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會一直牢牢記住你的哦!”倪彩月再次重申,然而沒等林逸稍微感動一下,這傻小妞忽然眨了眨眼睛道:“那個……你叫什麼來着?”

    “我暈!連名字都不知道你記個屁啊!”林逸差點跌倒,在王心妍幾人的噴笑聲中,只得無奈苦笑着道:“我叫林逸。”

    “林逸?怎麼聽起來這麼普通啊,我還以爲是很厲害的名字呢!”倪彩月嘟了嘟嘴道。

    “名字還有厲害不厲害這一說的?”林逸簡直哭笑不得,他還是頭一次聽說如此新穎獨特的說法。

    “那當然,不過林逸就林逸吧,我記下了。”倪彩月微微一笑,隨即道:“那麼咱們玄階海域見吧,到時候我們可以做朋友……”

    “別了,在我眼裡女的只能當女朋友,所以還是算了。”林逸開玩笑道。

    “呀!你又調戲我!”倪彩月頓時又是俏臉一紅,不過戴着面紗,旁人倒是不太看得出來。

    “你這小妞太敏感了吧,這也叫調戲?行了,趕緊走吧,你們學院的人都在叫你了。”林逸笑着提醒道,此時遠處一艘寶船上有人正向這般招手,看旗幟正是倪彩月所在的東華學院。

    “哦哦,那我走了,不過下次可不許再調戲我了哦。”倪彩月連忙朝寶船上那些人揮了揮手,當即就要興高采烈的轉身離去,然而她剛一轉身,迎面就是一張陰沉似水的臉,頓時嚇了一大跳,驚呼失聲道:“常……常來廷!”

    “哼哼,沒想到吧,我早就在這裡等你了!”常來廷冷笑道,此刻他身後還跟着老梟,不過卻沒有老離,捱了林逸那一下堪比雷劫的雷擊,雖然手下留情沒有給他當場劈死,但不躺上幾個月是不可能下牀了。

    反倒是常來廷突然出現在這裡讓林逸有些意外,這傢伙受的傷沒有老離那麼重,畢竟林逸當時只是拿他試招而已,而且只試到四屬性武技就沒有下文了。

    不過這纔過去幾天啊?這傢伙竟然就生龍活虎了,除了身上還有些傷痕之外,行動一切如常,看樣子肯定是磕了七品大還丹之類的極品補藥,否則單靠常規療傷辦法是不可能恢復這麼快的。

    “你別過來!”倪彩月嚇得驚慌失措,下意識就躲到了林逸身後。

    常來廷本就陰沉的臉色頓時更黑了,周圍一些知道內情的學院弟子紛紛竊竊私語,倪彩月可不僅是高臨海域三仙子,更是已經跟常來廷定下名分的道侶,如今卻爲了躲常來廷而逃到另外一個男子身後,這個場面真是怎麼看怎麼怪異!

    哪裡都不缺少八卦之人,僅僅片刻工夫,一個個交織着愛恨情仇的虐心三角戀故事就已新鮮出爐,瞬間傳遍全場。

    聽着這些不着調的竊竊私語,常來廷簡直都快氣炸了,指着林逸大怒道:“小王八蛋,可算讓我找到你了!好啊,之前在裡面偷襲我不算,現在居然還敢當衆勾搭我的道侶,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以勢壓人其實並不是常來廷的一貫作風,正常情況下他都是先出手把人廢掉,然後再抖一抖自己的深厚背景,這才能全方位體現出他元嬰四公子的牛逼之處。

    但是這一次不行了,之前那次交手已經將雙方實力差距體現得淋漓盡致,常來廷不是傻子,他再自大也知道不是林逸對手,所以只能轉變思路,直接用自己的深厚背景以勢壓人!

    “咦?你不就是常來廷嗎,前幾天不才剛剛打過交道麼,我還沒那麼健忘,還有什麼事情?”林逸不鹹不淡的瞥了他一眼道。

    “哼,你知道就好,不怕告訴你,我乃是鼎城學院首席煉丹師臧自立的兒子!”常來廷鼻孔朝天的自報家門道。

    話音落下,周圍頓時轟然一陣議論聲,任何一家學院的首席煉丹師那都是大人物,都至少是學院前五的高層,不過正常情況下,首席煉丹師地位再高也只能排到第二,位列學院院長之下。

    然而這家鼎城學院卻極爲特別,他家首席煉丹師的地位卻是凌駕於院長之上,因爲這是一家以煉丹爲主的學院,學院弟子之中至少一半都是煉丹師!

    毫不誇張的說,鼎城學院就是高級煉丹師的搖籃,能夠在這種學院成爲首席煉丹師,其含金量遠非其他一般黃階學院可比,這在東洲黃階海域幾乎就是所有煉丹師的旗幟性存在,無論地位還是影響力都非同小可。

    不過林逸卻不知道這些,準確的說他就算知道也不會放在心上,畢竟連青丹子這種七品煉丹師都甘願拜在他的門下,這鼎城學院再是煉丹師搖籃,那也不可能讓一個七品煉丹師心甘情願做別人弟子吧?

    “哦,你爹姓臧,你自己卻姓常?你是後的?”林逸關注的地方比較獨特,還露出一臉好奇八卦的表情。

    常來廷聞言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怒道:“那是我母親!”

    “哦,這樣啊,原來鼎城學院首席煉丹師是個女人,不好意思。”林逸毫無誠意的笑了笑,隨即又很配合的問道:“那你爹呢?”

    “哼哼,我現在就要說了,你最好小心站穩了,免得被我嚇趴下,當衆出醜可就太難看了!”常來廷神色睥睨道。

    “哦,我聽着呢,不用擔心我,我一向心大,儘管來嚇我吧!”林逸淡淡一笑,一副求打臉的玩味表情。

    這小王八蛋真特麼欠揍!常來廷看着這一幕氣得牙疼,但是又不敢直接動手,只得繼續擺出一副睥睨不屑的表情道:“聽好了,我爹乃是鼎城鎮的鎮主!”

    周圍頓時又是一陣驚呼,而林逸卻是一臉的恍然大悟,連連點頭道:“哦,我明白了,你們鼎城學院是鄉下小地方,別人家學院都是城,你們卻是鎮。”

    臥槽!常來廷頓時氣得噴血,周圍其餘衆人也都紛紛絕倒,一個個看外星人一樣看着林逸,這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白癡啊,竟敢當衆說鼎城學院是鄉下小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