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誰先誰後全看運氣,有深不可測的聯盟會長親自坐鎮,現場根本沒有人能夠在他眼皮子底下作弊,除非作弊的就是他自己。

    一衆學院弟子依次排隊,晨星學院的運氣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排在不上不下的中游位置。

    這裡的傳送陣跟西島試煉不一樣,西島試煉只能一次傳送一個,這邊卻是一次幾十個,所以速度很快,轉眼就輪到了林逸衆人。

    這裡有專職守衛把守,陪在一旁的晨星祭酒將弟子名單遞了過去,由守衛一個一個當衆覈對,其他人倒沒什麼,有一個名字卻令林逸吃了一驚,秦月!

    雖說是晨星隊長,但誰都知道這就是臨時隨便當當的,林逸壓根就沒去注意衆人之中都有些什麼人,反正他都不認識,可這秦月是什麼情況?

    當初林逸剛到晨星學院的時候,因爲惦記着江河海的事情,所以還讓王心妍專門去打聽過他這個未婚妻,結果得知對方最近一直都在閉關當中,所以就沒有在意。

    哪想到秦月突然就出現在了隊伍之中?

    可是按照江河海的說法,她十年期不應該還在金丹期麼,要不然江河海怎麼會費這麼大勁給她弄來聚嬰金丹,現在怎麼就變成元嬰大圓滿高手了,這跨度有點太大了吧?

    還是說,此秦月非彼秦月?

    林逸心下暗自詫異,但是這裡人多眼雜,他也不好冒然相問,只能先壓在心底看情況再說,畢竟就算真的是同一個人,江河海那枚聚嬰金丹也已經用不上了。

    傳送之後,眼前景象驟然一變,從傳送陣出來衆人表情都有些難看,說實話剛纔他們還覺得排在中游關係不大,反正只有不是最後幾批總能夠搶到雷劫點,要不然學院聯盟也不會一下子安排這麼多人進來。

    可是現在。衆人頓時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這特麼哪裡是關係不大,誰先誰後根本就是至關重要啊!

    這是一片乍看起來十分廣闊的空曠地,不過就跟世俗界的梯田一樣。各個位置高低起伏錯落不定,即便傳送陣出來這個位置已經算是高點,也無法一眼看到全貌。

    這不僅是地勢的問題,更關鍵是能見度十分之差,到處都是迷霧。唯一不算太坑的是這裡迷霧不像海上,對神識影響並不是很大。

    但問題在於,衆人可不像林逸這種怪胎,即便元嬰大圓滿高手的神識強度也是十分有限的,如果每走一步都要靠神識探路的話,那根本什麼事情都不用幹,走不到一半估計就要元神枯竭而死了。

    這麼一來,衆人在這巨頭之路的行動就只能靠記憶,雖說修煉者記憶力都不差,基本上只要走過一遍的路。折返回來應該都不至於迷路。

    可這地方遠處根本看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一旦走得遠了,誰知道會不會遇上什麼意外危險,當務之急是找到雷劫點衝擊玄升,在成爲玄升期高手之前,衆人可不敢隨便亂走。

    此時先一步傳送進來的其他學院弟子,已經爲了近處的雷劫點搶作一團大打出手了,誰都不想無謂冒險,既然能夠在近處找到雷劫點,自然都不想去找遠處的。

    這個道理誰都懂。一衆晨星弟子見狀連忙就想加入戰團,卻被林逸攔了下來:“先彆着急,這裡人這麼多,咱們就算去搶也搶不到幾個。反而白白浪費真氣,倒不如稍微走遠一點看看,如果能找到雷劫點的話,就算不是完全空着,競爭也不會這麼兇殘。”

    他這麼說其實還藏着一份私心,就是想到處走走。看看能不能運氣好碰上霍雨蝶,當然話說回來,堵在門口搶雷劫點本身就是一種很傻的行爲,近處雷劫點就這麼幾個,這麼多人一起搶,就算搶到也已經半死了,還怎麼衝擊玄升?

    事實上不僅是林逸,其他一些學院弟子就做出了相同的選擇,早早就避開人羣往前探索去了。

    “對,林大師說得很有道理,傻子才留在這裡跟一羣瘋狗搶食呢,咱們先去遠一點的地方找一找!”包佐良當即第一個跳出來擁護道。

    林逸不由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這傢伙難道吃錯藥了?以他之前表現出來的態度和尿性,能夠不添亂就已是破天荒了,竟然還反過來擁護自己?

    殊不知包佐良這根本就是私心,他巴不得林逸帶人走遠一點呢,越偏僻越好,這樣他動手腳就更不用擔心被人看出馬腳了。

    “我們聽林大師的!”魯小鐘雖然也奇怪包佐良的反應,但還是跟着贊成道。

    其他人也都沒有意見,當即就由林逸帶路往遠處探索,這過程多少有點冒險,衆人心裡不免有些惴惴,不過林逸倒是篤定得很。

    畢竟以他遠超常人的神識強度,足夠將遠處的情況感知得一清二楚,根本用不着擔心。

    林逸走在最前面,王心妍和黃小桃緊隨其後,之後是魯小鐘,再之後就是包佐良和蘇克生,這倆人跟得很緊,生怕把林逸給跟丟了。

    不過前行過程中林逸卻發現一件怪事,跟在最後面的秦月居然和兩個男弟子的關係異樣親密,三個人始終黏在一起,趁前面衆人不注意偶爾還做一些十分曖昧的小動作,以爲沒人會發現,殊不知林逸神識一直覆蓋着四面八方,衆人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這個意外發現令林逸不禁又驚又疑,剛纔路上他已經小聲問過王心妍和黃小桃,晨星學院女弟子不多,她們倆就算不認識也至少聽說過名字,而叫做秦月的女弟子就只有這一個,也就是說,這人毫無疑問就是江河海的未婚妻!

    既然如此,任何一個有婚約在身的女子,但凡稍微守點規矩,應該都不會和其他男人搞到一塊兒去,然而眼下這一幕林逸卻是觀察得真真切切……

    尤其讓人無語的是,這女人跟一個男的夾纏不清也就算了,居然同時和兩個……這也太讓人奇怪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