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是早就說過了麼,我是北島來的,你這小妞怎麼呆呼呼的,記憶力還不行?”林逸瞥了她一眼道。

    “我……你……”倪彩月急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歪着腦袋想了半天,這才忽然眼睛一亮道:“啊!我想起來了!”

    “怎麼?終於想起我說過是北島來的了?你這反射弧可真是長到突破天際了!”林逸有些無語的笑道。

    “不不不,我想起師尊曾經說過,北島有個很厲害的超級高手,名字好像叫……”倪彩月說到一半又噎住了。

    “叫什麼?”林逸此刻腦子裡第一反應出現的竟是執法堂堂主公羊傑,這位北島年輕一輩的傳奇人物,從林逸第一次得知此人開始就給他一種強大莫名的壓力,也是他心底下暗暗發誓,日後絕對要超越的人物。

    不過轉念一想,林逸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他會想到公羊傑純粹只是因爲這是自己必須要超越的目標,但要說公羊傑的威名連東洲這邊都如此廣爲人知,這種可能性完全不存在。

    別的不說,單是北島範圍就應該有不少人的實力凌駕於公羊傑之上,譬如沖天閣內門管事大師兄藍鐵夫,從之前面對新任青龍的表現來看,此人的實力就應該不在公羊傑之下,更別說站在頂峰的那些超級大佬了。

    “上官天華!對對,就是上官天華!”倪彩月興奮的一拍手掌,目光灼灼的看着林逸道:“少俠你這麼厲害,連常來廷這些人都根本不是你的對手,堪稱同級無敵,而且還是超級煉丹師,肯定是上官天華的弟子對吧?”

    林逸聞言暗暗一笑,果然是上官天華,之前西島試煉的時候也是靠着他的名號才令任重遠那些人刮目相看,可見這位超級大佬絕不簡單,否則若只是一個沖天閣閣主的名頭,那頂多也就威震北島而已,想要如此這般名揚東洲,根本不可能!

    “恭喜你,答對了!”林逸乾脆點頭道,對於這種事情他沒想着否認,畢竟解釋起來有些麻煩,還不如索性不解釋,反正這麼說也不算錯。

    “果然是啊!聽師尊說,上官天華可是曾在東洲留下過傳奇的大人物,實力強得令人髮指,少俠你竟然是他的弟子,好厲害!”倪彩月一雙眼睛裡滿是崇拜的小星星。

    “曾經的東洲傳奇啊,呵呵。”林逸不由笑了,雖說這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情,其他幾大天階島除了靈獸一族之外,所有大人物幾乎都有東洲進修的資歷,留下傳奇事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林逸還是有些驚奇。

    說起來,林逸雖然跟上官天華見了不少次面,因爲上官嵐兒的關係,彼此關係也算得上是熟稔,而且還被外界盛傳爲上官天華的親傳弟子,但林逸對於這位北島超級大佬的瞭解實在是少得可憐,對於他的過往更是一概不知,這次從倪彩月的口中算是第一次側面瞭解。

    “不對不對!”倪彩月忽然連連搖頭道:“上官天華好像不是煉丹師啊,你煉丹這麼厲害,應該不是他教的吧?”

    “哦?那你覺得是誰教的?”林逸有些無語的跟王心妍幾人相視一眼,自己都承認她答對了,她自己卻又不對了,跟這倪小妞說話實在是費勁。

    “嗯……”倪彩月又歪着腦袋想了片刻,一拍腦袋道:“我又想起來了,聽說有個很厲害的丹神章力鉅也是北島出來的,你該不會是章力鉅的弟子吧?”

    “恭喜你都能答倆答案了,聰明的智商又佔領高地了!”林逸儼然大忽悠附體。

    “嗯嗯,其實我本來就挺聰明的!”倪彩月得意的一揚腦袋,片刻之後忽然眨了眨眼睛問道:“話說智商是什麼東西?佔領什麼高地呀?”

    “不是什麼東西,反正跟你沒多大關係。”林逸這話逗得旁邊王心妍噗嗤一笑,不由嗔怪的白了林逸一眼,衆人之中也就她能聽明白意思。

    “哦哦,跟我沒關係就好。”倪彩月從善如流,一副嫌麻煩的表情。

    這回不僅是王心妍,就連林逸自己也被逗樂了,見對方露出疑惑的表情,連忙把臉一繃道:“又是上官天華又是章力鉅,那我到底是誰的弟子啊?”

    “我知道了!你是他們倆的弟子!”倪彩月迫不及待的搶着回答道。

    “恭喜你,都會搶答了!”林逸一臉敬佩的豎起大拇指,面對這種蠢萌蠢萌的傻小妞,他隱藏的大忽悠屬性徹底被激發了出來,別的不說,這一路上歡聲笑語,倒是挺能逗樂解悶的。

    一行五人返回傳送點,因爲走的是主路,一路下來並沒有遭遇任何的意外,連靈獸都沒見到一頭,至於那些學院弟子更是一個個避得遠遠的。

    畢竟誰都沒有刻意隱藏實力,整整齊齊五個都是玄升初期高手,這種強大陣容在巨頭之路幾乎就是無敵的,誰也不敢上來招惹,否則弄不好就要被反過來殺人奪寶,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常見了。

    兩日之後,林逸一行終於回到傳送點,其他學院弟子見到他們紛紛主動讓道,很快就順利傳送了出去。

    從傳送陣出來便是碼頭,此時停留在此地的戰艦寶船已經少了一小半,不過那些弟子還沒到齊的學院,自然還是會在此處停留等待,等到一個月期限之後,不管弟子是不是到齊都得離開,這是黃階學院聯盟的規定。

    “少俠,我現在明白了,你其實是一個大好人哦!”倪彩月忽然轉頭向林逸道,出了傳送陣,接下來自然就該各回各船,從此相忘於江湖了。

    “是麼?總算從你嘴裡聽到一句好話,真不容易。”林逸聞言呵呵一笑,這次難得沒有帶上隱藏很深的前綴,可喜可賀。

    “嗯嗯,我記住你了!”倪彩月重重點頭道。

    “……”林逸聽得一陣愕然,聽這語氣怎麼像是記住仇人似的,這話跟感謝你祖宗十八代是一個意境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