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老梟如臨大敵的死死盯着林逸,此時雖然不再像剛纔那般觸電抽搐,但全身上下仍然麻痹不堪,如果不是咬牙強撐着,他估計早已一屁股摔坐在地上了。

    “你們剛纔不是說了,不就是這小妞的姘頭小白臉嘍?”林逸淡淡一笑。

    “你又調戲我!”倪彩月氣鼓鼓的從背後跳了出來,但是被對面老梟瞥了一眼,頓時又嚇得縮了回去,堂堂玄升初期高手就這點膽子,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你身上爲什麼會有電?難道帶了什麼神兵利器?”老梟臉上滿是忌憚之色,他剛纔只是伸手碰到了老離的肩膀,結果立馬就有一道兇悍的雷電之力傳入體內!

    那強度雖然比不上雷劫,但對於他來說也已堪稱致命了,簡直嚇得魂飛魄散,幸虧他反應夠快及時踹飛了老離,要不然此刻他和老離都已變成兩具被電焦的屍體了。

    “你猜。”林逸微微一笑,也就是鬼東西這時候在閉關溫養,否則肯定得跳出來稱歎一句,你小子無恥的樣子頗有我年輕時候神韻啊!

    老梟聞言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指着林逸猙獰冷笑道:“小白臉你別太得意了,我是不知道你身上藏着什麼詭異東西,但是隻要不碰到你身體,我想就不會有任何問題,隔空殺人的辦法我至少有一百種,你想不想都試一下?”

    “不不,我沒那麼多時間,我很忙的。”林逸連連擺手,一副嫌麻煩的表情。

    “不知死活的小白臉,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老梟愣是被林逸噎得惱羞成怒,他名義上雖是常來廷的跟班,但他的真正實力其實並不比常來廷差多少,也就是沒有背景而已,要不然他當初也是能夠躋身元嬰四公子的天才人物,而今也跟常來廷一樣,乃是少之又少的三靈玄升期高手!

    “哪裡哪裡,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我還得去找我那幾個同伴呢,真不能陪你們在這裡浪費時間。”林逸語氣那叫一個誠懇。

    “老離,還不快殺了這個小白臉!”老梟聞言暴怒,但他自己卻沒有親自動手,反而不動聲色的後退了一步,生怕又被林逸給電到,索性讓老離這個腦子缺根弦的莽夫打頭陣。

    話音落下,另一邊老離當即揮舞着一長一短兩把彎刀殺了過來,他本就對小白臉看不順眼,何況剛纔還在林逸身上吃了大虧,這時候哪裡會去想那麼多,恨不得立馬將林逸大卸八塊!

    然而沒等他衝到林逸跟前,便見林逸站在原地信手一揮,隨即一道水桶粗的深藍色雷電從其手心瞬間暴起,當頭灌入老離的腦門,老離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機會,渾身上下冒着黑煙雙腿一蹬當場倒地,不知死活。

    見到這一幕,本就忌憚萬分的老梟差點當場嚇尿,小腿肚子瘋狂顫抖,如果不是他實力遠強於一般玄升初期高手,這時候根本別想站住,早已嚇癱在地上了。

    就連躲在林逸背後的倪彩月,此時也都目瞪口呆的張大了嘴巴,見鬼似的來回看着林逸和那邊渾身冒煙的老離,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林逸卻是不以爲意的拍了拍手,心下暗道總算沒白挨那麼多次閃電,如今自己雷擊的威力即便不像之前那樣靠着額外的雷電之力超水平發揮,也已經能夠堪比一般雷劫了,用來對付尋常玄升期高手簡直一劈一個準,除非是冷如風那種強人才能勉強周旋一番。

    真要說起來林逸其實還是留手了,這一下他只劈了一瞬就收手,要不然持續時間稍微長上一點的話,老離整個人非得被雷擊活活劈成焦炭不可。

    至於剛纔那一下,則純粹是這倆人自己犯賤,林逸壓根都沒動用雷擊,僅僅是體內多餘的那點雷電之力就已經電得他們外焦裡嫩了。

    “你……你……你到底是誰?居然能夠催發雷劫?!”老梟此刻面如菜色,被嚇得連連後退,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對啊,你爲什麼能催發雷劫?”倪彩月也跟着問道,聽得林逸無語得直翻白眼,這倪小妞到底是哪一夥的,竟然也跟着湊熱鬧……

    “呵呵,連雷電之力都看不出來,還雷劫呢?”林逸瞥了老梟一眼,環抱着手臂淡淡道:“我看你還有幾分小聰明,應該不會拎不清情況吧?身上有什麼好東西趕緊都給我拿出來,要是能入我眼呢,我就保證不劈死你!”

    “啊?”老梟頓時欲哭無淚,明明是自己倆人去搶人家,結果一轉眼就落到自己頭上來了,這讓人情何以堪?

    “啊什麼啊!醜話說在前面,我這人沒什麼耐心,你自己看着辦。”林逸一邊說着,一邊面無表情的甩了甩手。

    “別別!少俠饒命!”老梟嚇得魂都飛出來了,還以爲自己馬上就要步上老離的後塵,結果縮着脖子等了半天,卻發現一點事兒都沒有,這才訕訕一笑,不敢怠慢連忙從自己身上掏東西。

    結果這傢伙裡裡外外掏了大半天,連**都給翻出來了,結果卻只掏出來一堆不入流的破爛零碎,啥好東西也沒有。

    “少俠,我身上就這些了,您看……”老梟訕訕的雙手遞過幾枚丹藥,這是他身上最好的東西了,但也就是幾枚沒什麼大用的六品丹藥而已。

    林逸見狀不由有些無語,這是活脫脫一個窮逼啊!身爲一個堂堂玄升初期高手竟只有這點身家,簡直讓人唏噓不已,林逸要是心軟一點簡直都得反過來接濟他了。

    看着林逸古怪的表情,老梟不禁老臉一紅,他也覺得這事兒實在丟人,但是真沒辦法,不僅他自己是這樣,就連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老離也是一樣,他倆但凡有點好東西都被常來廷搜刮走了,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行了,帶着那傻泡滾蛋吧,別在我面前礙眼。”林逸一臉嫌棄的擺了擺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