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嗎?”林逸不以爲意的淡淡一笑,根本不需要說多餘的話,單是這個表情就已經讓人火冒三丈了。

    周圍衆人徹底震驚了,全都在交頭接耳面面相覷,這誰啊,竟敢跳出來同時得罪三個學院?!

    他們可不知道林逸和霍雨蝶的關係,單從林逸剛纔那句話判斷,他準備虎口奪食,可不就是連晨驕學院和翔雲學院也一併得罪了嗎!

    三個學院加在一起,整整一百五十個元嬰大圓滿高手,更別說其中還有王典刑這樣的元嬰第一人,先不說實力,至少這傢伙的膽子真是大得突破天際了啊!

    當然晨驕學院和翔雲學院這些人肯定都已認出了林逸,這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狠人,經歷過西島試煉和遠古戰艦上的事情,他們想不認識都不可能。

    此時任重遠已經在易笑天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回了翔雲陣營,神情無比複雜。

    因爲西山大能一直沒有迴音,他倆之前都以爲林逸已經死了,畢竟無論怎麼想,他們都不覺得林逸能夠從一個玄升後期的邪修手下逃命,卻沒想到林逸非但沒死,反而堂而皇之的站在了他們面前,而且還突然跳出來橫插一槓!

    不過雖然痛恨林逸,但這個時候他們還是不自覺鬆了一口氣,王典刑確實牛逼,但是誰不知道林逸當初只有元嬰中期的時候,就跟強大不可一世的冷如風死磕了整整半個月,最後硬生生把冷如風都給打跪了!

    而現在,林逸看樣子都已經是元嬰大圓滿了,實力比起原來還要暴漲一大截,和他作對不是找死是什麼?!

    所以,無論翔雲學院還是晨驕學院,此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開口說話,一個個表情古怪的選擇了沉默。

    雷動學院衆人看着這個情形倒是有些奇怪了,從對方衆人的神色看得出來,他們應該是認識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可是這個古怪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就算是他們認識的人,見識過剛纔那一幕之後,也該知道元嬰大圓滿高手遇上王典刑是個什麼下場了吧,難道不應該覺得這小子不自量力麼?

    一個兩個是這種表情也就罷了,關鍵是所有人都這副表情,雷動學院衆人頓時也都察覺到了不對勁,莫非這小子並不單純是腦子進水,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狠人?

    其他雷動學院弟子面面相覷,不過王典刑可不會把林逸放在眼裡,身爲公認的元嬰第一人,唯有真正的玄升期高手纔是他的對手,元嬰大圓滿?給他塞牙縫都不夠!

    王典刑正想跟剛纔對付任重遠一樣,輕描淡寫一巴掌抽死林逸,結果擡頭一看卻發現林逸身後多了幾個人,其中居然有兩個大美女,頓時眼睛就亮了。

    正是王心妍和黃小桃,黃小桃習慣性罩面紗,不過王心妍可沒這個習慣,此時被衆人關注到之後,頓時驚豔全場。

    王典刑愣了一下,隨即流着口水一臉垂涎道:“喲,這不是高臨海域三仙子中的另外一位嗎,是不是叫王心妍啊?”

    高臨海域雖不像雷動海域是學院聯盟總部所在,但卻是所有黃階海域之中最大的,而且地理位置處於正中,連接着其他幾乎所有黃階海域,但凡有點風吹草動,立馬就傳遍四面八方。

    這種背景下,高臨海域三仙子幾乎就等同於整個黃階海域公認的極品美女,她們三人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各種版本的畫像早已傳遍了。

    像霍雨蝶這樣罩着面紗,別人一時半會兒也許認不出來,但是像王心妍這樣坦然的,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引起轟動。

    看王心妍跟林逸站得極近,王典刑不由暗暗揣測,難道是跟着這小子來的?能夠得到三仙子的垂涎,這小子倒是豔福不淺啊!

    不會是哪個大家族的大少吧,除了這個解釋,王典刑實在想不出其他能讓王心妍心甘情願跟隨的理由,畢竟面前這小子身上實在看不出什麼強人氣場,估計也就他倚仗的也就是背景深厚這一條了。

    也就是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紈絝大少,纔會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蠢話,只可惜在這巨頭之路,從來就不看背景,只看實力!

    面對王典刑的搭訕,王心妍看都懶得看他一眼,雖然彼此都姓王,但她可不覺得跟這種滿嘴污言穢語的傢伙五百年前是一家,別說五百年,五千年五萬年都覺得噁心。

    “嘖嘖,看來是了!看來算命的沒說錯啊,今兒我果然是走桃花運,一下子遇到兩個三仙子,不知道兩個一起玩是什麼感覺,哈哈哈哈!”王典刑越想越開心,當即撇嘴對林逸道:“小子,看在三仙子的份上,你剛纔的蠢話我就當沒聽見,不過你要讓她陪我好好玩玩兒,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事後我就把雷劫點讓給你,怎麼樣?”

    “不怎麼樣。”林逸跟看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沒有繼續跟他廢話,轉頭向在場衆人道:“行了,大家都散了吧,戰鬥結束。”

    啥意思?衆人聞言一陣納悶,這都還沒開打呢,怎麼就戰鬥結束了?難道這小子準備認慫?

    衆人正在一頭霧水的面面相覷,結果卻見林逸一副隨隨便便的樣子,擡手就朝王典刑臉上一巴掌扇了過去。

    這小子有病吧?雷動學院衆人俱是一臉的不忍直視,誰都看出來這小子就是在學王典刑剛纔抽飛任重遠的架勢,只可惜也就是架勢而已,人家那是元嬰第一人,所以纔有這個實力和底氣,你特麼算哪根蔥啊!

    王典刑都被氣樂了,他的真氣罩可是專門修煉過的防禦武技,就算站在這裡任對方隨便抽,也只會活活累死這個蠢貨,不過他可不會慣着對方,當即同樣想要揚手抽回去,看誰抽得過誰!

    然而沒等他把手伸出來,就聽耳邊一陣攝人心魄的龍吟之聲,平常堅不可摧的真氣罩簡直就跟紙糊的一樣應聲就碎,然後就是一陣腦震盪,只恍惚覺着身體不受控制,地面越來越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