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氣息有些混亂的臧自立,林逸不由暗道可惜,剛剛醞釀而出的新一招五行殺氣再度龍吟而出,絲毫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這一次,仍舊是霧影版五行殺氣,不過在此之上林逸又加上另外一種屬性,冰屬性。

    如此一來,五行屬性再加上冰霧兩種屬性,這就是史無前例的七系屬性武技,也就是說除了如今體內最爲強大的雷系屬性之外,林逸將其他所有屬性都成功融合到了一處,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做到這一步,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當然,這也是因爲他有着五行殺氣的底子,輕而易舉就能將五行屬性融合起來,之後的霧屬性和冰屬性只是在這個基礎上更進一步,難度無形之中小了很多,否則別說是七系屬性武技,單單怎麼組合出五系屬性武技就已令人撓破頭皮了。

    “哼,這麼快就黔驢技窮了是嗎,同樣的招式還來第二遍,你以爲我是傻子?”臧自立還沒察覺出此次這些五行殺氣的不同,仍在大言不慚的嘲諷林逸。

    不出意外,她這種毫無自知之明的傻b反應,再次遭到了聯盟會長一干開山期高手的無情鄙視。

    衆人此刻不約而同的在想同一個問題,這麼愚蠢的一個女人,爲何在煉丹一道卻能有如此之高的造詣呢?難道說她的聰明才智全部集中在煉丹上面了,其他方面就是不折不扣的白癡?

    “你確實就是個傻子。”林逸說出了衆人的心聲。

    “你!”臧自立氣得牙癢,只可惜她現在再一次被上百道五行殺氣團團圍住,根本沒法騰出手來找林逸的麻煩,即便裡面九成九都是毫無攻擊力的霧影,那她也必須小心應對,萬一被真的五行殺氣趁亂鎖定要害,那是會出大事的。

    有過剛纔的經驗,臧自立這一次的應對顯得從容了許多,先用她最拿手的白色火球轟開包圍圈,然後一邊躲避一邊周旋,這是一個最笨的應對辦法,但是未嘗就沒有效果。

    單從這一點來看,同樣的招式用第二遍效果確實會大打折扣,只可惜臧自立沒意識到這一次的霧影版五行殺氣,可是帶着冰屬性的!

    誠然,任何一門冰系武技單獨用出來,都會被她的白色火球完克,幾乎不可能起到任何效果,但是當冰屬性融進五行殺氣之後,這種絕對剋制的劣勢已經不復存在,反而冰屬性卻能夠在她不斷周旋之時發揮效果。

    這個效果就是冰凍,雖然不可能完全凍住臧自立,但是她的速度卻明顯被拖慢了許多,這就已經足夠了。

    臧自立很快就變得手忙腳亂疲於應付,面對上百道五行殺氣的圍追堵截,各種大小破綻層出不窮,場面可謂險象環生。

    遠處衆人簡直都看傻了,一個玄升初期高手竟然將一個開山初期巨頭欺負成這副樣子,劇本是不是寫錯了?

    轟!臧自立弱渣一樣的戰鬥素養決定了她根本應付不了這種困境,混跡在霧影之中的那幾道實質性五行殺氣終於伺機出手,正中她周身數個要害,就算她是開山期巨頭,一下子遭受如此攻擊也要身受重傷!

    聽着這個動靜,衆人同時心頭一跳,饒是他們將剛纔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此時見到臧自立被轟得身陷塵埃之中仍然覺得不可思議,看向林逸的眼神都是在看怪物,這傢伙真的連開山期巨頭都能壓着打,北島什麼時候又冒出了這等逆天之輩?!

    不過,林逸的表情卻絲毫沒有放鬆的跡象,反而在這一瞬間眉頭變得更緊了。

    果不其然,僅僅一瞬之後,臧自立便猛然帶着猙獰厲色從塵埃之中殺出,渾身上下包裹着一層薄薄的白色火焰,發瘋一般瘋狂的朝林逸撲來。

    林逸一邊身形暴退,一邊暗暗搖頭,開山期巨頭果然不好對付,哪怕是臧自立這種毫無戰鬥意識的最弱開山初期,那也仍舊非同小可。

    剛纔這一擊並沒能重創臧自立,看她此刻全身上下毫髮無損,而且包裹着一層白焰外衣就能推斷出來,肯定就是這東西擋住了五行殺氣,臧自立再弱,這種最起碼的保命底牌總還是有的。

    在此之前,從頭到尾都是林逸變着花樣壓制着臧自立,但是從這一刻開始,形勢突然之間就被完全逆轉,反而是臧自立開始瘋狂追殺,林逸卻只有被她攆着跑的份了。

    幸虧超極限蝴蝶微步的速度夠快,要不然這時候吃大虧的就該是林逸了,試招試到這一步,結果已經顯而易見。

    七系屬性武技還不足以對付臧自立,看樣子只有八系屬性武技纔有可能,只可惜林逸現在體內的雷系屬性實在太強大了,這固然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好處,但同時卻也有一個不小的弊端,那就是無形之中增大了將其與另外七種屬性融合的難度。

    如果給林逸一個月時間,以他的悟性足可將最強版的八系屬性武技琢磨成型,用來對付臧自立說不定綽綽有餘,可現在哪有這個機會?

    別說一個月,臧自立連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可能留給他,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區區一介玄升初期壓制,臧自立這位開山期巨頭的面子早已丟乾淨了,此刻完全是惱羞成怒,不顧一切的要將林逸碎屍萬段,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哼,小子你有什麼鬼伎倆倒是使出來啊!怎麼?這回又黔驢技窮了?”臧自立一邊瘋狂追殺林逸,一邊猙獰冷笑:“任你小子手段再多再邪門,絕對的實力差距擺在這裡,你今天必死無疑,誰也救不了你!”

    林逸這一回罕見的沒有答話,只顧着埋頭四處逃竄,給人感覺就好似真的沒轍了一樣,處境變得險象環生。

    圍觀衆人對此倒絲毫不覺得意外,林逸以一介玄升初期的實力能夠壓制臧自立這麼久,本身就已是一個不小的奇蹟了,一旦臧自立反應過來,局勢像現在這般逆轉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要說一個開山初期的巨頭境高手會輸在一個玄升初期手上,那才真是活見鬼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