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不容易將臧自立請過來,結果卻被林逸弄成了這副樣子,聯盟會長要說不氣那絕對是假話,要不是心存顧忌,一百個林逸也早被他殺掉泄憤了。

    不過現在,聽到林逸自稱是章力鉅的關門弟子之後,聯盟會長頓時眼睛就亮了。

    “你是煉丹師?”聯盟會長下意識的問道,如果林逸不這麼說他還真不會往這方面去聯想,畢竟煉丹師可是實力羸弱的代名詞,哪有生猛到林逸這種地步的煉丹師?

    能有如此實力的煉丹師,數來數去恐怕也就只有一個章力鉅了吧,說不定就連他也比不上這個林逸,玄升初期幹掉開山初期,章力鉅當年可沒有這麼逆天的戰績。

    “玄階一品。”林逸扯起謊來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就連眼皮都不帶眨一下,淡定從容底氣十足,由不得對方不信。

    “真的假的?你沒騙我?”聯盟會長頓時又是一驚,如此年輕就有如此實力,林逸在他所見過的那些超級天才之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可這傢伙竟然還自稱是玄階一品煉丹師?這是要逆天啊!

    如果換做其他人說這話,聯盟會長早就一個巴掌將對方扇飛了,隨隨便便在這黃階海域就碰上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真當他是傻子呢?

    不過林逸不一樣,單是挑翻臧自立的表現就已令他刮目相看,別人自稱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他不信,可是這話出自林逸之口他卻真得思量一下,因爲說不定還真有這個可能性,畢竟對方號稱是丹神章力鉅的關門弟子!

    如果這個身份是真的,那這個林逸即便真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能夠成爲章力鉅的關門弟子那必是煉丹天賦超絕之輩,論地位比起一般的親傳弟子都要更高一層,這種人物要說不是玄階一品煉丹師,那反而就有問題了。

    “呵呵,以會長的智慧,你覺得我能欺瞞得了你嗎?”林逸不着痕跡的給對方戴了一記高帽,恭維話誰都喜歡聽,這個位高權重的聯盟會長自然也不例外。

    聯盟會長的表情果然溫和了幾分,但也不至於就這麼相信林逸的空口白話,玄階一品煉丹師是他自己說的,章力鉅關門弟子也是他自己說的,連一個人證都沒有,誰知道這小子是不是爲了唬住自己而故意在說大話?

    “誰能證明?”聯盟會長沉聲問道。

    “諾,你去問問那個小妞就行了。”林逸用眼神指了指不遠處的倪彩月,同時心中一陣暗喜,因爲對方既然問出這句話,那就說明已經上鉤了。

    林逸當然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玄階一品煉丹師,因爲他從來沒有煉過玄階一品丹藥,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用這個噱頭來引誘對方上鉤,而且並不算是純粹的空口大話。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林逸的煉丹能力確實遠在一般的七品煉丹師之上,要不然當初青丹子也不會眼巴巴的求着拜入他門下,這種時候冒稱玄階一品並不過火。

    而之所以突然扯出這個幌子,則是因爲林逸看穿了這個聯盟會長的軟肋所在,這傢伙並不是真正在意臧自立的死活,剛纔對臧自立如此低聲下氣,明顯就是有求於對方,結合兩方身份不難做出推斷,玄階一品煉丹師便是對付他最好的幌子。

    畢竟這可是聯盟會長,要說只是找人幫忙煉丹,一般的七品煉丹師在他麾下應該一抓一大把,唯有玄階煉丹師纔有可能令他這般放低姿態。

    說白了,從剛纔林逸自承身份開始,這就是一個套,引誘對方一步一步上鉤,到現在這一步距離成功也只剩下了最後的一步之遙。

    唬人是個高難度的技術活兒,不僅要觀察入微,更要對症下藥,而且還要不斷利用對方的心理給自己造勢,使得自己扯出來的幌子天衣無縫,林逸顯然已經深得此中三味了。

    “她跟你應該是一夥的吧?”聯盟會長有些懷疑的瞥了倪彩月一眼,既然是一夥的,那這女人的話就不具備任何可信度,問了也是白問。

    “呵呵,人證可以說謊,但物證是不會說謊的。”林逸饒有深意的淡淡一笑。

    聯盟會長聞言一愣,隨即心中一動便明白了林逸的意思,當即揚手一指倪彩月道:“你,過來一下。”

    因爲神識屏障的存在,周圍衆人只能看到林逸和聯盟會長對話,但這倆人具體說了些什麼,卻是完全不得而知,衆人就算心裡撓癢癢也絕不敢使手段窺測。

    畢竟裡面可不僅是林逸這個越大境界挑戰的狠人,更有聯盟會長這等超級高手,衆人但凡有半點小動作,那都不可能逃過聯盟會長的耳目,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結果衆人正心裡癢癢的時候,裡面突然傳來了聯盟會長的聲音,衆人的目光隨之全部落在了倪彩月身上。

    “啊!我?”倪彩月見聯盟會長指着自己,頓時嚇了一大跳,慌慌張張的結巴道:“我……我和他雖然是一夥的,但是我可沒有打人啊,別抓我,別抓我……”

    衆人聽得一陣咂舌,愣愣的看着倪彩月,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林逸雖然早已習慣了這小妞的神奇思路,但這時候也是一臉無語的表情,這都什麼思維啊?

    你要是真想撇清關係,那就別說是一夥的,結果一邊說是一夥的,一邊又說別抓我,這像是正常人能說出來的話嗎?

    林逸暗暗搖頭,這也虧得是自己把聯盟會長唬住了,要不然真有事兒的話,這傻小妞鐵定也得跟着一起遭殃,那就真心讓人無語了。

    “我不抓你,只是要問你幾句話。”聯盟會長皺了皺眉道。

    “這樣啊……那好吧,說好了不抓我的哦!”倪彩月不放心的重申了一遍,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兩人身旁。

    隨手重新佈下了神識屏障,聯盟會長這纔開口問道:“你是哪家學院的弟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