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的目光下意識就落在了林逸身上,臧自立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滿臉殺氣的看向林逸道:“是不是你?小子,你找死!”

    臧自立話音落下直接就要下殺手,這時聯盟會長卻忽然擋在了她的身前,語氣不卑不亢道:“臧大師息怒,這件事兒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不過您在這裡動手的話,恐怕不太合規矩吧?這裡是黃階學院聯盟的專屬之地,一應事宜只能由聯盟出面解決,任何學院和個人都不得越俎代庖,否則置聯盟權威於何地?”

    林逸聽得暗暗點頭,他並不瞭解這位聯盟會長,甚至連對方叫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之前聽他講過一次話而已,不過從這番話看得出來,這人倒並非毫不講理之輩,和這個臧自立還有那位護衛隊長相比起來,算是通情達理的了。

    “哼!不合規矩?”臧自立不滿的瞪了聯盟會長一眼,隨即繼續殺意洶涌的轉向林逸冷冷道:“好一個不合規矩,那我今天一定要斬殺他呢?”

    “這……”聯盟會長臉色微微一變,如果換做平時,臧自立敢這麼跟他說話,他估計早就當場翻臉了,但是這次事關重大,他卻只能將氣生生嚥下道:“臧大師,我再說一遍,這裡是學院聯盟專屬之地,請您不要讓我爲難。”

    臧自立聞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冷笑一聲道:“那好啊,聯盟權威不可侵犯,既然如此,我要帶着我的廷兒療傷去了,你自己另請高明吧!”

    說罷,臧自立抱起冒着黑煙的常來廷,起身就要離開。

    “且慢!”聯盟會長臉色來回變了又變,權衡片刻之後,最終一咬牙道:“既然受傷的是令郎,那就算是臧大師的家事,我不管了!”

    此話一出,王心妍幾人心中同時一沉,忍不住擔憂的轉頭看向林逸,竟連聯盟會長都在臧自立這個女人面前選擇退讓,今日豈不是凶多吉少?

    “很好,會長果然是個識時務的人。”臧自立帶着幾分得意的瞥了聯盟會長一眼,隨即將抱在懷中的常來廷小心放下,猛然一臉猙獰的轉向林逸道:“小子,竟敢對我的廷兒出手,你可以去死了!”

    說話的同時,臧自立渾身上下釋放出一股兇悍凌冽的氣勢,一身實力盡顯無疑,居然也是開山初期的巨頭境高手!

    王心妍幾人頓時嚇了一大跳,這可真是剛出狼窩又進虎穴,剛纔被聯盟護衛隊堵住雖然也是形勢危急,但這些人畢竟還只是要抓林逸而已,而現在這個臧自立卻是直接就要狠下殺手,關鍵這還是一個開山初期高手!

    若是落入聯盟護衛隊的手中,至少還可以讓晨星學院出面周旋,至少還有迴轉的餘地,還不至於到性命之危的份上,可這臧自立明擺着就是要殺人泄憤,林逸落在她手裡就是一個死。

    不過相比大驚失色的王心妍幾人,林逸自己卻是沒有半點害怕的意思,甚至於隱隱之間還帶着幾分莫名的興奮,就這麼淡淡的看着臧自立。

    無他,臧自立是一個煉丹師,哪怕動起手來也都是一身的煉丹師氣勢,這就註定了她的戰鬥力要比同級高手差得多!

    就算她是開山初期高手,那也不過是最弱的開山初期高手!

    畢竟像林逸這種純把煉丹當做副業的非主流煉丹師,天底下估計也就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絕大數煉丹師可都是實力羸弱的代名詞,章力鉅那種傳奇丹神是例外,只可惜這是臧自立,而不是章力鉅。

    在此之前,林逸面對開山期巨頭只有逃跑的份,但是現在晉級玄升初期之後,如今面對開山期巨頭早已沒有了之前那種遙不可及的畏懼,尤其面對臧自立這種最弱開山期,林逸心中反而是蠢蠢欲動。

    剛纔一招雷霆千爆秒殺兩個玄升後期高手,如此驚人的手段估計連臧自立都做不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開山期戰五渣,對於近期實力暴漲的林逸而言,不大不小正是送上門來的免費陪練!

    見林逸直到此刻竟還如此淡然自若,旁人再次議論紛紛,就連聯盟會長都露出了幾分驚異之色,他從來沒有正眼打量過林逸,但是區區一個玄升初期高手面對臧自立竟還能如此不動聲色,這小子看起來不簡單啊!

    臧自立則是笑得更加陰冷猙獰,她纔不管林逸有什麼背景和底氣,她只知道林逸將她寶貝兒子打得半死不活,只衝這一點,林逸就必須死。

    然而沒等臧自立動手,林逸卻忽然叫停道:“等等!”

    “哼,小子你這時候求饒已經晚了,既然打傷我的廷兒,那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個代價就是死!”臧自立神情冷冽道。

    對於這種毫不講理的女人,林逸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更不會浪費口水跟她廢話,而是轉頭看向了聯盟會長,神情淡淡道:“聽這意思,會長是不打算插手了是嗎?”

    “不錯,這裡雖是學院聯盟的地盤,不過這是你們之間的私事,我身爲聯盟會長沒有橫插一腳的必要。”聯盟會長說着頓了頓,眼神帶着幾分遺憾和自嘲道:“再說臧大師並不是我們聯盟的人,而是我們特意請來幫忙煉製丹藥的貴客,既然是她的家事,於情於理我都不會干涉。”

    聽着這番話,在場衆人的表情不免都有些奇怪,黃階學院聯盟在這黃階海域可是一言九鼎的官方勢力,尤其這裡是雷動平原島,乃是學院聯盟的專屬之地,換做其他人早被護衛隊踩得連渣都不剩了。

    這也就是臧自立,畢竟是鼎城學院的首席煉丹師,說她是黃階海域公認的煉丹師第一人都不爲過,地位超然非同小可,哪怕是黃階學院聯盟對她也要禮敬有加,因爲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求於人,正如眼下。

    “小子,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他們有求於我,今日你必死無疑!”臧自立冷笑不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