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是頓時引來衆人一陣應和,在場被雷動學院那些人欺壓過的可不在少數。

    林逸衆人看着身旁的魯小鐘哭笑不得,這傢伙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剛纔那一嗓子就是他喊的,要不然這麼多圍觀者可不會一下子就變得同仇敵愾起來。

    圍觀人羣的騷動自然逃不過雷動學院那些人的眼睛,不過他們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絲毫沒把衆人的敵意放在眼裡,跟他們雷動學院結仇的人多了去了,就這麼羣只會嚼舌頭的牆頭草,他們根本都不屑搭理。

    與此同時,王典刑已經獨自一人走進了晨驕學院和翔雲學院的陣營,在他一個人面前,這麼多元嬰大圓滿高手竟只能步步後退,連一個敢站出來的都沒有,實在是可悲可嘆。

    任重遠的前車之鑑就在眼前,到現在都還不知死活呢,誰還敢再觸這位雷動學院首座的黴頭?

    當着所有人的面,王典刑直接就大搖大擺走到了霍雨蝶面前,邪笑着伸手就要去摘掉她的面紗:“霍仙子,事已至此我相信不用選了吧?這不僅關係到你自己的大事,還關係到你們兩家學院所有弟子的大事,再假裝矜持可就沒意思了,聽說你們晨驕學院最多的就是騷娘們,不就是伺候男人麼,你應該早就駕輕就熟了吧?哈哈哈哈!”

    霍雨蝶是衆人之中唯一一個沒有後退的,側身躲過對方那隻手,她此刻早已氣得渾身發抖,就算明知自己實力不如對方,但她還是準備動手了。

    兩個學院這麼多人加在一起,竟然還不如霍雨蝶一個女子有血性,想想也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話說回來,晨驕學院都是女流,而翔雲學院雖然是男弟子爲主,可這次領頭的卻是任重遠、易笑天這種貨色,指望他們對抗王典刑和雷動學院。還不如指望母豬上樹來得靠譜呢!

    換做冷如風在場還差不多,只可惜人家早已是玄升期高手,根本不會來這種地方。

    就連被打落至元嬰大圓滿境界的楊千雪也不在這裡,因爲她的兩種靈根屬性早已融合。想要重回玄升根本不需要像衆人這麼複雜,在任何地方都能引動雷劫,頂多也就是準備一枚雷玄丹以防不測而已,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甚至連雷劫都不需要。

    王典刑看出了霍雨蝶的打算。頓時又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喲,沒想到還是一個剛烈女子,正合我的胃口,你要是跟其他女人一樣的浪蕩騷貨,隨便勾勾手指頭就撲過來發嗲,我還覺得不過癮呢,你越反抗我越開心,哈哈哈哈!”

    霍雨蝶可不會跟這種滿嘴污言穢語的傢伙廢話,當即鼓足真氣就要動手,哪怕是顧及這麼多學院弟子的利益她也絕無可能妥協。畢竟事關她最爲看重的名節!

    何況她早就看透了,就算自己這些人真的妥協,對方也未必就會真把雷劫點讓出來,到時候最可能的下場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白白被人玩弄。

    “來啊,能打多重打多重,儘管放心,我是不會像對付剛纔那個傻子一樣把你扇飛出去的,只會好好疼愛你!”王典刑滿臉輕佻的調笑道,繼續伸手朝霍雨蝶臉上摸來。

    霍雨蝶這點實力壓根沒被他放在眼裡。更準確的說,他從來不把任何一個元嬰大圓滿高手放在眼裡,因爲他可是公認的元嬰第一人!

    形勢一觸即發,就在這時人羣之中忽然走進來一人。緩緩開口道:“行了,都別在這瞎逼逼了,這地方我看上了,識相的都給我滾,不滾就死!”

    伴隨着話音,這人腳步從容的走到了霍雨蝶跟前。一臉輕鬆的看着王典刑,那叫一個風輕雲淡。

    林逸!霍雨蝶雖然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但一眼就認了出來,頓時又驚又喜的就要叫出聲來,不過看到林逸伸在背後不着痕跡的手勢之後,連忙就把脫口而出的話給嚥了回去。

    不僅是霍雨蝶,邊上易笑天和姚嘉麗幾人也都認了出來,一個個大驚失色,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要不要再說一遍?”王典刑一邊揉着耳朵一邊詫異的看着林逸,還以爲自己一時走神聽錯了,有任重遠前車之鑑擺在那裡,他真不相信會有人敢當衆來挑釁自己。

    “哈?搞半天是殘疾人啊,還雷動學院首座呢,殘疾座吧?”林逸斜着眼睛看了看他撇嘴道。

    全場頓時轟然一片,誰都以爲王典刑吃定霍雨蝶了,衆人正想借機欣賞一下這位傳說中的三仙子美貌呢,沒想到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刺頭!

    其他人震驚,晨星學院衆人更加震驚,早就看雷動學院不爽的魯小鐘在手舞足蹈,剩下那些晨星學院弟子則全是一副攤上大事的表情,林逸可是他們的臨時隊長,這麼做不僅是他自己倒黴,他們這些人也都跟着沒有好果子吃。

    衆人心中俱是後悔不迭,之前一路表現都挺沉穩的啊,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早知道當初死也不能同意讓這傢伙當隊長啊!

    唯有王心妍和黃小桃的表情還算比較平靜,她們知道林逸和霍雨蝶的關係,林逸這種時候要是都忍着不出手,那才真是見鬼了。

    而包佐良和蘇克生倆人則是一副糾結的表情,林逸自己找死攤上大事兒,主動去招惹王典刑這樣的強敵,換做其他時候他倆絕對是高興都來不及,可是現在他倆都憋着準備用引雷幡呢!

    這要是林逸當場被王典刑也還罷了,若只是打個半死,搞得林逸不敢衝擊玄升了怎麼辦?那他們之前的準備豈不白費了?

    “殘疾座?哈哈哈哈,你這個人可真有趣!”王典刑並沒有像衆人想象中那樣惱羞成怒,反而跟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前仰後合狂笑不已,差點沒笑得岔過氣去。

    許久,王典刑才擡起頭來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林逸,語氣森冷道:“我很喜歡像你這麼有趣的人,不過有個不太好的消息是,我更喜歡把你變成死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