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看着觸目驚心,但都是些比較普通的雷系靈獸,也許放到外面去都能爲禍一方,可是想要被怨靈元神挑中做寄主,顯然還不夠資格。

    正探索間,頭上又是一道紫色閃電轟然劈下,林逸早有準備甩手就是一道雷擊,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重複之前瘋狂抽搐的那一幕。

    好在讓林逸有些意外的是,這次紫色閃電比起剛纔並沒有變強太多,有過剛纔的經驗他竟是順利的扛了下來,當然模樣肯定是悽慘無比,只不過並沒有受到多少實質性的重傷。

    “難道這就是它的上限了?”林逸頓時心頭一喜,這一次次的閃電淬鍊讓他比起進來之時進步了不少,不僅雷擊威力變得更強,就連肉身也變得更加耐電。

    以他現在這種狀態若是走出去,別說一般雷劫,就是五倍雷劫估計都能不動聲色的扛下來,十倍雷劫也頂多只能讓他悶哼一聲罷了,畢竟他這幾次承受的最少都是五十倍,尤其最近兩次估計都有近百倍了。

    “看來應該是了,它這紫色閃電的威力都已經堪比開山期高手,想要比這再強也不太可能了。”鬼東西認同道。

    “這是爲何?如果它寄宿的真是那種頂級雷系靈獸,凌駕於開山期之上也不奇怪吧?”林逸疑惑道。

    雷龍和閃電雕之類的頂級雷系靈獸,實力絕不會比其他靈獸一族的頂級高手差太多,要不然壓根沒人會對雷系靈獸正眼相待,也就是說,即便它們之中的強大存在實力比不上四大頂級長老,闢地期實力卻是最起碼的,要不然說不過去。

    “是不奇怪,可你要知道即便怨靈元神寄宿在它們屍體身上,也不可能將它們生前實力全部發揮出來,必然有所折損,下降一個大境界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闢地期靈獸到它手裡往往只能發揮出開山期實力,很難比這更強。”鬼東西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前輩你早說啊,害我提心吊膽這麼大半天……”林逸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從剛纔到現在神經一直處於緊繃狀態,他還真以爲自己這次九死一生離死不遠了,不過聽完鬼東西這番話,一顆心總算可以擱回肚子裡去了。

    “嘿嘿,這種事情我哪能打包票?就算它實力要下調一個大境界,但萬一那屍體原來是裂海期呢,你小子不還是得死?”鬼東西幸災樂禍的笑道。

    “裂海期不都已經能去爭一爭你們靈獸一族的四大長老了麼,哪來那麼多的裂海期啊?我見識少前輩你可別騙我!”林逸撇嘴道。

    “裂海期靈獸是不多,可誰告訴你雷系靈獸就沒有的?它們當初可曾是強盛一時的存在,要不是因爲靈獸之王的橫空出世,遇上了和鬼眼雕王差不多的命運,大多數被迫只能龜縮在這雷動平原島,說不定四大長老就有它們一份呢。”鬼東西有些唏噓道。

    “這麼說起來,靈獸之王簡直是把你們靈獸一族的勢力格局重新洗牌了啊!”林逸由衷感嘆道。

    “廢話,能夠將所有靈獸強行併爲一族的,有史以來就只有它一個,這種事情在它眼裡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鬼東西故作淡然道。

    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一提起靈獸之王他的語氣不自覺就變了,林逸聽得暗暗一笑,能夠讓鬼東西這傢伙都如此發自肺腑的敬服,靈獸之王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兩人用元神相互交流的同時,林逸仍在快速探索周圍,腳下經過的各種屍骨已經不下百具,如果不是眼下情況危急,林逸絕對會放慢腳步好好開開眼界,這裡簡直就是雷系靈獸博物館啊,五花八門,稀奇古怪。

    沒過片刻,伴隨着周圍無與倫比的龐大怨念,頭上又是一道紫色閃電轟然劈下,林逸駕輕就熟的甩出一道雷擊與其抗衡,然後就是再一次凌空跳起霹靂舞,說實話,他都已經開始習慣了。

    “嘿嘿,前後間隔越來越短,看來很快就要找到正主了!”鬼東西開始興奮的摩拳擦掌道。

    “找到之後也不見得就能打過它啊,前輩你興奮個啥?”林逸不由有些無語,雖說之前的推斷應該沒什麼問題,可問題是把對方找出來之後怎麼辦?就算對方只是開山期實力,自己區區一個玄升初期也打不過啊。

    想來想去,林逸覺得眼下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越來越耐電,對方僅靠閃電一時半會兒應該還弄不死自己,要不然換成其他屬性的開山期存在,說不定一個照面就被秒了!

    當然真要是那樣的話,他也不會傻乎乎的主動去找對方了,反而只會有多遠逃多遠,絕不敢被對方抓到。

    “怎麼會打不過?”鬼東西卻是不以爲然,撇嘴道:“它又不是真正的開山期靈獸,頂多只是被操縱的一具屍體而已,破綻百出,正好給你小子練招用。”

    “真的假的?”林逸聽得一愣,聽鬼東西這意思對方竟是根本不足爲懼,只是再怎麼說那也至少是開山期存在吧,真有這麼好對付?

    “你猜。”鬼東西嘿嘿一笑。

    猜你妹啊!林逸鬱悶得只想吐血,搭上這麼個傢伙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悶着頭繼續往前搜尋,到底鬼東西說的是真是假,到時候一試便知。

    在這之後又是兩道紫色閃電,以林逸這等難得的身體天賦,雖說每捱上一次就能脫胎換骨一次,但是這麼接連不斷的挨劈還是有些吃不消,再來這麼幾次說不定就會超出負荷,來個心臟麻痹死翹翹了。

    不過好在,前方終於發現了一個極爲模糊的龐大影子,林逸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不一樣,因爲對方在動。

    此時彼此只隔了十來丈,因爲這重重迷霧的關係,林逸卻壓根看不清對方的真面目,心下出現的第一個念頭竟是:這是死的還是活的?

    如果這是死的,那毫無疑問就是怨靈元神的宿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