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嘶!全場一陣異常整齊的倒抽冷氣聲,就連任重遠這些知道林逸狠的傢伙也都半天合不攏嘴,一個個都拼命擡頭往天上看,因爲王典刑這個號稱元嬰第一人的傢伙,此時此刻就在天上,被生生抽上去的。

    林逸很是失望的甩了甩手,撇下一句:“就這也是公認的元嬰第一人?誰家公認的?買的吧?”

    衆人早已石化了,聽着他這話只能拼命在心裡吐槽,人家就算不是修煉界公認,那也至少是雷動城公認,誰想得到會遇上你這種怪胎!

    全場死寂了半晌,一直等到王典刑從天上掉下來才終於議論紛紛,此時這位肆意張揚的雷動學院首座已經摔得跟個死狗一樣,滿嘴吐不盡的鮮血,爬不爬不起來了。

    衆人滿以爲之前任重遠已經夠慘了,現在倒好,來一個摔得更慘的,而且還是王典刑本人,現世報來得真夠快的。

    雖然爬不起來,但王典刑總算還沒有當場死掉,仍有餘力在地上拼命掙扎,看怪物一樣看着就在他面前的林逸,不可置信的狂叫道:“不可能!怎麼可能!你竟然是玄升中期?你怎麼進來的?”

    衆人本來已經有點緩過氣來了,結果一聽他這話,頓時又是齊刷刷一陣倒抽冷氣,差點沒給憋死!

    他們神經已經被震撼得有些麻木了,這話如果出自其他人之口,他們頂多也就以爲是刻意誇大而已,但是此刻說這話的卻是王典刑,那可信度就大不一樣了。

    畢竟這位雷動學院首座的實力,乃是可以媲美玄升初期甚至玄升初期巔峰的,能夠一巴掌把他抽成這副德行的,也就真只有玄升中期高手了!

    晨驕學院和翔雲學院的這些人,至少都還有個心理準備,但凡看過或者聽過林逸跟冷如風鏖戰的,都不會對這個結果覺得意外。

    但是雷動學院還有旁邊圍觀的那些人,他們可不知道有這一茬啊,此刻看向林逸的目光已經不單單是震撼,而是徹頭徹尾的敬畏了!

    要說林逸只是玄升初期高手,那說不定他是剛進來就找到雷劫點,再加上突破得快,倒還有一線可能性,可是要說他是玄升中期,那就絕對不可能了。

    從進來到現在,這纔過去多少時間,連半天都不到啊,能突破到玄升初期就已經算了不得了,玄升中期?那特麼是什麼速度?!

    這麼一推斷,那傢伙必然進來之前就已是玄升中期高手了,可是那也不可能啊!

    先不說他一個玄升中期高手混進來做什麼,單是特殊的傳送陣機制,就已決定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裡的傳送陣是學院聯盟特別設置的,雖然可以把玄升期高手傳送出去,但是要傳送進來的話,實力上限就只能是元嬰大圓滿。這是爲了保證最起碼的公平,要不然哪家學院別有用心派進來幾個玄升期高手搗亂的話,大家都別想順利突破了。

    衆人百思不得其解,不是沒人想過林逸其實就只是一個元嬰大圓滿而已,只不過這種可能性在他們看來甚至比玄升中期還不靠譜,區區元嬰大圓滿就能媲美玄升中期?

    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啊!王典刑可是傳說中的完美元嬰,那也才頂多堪比玄升初期巔峰而已!

    不過不管怎麼樣,面對林逸這麼一個“玄升中期”的狠人,看着王典刑這副悽慘的樣子,雷動學院衆人全都已經看傻眼了,一下子就失去了與林逸爭鋒的氣勢。

    雖然他們人多,一擁而上說不定能夠幹掉林逸,但問題對方也不是一個人啊。

    最終,這羣剛纔還氣勢洶洶的雷動學院弟子擡着趴地不起的王典刑,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認慫退走了。

    “什麼狗屁狼院?我看是羊圈還差不多!”魯小鐘眉飛色舞的在身後補刀,氣得衆人一陣胃疼,但是一看林逸,頓時又只能灰溜溜的低下頭,一身狼狽的能逃多快逃多快,畢竟繼續待在這裡實在是有點丟人。

    獨自一人逼退狼性十足的雷動學院!其他衆人徹底被這一幕驚呆了,就算是晨驕學院和翔雲學院這些人,此時都依然覺得難以置信,什麼叫吊炸天?這特麼纔是真正的吊炸天!

    “林逸!”霍雨蝶這時終於可以摘下面紗,歡呼雀躍的跑了上來,顧不得旁邊其他人異樣的目光,一把抱住了林逸的手臂。

    王心妍和黃小桃嚇了一跳,不過隨即就相視着微微一笑,稍微後退了一步,給她和林逸讓出了親密的空間。

    “呵呵,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我就在想你會不會來呢,可惜之前一直不能擅自行動,沒這個機會,現在總算被我找到了!”林逸笑着摟了摟她,不知道爲什麼,經歷過這幾個月的分別之後,兩人之間的感覺非但沒有變得疏離反而更加貼近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小別勝新婚麼?這個念頭突然出現在霍雨蝶腦海之中,頓時把她自己嚇了一跳,臉頰都快燒起來了,自己跟林逸之間明明什麼都還沒做呢,哪裡來的新婚啊!

    “真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你,我好高興……”霍雨蝶羞紅着臉小聲道,林逸離開翔雲學院的時候纔是元嬰中期,即便以她跟林逸的關係,也不敢想象竟會在巨頭之路重逢,對她來說這真是天大的意外之喜。

    “我也是。”林逸笑了笑,隨即瞥到旁邊不遠處,易笑天正扶着任重遠一瘸一拐的往這邊走過來,不由挑了挑眉毛。

    任重遠此刻心中五味雜陳,眼睜睜看着心上人在林逸身邊撒嬌,他當然是吃醋火大,可是連王典刑都在林逸手下吃了大虧,最後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狼狽逃走,他任重遠又能怎麼樣?

    霍雨蝶暫時是不敢想了,他跟易笑天幾個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腆着臉過來找林逸套套近乎,說幾句軟話也許還能混上一個位置,畢竟這麼好的雷劫點可不好找,要不然他們也不會一開始就跟雷動學院爭起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