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其打草驚蛇,倒還不如索性裝作不知道,只要之後保持警惕就行,看這倆人能搞出什麼鬼!

    “好啊,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沒有意見,這個隊長就讓林大師來做吧。”包佐良當即表態道。

    衆人一片譁然,這傢伙明明想自己做的,態度轉變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不過不管怎麼樣,關於隊長之事就此塵埃落定,既然魯小鐘、包佐良、蘇克生這些人都已一致認可林逸,再加上王心妍和黃小桃又跟林逸關係密切,可以說在場重要人物都已經表過態了,其他人的意見並不重要。

    事實上,其他衆人即便有想法也只能憋在心裡,從今日開始,林逸就是他們晨星小隊的隊長。

    接下來兩天,衆人一直都留守在寶船上相安無事,林逸本以爲包佐良和蘇克生會找機會搞事兒,結果他們一點動作都沒有,就好像真的已經接受他是隊長的現實一樣,非但沒有生事搗亂,反而對他很是恭敬。

    “這倆貨到底搞什麼鬼?”林逸不由暗自納悶,他可不會天真到以爲倆人真的就此認命了,現在不搗亂只能說明一件事兒,這倆人之後必有更大的圖謀,所以纔會如此隱忍!

    任何可能的危險都必須及早扼殺於萌芽之中,這是所有殺手的行動準則,只可惜林逸不可能無事生非貿然對倆人下手,爲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小心提防保持警惕。

    兩日之後,碼頭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悠揚的號角聲,不久之後便見晨星祭酒出現在衆人面前,下令道:“好了,巨頭之路試煉馬上就要開始,大家集合下船!”

    “是!”衆人頓時精神振奮,當即跟在林逸這個隊長的身後,井井有條自發排成一隊,一舉一動頗有幾分紀律性。

    這個情形倒令晨星祭酒一愣。衆人可都是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就算是他這樣的高層也頂多勉強讓他們聽從命令而已,像現在這樣遵守紀律幾乎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小聲詢問了一番,晨星祭酒這才弄清楚原委。忍不住對林逸豎起了大拇指,如果衆人在接下來的試煉中也都能保持步調一致,那麼無論自保還是突破都將因此受益,這次試煉說不定真能多出幾個玄升期高手呢!

    在晨星祭酒的引領下,林逸帶着衆人來至碼頭廣場。在一片標註着晨星學院的區域盤膝坐下,靜靜等待巨頭之路試煉開啓。

    前方不遠處就是一處高臺,上面擺了整整齊齊一排座椅,此時已經有不少來自各個學院的高層入座,衆人對此議論紛紛,私下討論上面到底哪個纔是傳說中的聯盟會長。

    不過林逸的心思卻不在此,從剛纔開始他就一直在尋找晨驕學院的隊伍,嘗試着想要找出霍雨蝶的身影,只可惜最後還是沒能如願。

    現場人數出乎意料的多,尤其此地巨頭林立。林逸根本不敢隨便釋放神識亂掃,萬一惹得哪個巨頭心情不快,人家稍微心念一動他就得反噬重傷,而且公衆場合不得隨意釋放神識這是修煉界最起碼的規矩。

    不能施展神識,那就只能純靠肉眼,然而也許是因爲晨星和晨驕的敵對關係,安排給雙方的地盤相距極遠,除非林逸走到高臺上去挑個好角度,否則隔着這麼多學院的弟子,想要從他們縫隙中找人根本是癡人說夢。

    片刻之後。所有學院的弟子都已全部就位,而各個學院高層也都已經入座,這時一個年輕男子忽然出現在高臺最中央,令所有人神情一肅。不敢說話。

    所有人都在打量着這個年輕男子,林逸自然也不例外,雖然此人相貌年輕,渾身上下也沒有釋放出任何可怖的氣勢,但是誰都知道這個時候出現在臺上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傳說中的聯盟會長。

    林逸和旁邊的王心妍、黃小桃相視一眼。臉上都帶着幾分愕然,還以爲聯盟會長是凌遠清那樣仙風道骨的老者,卻沒想到是這麼一張年輕俊俏的臉龐。

    不過這也不算離譜,修煉者晉級天階之後就能容顏永駐,所以只要願意,活上幾百上千年都能保持晉級天階時候的模樣,純看個人意願。

    只不過女尚姿容男尚威嚴,這是修煉界非常普遍的情況,大多數男性修煉者即便晉級天階之後,也都不會刻意阻止容顏老化,而會將相貌停留在比較威嚴的中年或者老年模樣,畢竟幾百歲的老怪物卻愣要留一張二十歲的年輕臉龐,這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但是很明顯,這位聯盟會長是個例外,他就是那些少數人。

    場下幾乎所有弟子都在面面相覷,但始終沒有一個人膽敢發出半點聲音,臺上這位可是傳說中的闢地期甚至裂海期巨頭,哪怕他一點氣勢都不外露,單是這個名頭就已經壓迫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了。

    這位聯盟會長緩緩掃了全場一眼,直至有些學院弟子都快要頂不住了,這才終於緩緩開口道:“諸位都是來自各個學院的精英,來這裡只爲一件事,就是爲了衝擊玄升,雖然本次試煉並不禁止私鬥,但本會長希望你們能夠分清主次!還有,你們最好別抱着這次不成還有下次的可笑想法,因爲就以往經驗來看,第一次衝擊玄升失敗,第二次難度將會是十倍,第三次就是百倍,自己好好掂量一下!”

    衆人聞言頓時一陣窒息,事實上,在場這麼多學院弟子之中確實有一些是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來此巨頭之路了,例如晨星學院這次就有一個,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

    照理來說,像他這種有過第一次經驗的人,如果兩天前站出來爭一爭隊長之位其實是很有機會的,只不過他從頭到尾都是一聲不吭,絲毫沒有存在感可言,身上早已沒有了衆人那股子銳氣和心氣,衆人平常根本就不會去關注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