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要他曾經見過聽過,稍微花點時間就一定能滴水不漏的還原出來。

    “怎麼樣?”林逸連忙問道。

    “這是當年龍族大會的時候一條雷龍留下來的種族信息,其中就提到過這個雷葬之城,照他所說,這裡所謂的雷葬其實就是給強大雷系靈獸最高規格的死亡儀式!”鬼東西說道。

    “雷葬竟是一個死亡儀式?”林逸吃了一驚,之前聽聯盟會長那危言聳聽的描述,他還以爲雷葬其實就跟海嘯地震一樣,是雷動平原島這裡獨有的自然災害呢,沒想到竟是一個死亡儀式。

    “不錯,外人看到的雷葬,其實就是來自於這個雷葬之城,雖然有時候也會波及到外圍地域,讓外面那些雷劫突然之間威力大增,但那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雷葬,只能算是因爲雷葬而引起的一些周邊反應,就像你們世俗界每次刮颱風,都會伴隨着颳風下雨一樣。”鬼東西解釋道。

    “如此說來跟真正的雷葬相比起來,這些都只是小意思了?”林逸若有所思道。

    “那是自然,真正的雷葬範圍只限於這雷葬之城,是不會覆蓋到整個雷動平原島那麼誇張的,當然對於你們一般的人類修煉者來說,即便只是那些受到影響而突然變強的雷劫也已經很致命了,是不是雷葬倒也沒什麼區別。”鬼東西道。

    “那前輩你可知道這雷葬是怎麼來的?”林逸又問道,既然是固有的死亡儀式那肯定得有主導,就如世俗界的天葬,過程雖然簡單,但也至少得有人將屍體拿到特定地點,並且引來鷹鷲之類的兇禽猛獸才行。

    “據說所有雷系靈獸將死之前,都會主動進入雷葬之城,然後自發引動雷劫施行雷葬,跟最強大的雷電力量死在一起,這纔是它們最理想的歸宿。”鬼東西語帶唏噓道。

    “那這麼說的話,我還真不能進去了?進去沒準兒就被劈死了……”林逸忍不住心生猶豫道。

    雖然凝聚成了史無前例的複合八靈根,尤其一次雷擊堪比小雷劫,這讓他自信心大漲,但也還沒爆棚到連雷葬都不怕的地步,林逸現在的實力可以輕鬆應付一般強度的雷劫,甚至十倍雷劫他也能皺皺眉頭扛下來,可是誰知道雷葬是什麼威力?萬一遠遠超出自己的承受上限呢?

    “話是這麼說不錯,不過你進去看看也行,我還從沒來過雷葬之城呢,這麼好的機會你不想去見識一下雷系靈獸的墓園嗎?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哦!”鬼東西卻是慫恿道。

    林逸聽得心頭一熱,拋開養玄草不提,這裡既然聚集了一大堆強大雷系靈獸的屍體,單是它們身上估計就能得到很多好東西了,這個誘惑比起養玄草只大不小。

    “可萬一要是死在裡面了……怎麼整?”林逸總算還沒被衝昏頭腦,利益跟風險總是成正比的,裡面好東西越多就表示越兇險,這一點用腳趾頭都想得出來。

    “應該不能,裡面最大的威脅不出意外就是雷葬,而你小子卻有雷屬性,對雷電的耐受力估計都跟雷系靈獸差不多了,甚至一般的雷系靈獸還比不上你,畢竟你小子可是雷系屬性主導的複合八靈根。”鬼東西嘖嘖稱歎道。

    “這倒也是。”林逸想起了之前被閃電雕劈中的那一幕,捱了它一記閃電屁事沒有,估計其他閃電雕也不過如此了。

    “到時候實在不行你就逃跑唄,你速度那麼快,一般東西可追不上你,就算雷葬再怎麼厲害,你稍微扛兩下就能逃出來了,總不至於丟掉小命。”鬼東西繼續勸道。

    “好吧,都說好奇害死貓,前輩你這好奇心也夠強的,爲了讓我進去看看能想出這麼多理由,也真是難爲前輩你了。”林逸在心裡吐槽道。

    “嘿嘿,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麼好的機會不去見識一下怎麼行?再說我又不會害你,你小子要是死了,我也得跟着完蛋。”鬼東西撇嘴道。

    “沒看出來前輩你還是個探險家!”林逸呵呵一笑,其實從鬼東西當年爲了尋找靈獸之王血脈,不惜冒着元神俱滅的危險降臨世俗界就看得出來,這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行動派,而且魄力十足,眼前這雷葬之地在他眼裡估計也就是小意思了。

    林逸朝王心妍幾人點了點頭,隨即一咬牙縱身躍下,身影很快消失在重重迷霧之中,再也不見絲毫蹤跡。

    “這地方總給我一種十分不祥的感覺,希望他不要出什麼事纔好。”王心妍看着林逸消失的地方擔憂道,她修煉的心法乃是東海神尼一脈相承,對於吉凶的預感一向很準,只是她並不會占卜之類的高深手段,單憑這點預感顯然是勸不住林逸的。

    “嗯嗯,我也覺得怪怪的,直覺告訴我裡面很兇險。”黃小桃入門時間雖短,但她各種試煉經驗極爲豐富,直覺也是很準。

    “你們不用這麼擔心吧,這可是林大師啊,又不是一般人,肯定沒事的,咱們還是去找養玄草吧!”魯小鐘大大咧咧的安慰了一句,隨即就迫不及待想要去找養玄草,這可是夢寐以求的好東西,然而沒走兩步他就傻住了,轉過頭弱弱的問道:“養玄草長什麼樣來着?”

    王心妍和黃小桃頓時被他逗樂了,哭笑不得道:“之前不是看過倪彩月那一株嗎,這麼快就忘了?”

    “那個……不瞞兩位姑娘,其實俺小小魯是草盲……”魯小鐘可憐兮兮的撓着頭皮道。

    “草盲?”王心妍和黃小桃相視一愣。

    “意思就是完全分不清各種靈藥,大多數靈藥在俺小小魯眼裡都跟野草沒兩樣,基本上沒有區別,俺老爹也是一樣,所以俺家所有靈藥都是買的,很少靠自己採摘,要不然就算採回來一大堆那也都是野草,以前沒少幹這種事兒……”魯小鐘苦着臉道。

    王心妍和黃小桃聞言憋了半天,臉都憋紅了才總算把肚子裡的笑聲給憋回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