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話的這個男子一襲白衣,看樣子應該就是常來廷,長得倒是人模狗樣,怪不得會被列爲元嬰四公子之一,確實風度翩翩挺有公子哥的風範。

    而就在他前方三步距離,則是一個罩着面紗的粉衣女子,雖然看不清楚面容,但卻可以看出此女前凸後翹,身材誘惑得跟霍雨蝶都有的一比,而且一身氣質透着卡哇伊,令人不自覺心生好感。

    見常來廷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幾人,林逸卻是一臉無所謂的反問道:“說話咋的了?難道還不讓人說話了?”

    “喲呵,小子你挺牛啊?”常來廷的目光頓時落在了林逸身上,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番,見對方氣勢內斂不動聲色,便冷笑道:“你可聽說過我常來廷的名字?”

    “剛纔聽你自己說的,你看這又說了一遍,不就是常來廷嗎?”林逸聳了聳肩道。

    “既然知道是我,那你還不快滾?”常來廷看都懶得多看林逸一眼,他的目光都落在王心妍身上,表情明顯有些一樣。

    雖說黃小桃也是絕色,但是一來罩着面紗,二來她在這東洲黃階海域也沒什麼名氣,別人不知道她很正常,不過王心妍可是家喻戶曉的三仙子,此時又沒有罩着面紗,他就算第一眼沒認出來,稍微打量一下也肯定能反應過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算是常來廷這樣的元嬰四公子,對三仙子這等人間絕色那也是垂涎三尺,不過他此時並沒有露出豬哥相,反而又轉頭看了看被他逼迫的那個女子,臉上露出幾分詫異的神色。

    “滾?爲什麼我要滾?”林逸奇怪的轉頭向王心妍問道:“莫非這巨頭之路還分區域的嗎?這地方不容其他學院的人來,就劃歸他們家的了,不是大家隨便都能來的?”

    王心妍聞言不由掩嘴而笑,她早知道林逸這個搞怪性格,就像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在火車上坑那幾個騙子,如今想起那一幕幕恍如隔世,卻又近在眼前,不由有些癡了。

    “俺小小魯可沒聽過這個規矩,要說這地方真不是隨便能來的,那是不是踏進去一步就得被雷劈啊?真可怕,俺小小魯是不是趕緊躲躲?”魯小鐘一臉戲謔的插科打諢道。

    聽着這些話,常來廷都快氣炸了,這倆人從頭到腳根本就沒把他這個元嬰四公子放在眼裡,簡直豈有此理!

    “你!報上你的名字和學院!”常來廷氣勢洶洶的一指林逸,知道他是這夥人的主心骨,冷笑道:“我常來廷給你一次自報家門的機會,要是真有說得過去的背景靠山,我可以考慮不打死你,只是廢掉你!”

    “我就說吧,這些所謂元嬰四公子一個個都牛逼哄哄的,這麼囂張的口氣不多見吧?”魯小鐘不以爲然的咧嘴笑道。

    王心妍和黃小桃聞言微微皺眉,這口氣確實是囂張到一定境界了,乍聽起來還以爲有靠山他就服軟,沒想到有靠山他竟然還要把人廢掉,可見在這東洲黃階海域已經沒什麼讓他真正忌憚的東西了。

    畢竟他常來廷可不僅是本身實力雄厚,更是有着通天背景,要不然也成不了元嬰四公子之一。

    “我是北島的,叫林逸,不知你聽說過沒有?”林逸語氣淡淡道。

    “北島來的?什麼狗屁!”常來廷愣了一下,他剛纔問這句話雖然是囂張,但另一重意思也是爲了摸清楚對方的底細,免得招惹了什麼人都不知道,卻沒想到對方竟只是一個北島來的傢伙!

    北島那種實力低微的破地方,有什麼好忌憚的?根本連讓自己多問一句的資格都沒有,自己也是小心過頭,竟然會去問這種小嘍囉的來頭背景……

    不過也難怪他剛剛會心生忌憚,畢竟對方可是跟三仙子之一的王心妍在一起,無論怎麼想都不簡單吧?誰知道會是這麼一個可笑的答案。

    “北島怎麼了?”林逸絲毫沒有動怒的意思,反而饒有興致的看着對方道。

    “北島?在東洲這等地方提北島,是個人都會覺得掉價吧,我要是你,打死也不會跟人說出自己的來歷,太丟人,會被人嘲笑啊!”常來廷哈哈大笑,不屑撇嘴道:“別說是區區北島來的,你就是雷東學院的弟子,不是王典刑親自跟我要人,那也都是白扯!”

    “王典刑?”林逸聞言不由笑了,和旁邊表情古怪的王心妍幾人相視一眼,淡淡道:“那是可惜了,我估計他可能來不了了。”

    “廢話!王典刑那是何等人物,他怎麼可能會爲了你這種北島的無名小子出頭?”常來廷嗤笑不已。

    王典刑是他們元嬰四公子之首,無論實力還是背景都不在他之下,如果王典刑出面他還真要給幾分面子,不過王典刑那人是出了名的眼高於頂,也就是對他們這些同層次存在纔會熱絡一點,其他人連理都不理。

    “哦,我想你是誤會了,我說的是他之前被我打殘了,一時半會估計緩不過來,說不定到現在都還是元嬰大圓滿呢,這種荒僻地方他應該不敢隨便闖進來。”林逸臉上帶着幾分玩味道。

    “哈哈哈哈!沒看出來,你這傢伙還挺有意思啊!”常來廷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笑得前仰後合,差點沒給笑趴在地上。

    正當常來廷快要笑抽過去的同時,林逸眼角餘光忽然掃到,那個被他逼迫的女子這時候正貓着腰小心翼翼往遠處走,看樣子是想趁這個機會,趕緊渾水摸魚逃走。

    林逸見狀不由覺得有些好笑,不過並沒有出聲干涉,權當沒有看見,畢竟無論換誰處在她的處境都會想着偷偷逃跑,這是人之常情。

    只不過既然是逃跑,你不趁着常來廷注意力被轉移的機會趕緊撒丫子跑,反而這麼偷偷摸摸的,難道以爲能夠在常來廷這個玄升期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就這麼一直悄無聲息溜得無影無蹤不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