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咱們要不要採一些?”黃小桃扭頭問道。

    “當然要採,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林逸微微一笑,這些靈藥雖然沒有雷玄藤那種級別的罕世靈藥,但是每一樣都品質上佳,拿到外面去都能賣個高價。

    在周圍稍微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危險之後,衆人這才躍躍欲試的開始採摘靈藥,王心妍和黃小桃都是識貨的,專門挑那些少見的高級靈藥採摘,而至於林逸,則幾乎沒有動手的意思。

    這裡滿地的靈藥雖然不錯,可是他玉佩空間之內儲備的靈藥庫也已經到了一定規模,並不需要大肆搜刮,頂多就是瞥到一些十分少見的靈藥,林逸才會伸手採上幾株。

    而跟在他們三人身後的魯小鐘,雖然眼饞這滿地的靈藥,可是他對這些東西根本一竅不通,很多時候甚至連野草還是靈藥都分不靈清,讓他幹這活簡直是趕鴨子上架,最後基本上就不是自己採摘,純粹變成給王心妍她們扛包的了。

    一邊採摘,一邊前行,幾人忙得不亦樂乎,這時林逸忽然止住了腳步,給三人使了一個眼色。

    王心妍三人頓時如臨大敵,連忙跟在林逸身後做出了防衛的動作,還以爲又遇上什麼危險靈獸了。

    過了片刻才紛紛恍然大悟,敢情並不是遇上靈獸,而是遇上人了。

    “倪彩月倪仙子,別看了,趕緊交出來吧!這地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不要以爲到這裡來還會有你那些追隨者來救你,我勸你別想太多了!”前方不遠處忽然傳來一個陰柔男人的聲音。

    “常來廷,是你!”這是一個女孩子,單純聽聲音倒是純真甜美。

    “當然是我,倪仙子你這點雕蟲小技能夠甩掉你的那些追隨者,可在我面前就是小孩子過家家,連手段都稱不上,只能算是兒戲而已,哈哈哈哈!”陰柔男子大笑道。

    “你好無恥,居然要搶我的東西?”女子氣憤不已。

    “那又如何?你叫啊,你喊啊,看看有沒有人會來救你?哈哈,說起來真是可笑,如果不是你自以爲是甩掉了那些追隨者,說實話我還真不好對你下手,他們在你眼裡是蒼蠅是跟屁蟲,實際上卻是你的救星,只不過你自己把救星給撇掉了而已,是不是很可笑啊?”陰柔男子不屑冷笑道,聽這感覺頗爲快意,看樣子之前是被女子甩過的。

    “你!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連我都搶,你就不怕東窗事發嗎?”女子驚慌道。

    “東窗事發?哼,我是你師尊指定的道侶,就算你跑出去跟人說我搶了你,有人會信你嗎?哈哈哈哈!”陰柔男子又是大笑不已。

    “不會的,肯定有人會相信我,師尊一定會相信我的!”女子驚慌的聲音明顯透着幾分不自信,可見即便她自己,對她那個師尊也沒有十足的信心。

    “那就儘管試試啊?看看那老東西是幫你還是幫我!小妞,讓你當初不答應我啊,讓你死活不給我好臉色啊,怎麼樣,都快嚇哭了吧?你要是聽老東西的話好好跟着我,那也不會有今天這事兒了,悔不當初了吧?哇哈哈哈!”陰柔男子得意道。

    林逸幾人神情古怪的相視一眼,事情聽到這裡已經很清楚了,殺人奪寶很常見,可是搶到自己道侶頭上來的,倒還是第一次見!

    真是奇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奇啊!

    林逸一臉的無語,他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這男人是不是變態?要不是的話,哪個男人會去搶自己的道侶,如此不懂憐香惜玉,那還叫男人嗎?

    要知道就算林逸看不上的任重遠那種貨色,也都還知道憐香惜玉呢,哪怕他追不到霍雨蝶,那也只會想盡各種辦法去討好,絕無可能跑去搶劫霍雨蝶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女子身上到底是藏了什麼好東西,竟然能讓她的道侶都見財起意,不顧體統的對她下手?

    “常來廷?”這時王心妍卻皺起了眉頭,若有所思。

    “怎麼了?”林逸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這個人我好像聽說過……”王心妍皺眉想了片刻,她在東洲這邊也算待了幾個年頭,對外面各種事情雖然知道得不多,但是總聽過一些傳言風聞,最後靈光一閃想到一個人:“這人莫非是傳說中的那個東洲黃階海域最強元嬰期高手之一?”

    “對哦,我也想起來了,這個常來廷可不就是元嬰四公子之一嗎,一向牛逼哄哄的!”魯小鐘也插嘴道。

    “又來一個最強元嬰期高手?之前一個王典刑,現在又來一個常來廷,這到底有幾個最強元嬰期高手啊?”林逸不由失笑,隨即問道:“話說元嬰四公子是什麼名堂?”

    “林大師您有所不知,元嬰四公子在這東洲黃階海域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以雷動學院王典刑爲首,號稱是黃階海域最強元嬰期高手,一個個又都背景深厚,所以被坊間並稱爲元嬰四公子,常來廷好像就是其中之一。”魯小鐘解釋道,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着幾分譏誚和不屑,明顯是對這元嬰四公子不感冒。

    “從今以後可就沒有什麼元嬰四公子了,因爲沒有最強,只有更強!”黃小桃聞言看着林逸嘻嘻笑道。

    “那絕對的,王典刑在咱們林大師面前連條狗不如,還元嬰四公子呢,元嬰四條狗還差不多!”魯小鐘嘿嘿笑道,想起之前林逸一巴掌扇飛王典刑那一幕,他就心中暗爽,這是變相給他報仇了啊。

    “我可不算,我是北島來的……”林逸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就在這時,那邊的聲音忽然尖銳了起來:“誰?誰在那邊說話?!”

    緊接着便有一道強大的真氣波動出來,阻隔兩邊的小樹林被瞬間轟平,彼此雙方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林逸幾人微微一驚,雖然隔着一段距離,他們幾個說話也刻意壓低了聲音,但對方敢在這種荒僻地方出現必定已是玄升期高手,被他察覺到也不奇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