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林逸一邊靠真氣防護死死頂住自己的黑劍,一邊做出想要反擊的動作,看起手跟剛纔的狂火拳毫無區別,常來廷頓時樂了:“又想靠單系屬性武技跟我對抗?剛纔沒出全力才讓你逃過一劫而已,真是不知死活,蠢得不可救藥!”

    然而等林逸真正出手之後,常來廷臉色立馬就變了,這可不是剛纔的單系狂火拳,而分明是融合了火系和土系兩種屬性,而且是跟他爆劍一樣產生了質變的雙系武技,撲面而來的不是火焰,而竟是聲勢駭人的狂爆岩漿!

    這一幕着實把常來廷嚇了一跳,知道自己有點小瞧這個北島廢物了,對方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土鱉,而是憋着想要扮豬吃虎的陰險傢伙啊!

    “我是三系,你只有兩系,就你也想拼過我?!”常來廷大吼一聲,爆劍威力隨之發揮到極致,雖然主要目標是林逸,但周圍數十里之內都受到了慘烈波及。

    王心妍幾個倒是沒有受傷,可是那滿地的天材地寶卻遭殃了,只這一下就被炸得乾乾淨淨,令人面面相覷,這混蛋是真特麼暴殄天物啊。

    然而即便如此,常來廷這一次仍然沒能在林逸身上佔到便宜,林逸臨時組合出來的狂暴岩漿被他炸得乾乾淨淨,但是他自己也岩漿逼得步步後退,從場面上看起來他非但沒有佔便宜反而是吃虧了,畢竟他可是被林逸生生逼退的!

    “怎麼可能?你一個北島廢物竟能擋下我的爆劍?”常來廷看向林逸的目光終於多了幾分忌憚。

    “也許只是運氣好而已,要不要再來試試?”林逸語氣淡淡道,剛纔這一記狂暴岩漿拳是他臨時組合出來的招式,威力比起單系屬性的狂火拳確實強了不少,多系屬性武技確實要比單系屬性武技強大,這一點果然不假。

    “哼,當然是運氣,你以爲還真是我的對手不成?區區一個北島廢物,你算哪根蔥!”常來廷冷笑一聲再次仗劍來襲,這一次他用的仍然是爆劍,不過卻不再是剛纔那樣單純的直刺,而是配合用上了一種極度狠辣的劍法。

    如果說過他普通劍招威力是五的話,那麼爆劍的威力至少是二十,而今在配合用上這套以傷換命的狠辣劍法,威力甚至已經逼近三十,這纔是他常來廷的真正實力。

    林逸目光微微一凝,確實有幾分本事,如果不是遇上自己,其他一般的玄升初期高手還真不是這傢伙的對手。

    心念一動,林逸這一回將試驗更進一步,在剛剛臨時新創的狂暴岩漿拳之外,又額外融進了一種屬性,霧。

    沒等常來廷仗劍近身,便見狂暴岩漿撲面而至,剛纔他已經領教過一次,知道這東西威力絲毫不在他的爆劍之下,心下忌憚連忙側身避開。

    然而沒想到的是,不知何時他身週四面八方竟已都被狂爆岩漿團團圍住,常來廷頓時大驚失色,滿臉驚駭不可置信。

    要知道玄升期高手這種融合了多種屬性的嶄新武技雖然威力巨大,但卻極度消耗真氣,即便以他的底蘊頂多用上十幾次爆劍殺招就要精疲力竭,而對方這狂暴岩漿既然能夠跟他爆劍對轟,真氣消耗也絕不會少到哪裡去。

    可眼前這景象,狂暴岩漿竟是鋪天蓋地,密密麻麻比起剛纔多了至少一百多倍,這傢伙區區一個新晉玄升初期,怎麼可能使得出這麼大範圍的殺招?就算勉強能使出來,難道就不怕力竭而死嗎?

    形勢危急,常來廷已經顧不上想太多,眼見這些狂暴岩漿鋪天蓋地的砸過來,連忙揮舞黑劍抵擋,他並不擅長什麼防禦武技,一旦被這些狂暴岩漿傷到後果不堪設想。

    一劍劈開眼前一道狂暴岩漿,常來廷突然愣住了,居然沒有任何實體觸感,這是一道虛影?

    “哈哈,原來是虛張聲勢!”常來廷頓時就以爲識破了林逸的手段,難怪能夠弄出這麼多鋪天蓋地的狂暴岩漿,如果都是實體這小子估計早就累死了,原來竟只是一些毫無殺傷力的虛影而已!

    “是嗎?好心提醒你一句,太過大意可是會死人的哦。”林逸站在一旁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笑道,這些狂爆岩漿虛影說白了就是多了霧屬性之後憑空製造出來的霧影,確實只能算是一個障眼法,但是誰說這裡面就全都是霧影了?

    “少在那大言不慚了,就你這種北島廢物還想殺死我?”常來廷都被氣笑了,知道這些狂暴岩漿只是虛影之後他便絲毫不復驚慌,竟是不管不顧的橫穿虛影,黑劍直指林逸咽喉,畢竟防守可不是他的風格,進攻纔是他的本命。

    然而沒等他攻到林逸身前,後背猛然便捱了一擊,火辣辣灼痛無比,毫無疑問正是狂暴岩漿。

    常來廷痛得整張臉都扭曲了,這還是他小心爲上弄了一層防護真氣的緣故,即便這樣都吃了大虧,否則的話,只這一下估計就要被洞穿背心,當場斃命!

    “都說了不要太大意,你自己不信,這可怪不了別人。”林逸無奈的聳了聳肩,他說這麼多其實真是在幫對方,這纔到三種屬性而已,他還有很多想要試驗的東西呢,難得遇上一個試驗對象可不能就讓他這麼死了。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混蛋!”常來廷又痛又氣,此時他仍然被困在層層狂爆岩漿之中,吃了大虧之後頓時就不敢再掉以輕心了,他知道這裡面估計九成都只是虛影,可是他不得不防啊,萬一裡面再來幾下真的,他不死也得廢了。

    黑劍舞得密不透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常來廷吃了這次虧之後,背後灼痛刺激下連最起碼的判斷力都難以維持,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些所有來襲的狂爆岩漿都給劈開,他已經管不了是真是假了。

    他的劍法確實高深兇悍,只可惜卻是一門純攻型劍法,用來防守實在是有點驢脣不對馬嘴,僅僅堅持了不到數息工夫,就再次被混雜在重重虛影之中的狂爆岩漿同時砸中胸口和腿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