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秦月隨即又想到,對方可是首席煉丹師青丹子的師父,雷玄丹對他來說並不是多麼難得的東西,他隨手拿出來送人也不算多麼驚世駭俗,可是彼此無緣無故,怎麼能冒然接受這樣的饋贈?

    “你誤會了,這不是我給你的,是江河海給你的。”林逸搖了搖頭。

    “阿海?”秦月不由愣住,一頭霧水的看着林逸,腦子當機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不錯,這是我之前從翔雲學院出來的時候,他特地讓我捎帶給你的,所以我知道你,你是他的未婚妻。”林逸微微一笑道。

    “啊!”秦月剛剛好不容易止住淚水,聽到這話眼淚頓時又不由自主的奔涌而出了,心頭那股涌起的暖意瞬間抹平了她所有的不甘和委屈,女人可以很堅強,但同樣也很脆弱。

    秦月的哭聲很快引來遠處衆人的注意,全都在指指點點,這位玄升中期的狠人真是個多情種子啊,收了兩位三仙子還不算,竟然又去勾引別的女人,看這架勢應該是在用雷劫點逼這女人委身於他吧,要不然她哭什麼?

    不過衆人也就是看個熱鬧,沾花惹草是男人的通病,只要實力夠強,將再多美女收入房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一點倒沒什麼好指責的。

    聽着周圍衆人的議論,林逸無語的搖了搖頭,對秦月道:“好了,你先安心突破吧,其他事情等出來再說。”

    “嗯,多謝林大師!”秦月重重點頭,轉身朝雷劫點走去,不過等她走進雷劫點的那一刻又忍不住神色複雜的回頭看了林逸一眼。

    她可不是傻子,剛纔情緒激動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現在稍微緩過來一點之後,立馬就覺得這事不太對了,以江河海的能力要說給自己捎一枚聚嬰金丹她信,可是雷玄丹?這根本就不是江河海的能力範疇了吧!

    只不過這時候她再想說什麼也都來不及了,因爲林逸也已經走進了雷劫點,防護陣法隨之啓動,全身心準備衝擊玄升。

    秦月還以爲以林逸的身份和能力,身上肯定有不少雷玄丹,所以纔會隨手就給她一枚,若是讓她知道這其實是林逸身上的最後一枚,那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了。

    事實上這的確是林逸的失策,因爲身邊自己人的雷玄丹都已準備妥當的緣故,所以他只給自己留下了最後一枚,即便玉佩空間之中還有大把雷玄藤,也暫時沒有要拿出來煉製的想法,結果沒想到突然遇上這種事,這種情況下再想臨時煉製也來不及了。

    不過他倒也不全然是一時衝動,雖說這麼一來他身上確實沒有了雷玄丹,衝擊玄升看似九死一生,但是他跟秦月這些人不一樣,他可是得到過巨型電鰻的傳承!

    這一路過來,離入口較近的那些雷劫點有一些已經開始運作,林逸曾仔細觀察過別人引動的雷劫,乍看之下確實讓人驚駭欲絕,一般的元嬰大圓滿高手說不定能被當場劈成電棍,威力非同凡響。

    不過若只是這種程度雷擊的話,林逸並不覺得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畢竟跟他之前接受巨型電鰻傳承的那一下相比,簡直差得太遠了。

    林逸身上怎麼說也是有着雷屬性靈根的,一般的雷擊對他來說非但沒什麼危害,反而算是一種難得的補充,可以讓他的雷電威力更強,只有超過了他的承受上限,纔會造成真正的雷擊傷害,不過即便是這樣傷害也要大打折扣。

    所以衝擊玄升,別人沒有雷玄丹護體是九死一生,但是對於林逸,不能說一點影響都沒有,但頂多也就是小麻煩,讓他凝聚靈根的時候稍微受點干擾罷了。

    如果不是有這份強大的自信,林逸就算再同情秦月,也不可能拿自己生命開玩笑,他還不至於同情心氾濫到如此不可救藥的份上。

    端坐在雷劫點之中,林逸深吸一口長氣,閉目調整狀態,正式着手衝擊玄升!

    那些還在圍觀的衆人看着這一幕面面相覷,他們聽信了王典刑的話,還都以爲林逸就是玄升中期高手,可是一個玄升中期高手跑雷劫點裡面去幹蛋?

    莫非這傢伙不是玄升中期高手?衆人心中剛剛冒出這個疑惑,隨即就見雷劫點之中的林逸開始全力運轉心法,防護陣只是起到保護作用,並沒有阻隔掉裡面的情況,衆人頓時都驚呆了,這傢伙居然是元嬰大圓滿?!

    噗通!此時雷動學院衆人擡着王典刑還沒走遠,聽到衆人的驚呼聲之後,手一抖,本就悽慘不堪的這位元嬰第一人當場就給砸地上了,頓時雪上加霜,生生給痛暈了過去。

    半晌之後,堂堂的雷動學院首座才總算幽幽轉醒,第一件事就是死命掙扎着往林逸方向看,只看了一眼,立馬又心碎了一地。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小子只有元嬰大圓滿,居然就有堪比玄升中期的實力?”王典刑得虧也就是緩過氣來了,要是剛纔就這麼暈死過去的話,估計得死不瞑目。

    “就是啊,首座已經是傳說中的完美元嬰,那也頂多媲美玄升初期巔峰而已,那傢伙爲什麼能媲美玄升中期?難道磕什麼藥了?”其他人也都覺得難以置信。

    “那不可能,就算嗑藥也得等到衝擊玄升時候才能嗑,他這樣嗑半截再去衝擊玄升,萬一半途失效不是找死麼?”有人搖頭分析道。

    “就是,再說天底下哪有什麼藥能讓一個元嬰大圓滿瞬間堪比玄升中期啊?真要有這種藥,那大家還不得瘋了一樣去搶啊?”旁人也覺得不可能。

    衆人面面相覷,紛紛轉頭看向王典刑,要說他們之中最有可能看出林逸底細的,也就只有這位跟他交過手的雷動學院首座了。

    “完美元嬰!居然是比我還強的完美元嬰!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王典刑卻是在失落魂魄的喃喃自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