即就要動手,蘇克生見狀則同樣面帶不善的封住了魯小鐘的退路。

    “是麼?我就等着你們動手呢,正好報上次的一箭之仇,來啊!”魯小鐘有恃無恐的擺開了架勢:“以前只是元嬰後期巔峰都沒怕過你們,何況我現在已是元嬰大圓滿了,怕你個鳥!”

    包佐良頓時噎住,跟蘇克生相視一眼只得有些窩囊的停下了動作,他這纔想起服用了養元丹之後,魯小鐘也已是元嬰大圓滿高手了,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以前他還能仗着等級優勢壓過魯小鐘,現在這個優勢已經蕩然無存了,而且魯小鐘這傢伙打起架來跟瘋子一樣不要命,以前只有元嬰後期巔峰的時候都只是勉強弱他半籌,他包佐良還得蘇克生幫忙才能完全壓制住對方,而今成了元嬰大圓滿高手,兩個人加在一起都未必能贏……

    看着魯小鐘突然跳出來攪局,林逸不由一陣愕然,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跟他老爹魯大常完全就是一個德行啊!

    不過話說回來。這局攪得好!

    要不然遲遲沒人出來競爭的話,隊長之位最後還是會被包佐良拿下,一旦這傢伙別有用心的硬要把自己和王心妍、黃小桃分開,那自己到時候和他對着幹的話。說不得還真會有些麻煩。

    當然,林逸並不怕麻煩,區區包佐良還不至於被他放在眼裡,但是這巨頭之路畢竟有學院高層坐鎮,除非萬不得已。否則林逸也不想冒然出手捅婁子,他來這裡是爲了衝擊玄升,可不是跑來跟傻泡逗殼子的。

    林逸正在暗自失笑,結果這時魯小鐘突然話鋒一轉道:“就你這種只會扒女人裙子的包無良也想做隊長?別逗了,我看在場真正夠資格做隊長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林大師!”

    “哈?”衆人一愣,目光瞬間聚到了林逸頭上。

    這裡面還有我的事呢?林逸一時沒回過神來,他可不是晨星學院弟子,只是一個跟過來蹭試煉名額的外人而已,從來就沒想過帶領衆人。

    “你放屁。他又不是我們學院的,憑什麼做我們隊長?”包佐良頓時跳腳道。

    “怎麼不能做?連青丹子大師都是林大師的弟子,既然青丹子大師是學院首席煉丹師,那麼林大師自然也是學院前輩,你可以問一問在場衆位,問問他們有誰不服?”魯小鐘底氣十足的咧嘴道。

    包佐良簡直氣得七竅生煙,這種問題根本都不用問,只看衆人齊刷刷縮脖子的動作就明白了,他們對於自己這個城主之子還只是有幾分忌憚,但是面對林逸這樣的怪胎。那完全就是徹頭徹尾的敬畏,兩者威懾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他絞盡腦汁提出這個建議,是爲了方便自己創造機會,可不是留給人摘桃子用的。尤其現成摘桃子的這人還是他恨不得親手掐死的林逸。

    但是魯小鐘突然來這麼一手,包佐良一時還真想不到該怎麼反駁,大家都是元嬰大圓滿高手,論實力除了王心妍和黃小桃這種學院公認天賦異稟的超級天才之外,基本上都是旗鼓相當,隊長之位數來數去只能落在來頭最大的林逸頭上。

    包佐良偷偷給蘇克生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趕緊想辦法圓場,今兒這事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林逸撿現成,否則真要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蘇克生會意的點點頭,眼珠子微微一轉,當即站出來道:“那行,我們擁護林大師當隊長!”

    衆人不由面面相覷,包佐良聞言差點沒當場氣昏過去,蘇克生可是他最倚重最信任的小弟,一直以來也都沒出過岔子,怎麼到了這關鍵時候突然反水當起了二五仔?!

    包佐良正要破口大罵,卻見蘇克生正對着自己連使眼色,心下生疑不着痕跡的來到他身後,他倒要聽聽這小子準備幹什麼。

    “包少,隊長不隊長的無關緊要,咱們還是先別節外生枝了,只要能夠進去一起走,咱有引雷幡還怕搞不死林逸嗎?到時候等他一完蛋,順帶着把魯小鐘一起收拾掉,輕而易舉小事一樁!”蘇克生不動聲色的小聲解釋道。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就這樣吧。”包佐良想了想只得點頭小聲道。

    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雖然最好是能把隊長頭銜搶到手裡,可是正如蘇克生說的,就算搶不到也無關大局,眼下最重要的是別和林逸分開,否則他們捏着引雷幡也沒用,只有這樣才能照計劃進行,除此之外其他一切事情都得靠邊站。

    林逸看着兩人擠眉弄眼的樣子微微皺眉,雖然他倆很小心的用神識阻隔了話音,但是直覺告訴林逸,這倆人嘀嘀咕咕肯定有陰謀,肚子裡不定在冒什麼壞水呢。

    到了元嬰期這個層次,神識方面雖然還連入門都算不上,但一些最基本的應用已經十分普遍了,正如兩人這種隔絕話音的小技巧。

    林逸如果真想要偷聽也不是完全做不到,但這樣的話,他自己也必須得運轉心法破解掉對方的神識阻隔才行,這樣做就太過明顯了,彼此這麼近距離肯定會被兩人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