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愧是超級高手雲集的東洲,哪怕只是一個黃階學院聯盟,竟然也有如此驚人的實力底蘊,當真非同小可!

    那個領頭的開山中期高手看樣子應該就是護衛隊長,他一聲令下,當即就要兩個開山初期高手一左一右走向林逸。

    林逸在這一瞬間心念急轉,說實話,這次巨頭之路試煉不僅讓他成功晉級玄升,而且還掌握瞭如此強大的雷電之力,眼下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時候,可是再有自信,此刻突然面對兩個開山初期巨頭還是壓力山大!

    畢竟這倆人可不是之前那兩個倒黴祭酒,雷霆千爆可以對付玄升後期,可要說連開山初期的巨頭境高手都能一併對付,那就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別說其他人不信,就連林逸自己都不太相信。

    可是,這種情況明顯於己不利,林逸總不能就這麼束手就擒吧?

    反抗不行,不反抗更不行,林逸這下頓時就有些進退兩難了,心中不禁有些後悔。

    他倒不是後悔收拾了常來廷和那兩個倒黴祭酒,而是在後悔收拾完這仨人之後,自己爲什麼不全力逃回寶船上去?

    如果此刻自己身在晨星學院的寶船,那麼就算是學院聯盟護衛隊,也不好就這麼直接當衆拿人吧?頂多就是扯皮而已。

    失策了!林逸暗暗嘆息,正準備決斷之時,身後忽然有人站了出來,是魯小鐘。

    “憑什麼抓林大師!是他們鬧事在先,林大師只是正當防衛而已,這一點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魯小鐘扯着嗓子大叫道。

    雖說如此近距離面對這麼多開山期巨頭,他跟其他人一樣有點站不住腳,但他可不是一個怕事的主,何況他自己老爹就是一個開山期巨頭,實力比起這些人甚至還要強一些,打心眼裡就不覺得有什麼可怕的。

    林逸見狀不禁有些感動,他跟魯小鐘說起來其實並沒有多少交情,頂多也就是在巨頭之路稍微關照了一下而已,並沒有給予太多的好處,這個時候能夠不畏強權的站出來替自己辯護,實在是難能可貴。

    “對,林逸無罪,你們憑什麼抓他!”王心妍和黃小桃也連忙跳出來擋在了林逸身前。

    “怎麼?你們也想被抓?”爲首這位護衛隊長眼睛一眯,冷冷的看着三人,威嚴的臉上頓時多了幾分不悅和暴戾,甚至是殺氣。

    身爲學院聯盟僅有的武力編制,聯盟護衛隊的權力非同小可,殺人只是其中最基礎的一項職權。

    只要隨便拿出一個理由,他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任何一家學院的弟子,所以若敢有半點違抗,他們就算在這裡將林逸幾人全部當場格殺,那也都是白死,晨星學院連事後追究的資格都沒有!

    這種情況下,一般人感受到護衛隊的殺氣之後,早就逃得不知道什麼犄角旮旯去了,不過魯小鐘卻是出奇的硬氣,梗着脖子道:“我什麼都沒有做,就只是問問而已,難道還不行了?我們晨星學院弟子連這點權力都沒有嗎?”

    聯盟護衛隊長身爲開山中期高手,根本不屑和這種小人物廢話,當即冷冷下令道:“全部抓起來!”

    這種時候沒有說全部當場格殺,他已經是很客氣了,當然他也不是傻子,真要是二話不說就下殺手,晨星學院就算明面上無法追究,但私下裡肯定會對他恨之入骨,晨星三巨頭可不是好惹的人物。

    眼看着那兩個開山初期高手就要動手,林逸眉頭一皺,他從來沒有束手就擒的習慣,當初只有金丹期實力就敢跟西山老宗叫板,更何況是現在?

    說實在的,以林逸如今玄升初期的實力,面對這些開山期巨頭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真要發起狠來未必就沒有一拼之力!

    正當林逸準備發狠之時,遠處忽然傳來一個嚴厲且有些耳熟的聲音:“幹什麼呢?把路都堵住了,還不趕緊讓開!”

    衆人聞聲看去不由又是一陣低聲驚呼,難怪會覺得聲音耳熟,原來是那個年輕相的聯盟會長。

    見到聯盟會長之後,這位開山中期的護衛隊長頓時就矮了一頭,表情敬畏的行了一禮之後,才恭恭敬敬的稟報道:“會長,這裡有人鬥毆,我正在處理。”

    “那還不快點?把路堵在這裡成什麼體統!”聯盟會長瞪了他一眼,隨即又帶着幾分刻意而爲的謙恭,轉頭向其身旁的一個女人賠笑道:“臧大師,不好意思,讓您看笑話了。”

    “哼,沒什麼。”女人冷冷的哼了一聲,此女雖然保持着年輕的面容,但從其氣質很容易就判斷出來,這絕對是一個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女人,而且臉上毫不掩飾的倨傲和刻薄,似乎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要低上一頭,包括身旁這位聯盟會長在內。

    “請,請。”聯盟會長嘴角微微抽了抽,示意護衛隊讓開道路之後,連忙請女人先行。

    其實他自己也是傲氣十足的人,而且論實力遠在對方之上,如果不是這次事情有求於這位臧大師,他纔不會如此低聲下氣,說不定早就當場翻臉了。

    女人倨傲的掃了一衆開山期巨頭一眼,這才姿態高昂的從他們中間走過,這羣開山期巨頭在她眼裡,估計也就是一羣看家護院的保鏢而已,那種不屑和鄙視幾乎就是明明白白寫在臉上的。

    然而,沒等她將高貴夫人的範兒維持到底,等眼角瞥到前方的情形之後,頓時整個人都驚住了。

    下一刻,女人便風一樣衝到了常來廷跟前,將這一身焦味的傢伙抱了起來,驚叫道:“廷兒你怎麼了?廷兒你醒醒啊!這到底是誰幹的?!”

    衆人看到這裡頓時就明白了這個女人的身份,毫無疑問,這個女人就是常來廷的母親,鼎城學院首席煉丹師臧自立!

    “誰敢打我孩兒,我要他死無葬身之地!”臧自立此刻已經徹底沒有了剛纔的貴婦範兒,整個人就跟受了傷的獅子一般,變得歇斯里地,面目猙獰的怒吼道:“到底是誰?快給我站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