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倪彩月下意識看了林逸一眼,隨後才縮了縮脖子回答道:“我叫倪彩月,是東華學院的弟子。”

    “好,那你告訴我,他是不是玄階一品煉丹師?”聯盟會長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他是玄階一品煉丹師?”倪彩月聞言頓時一驚一乍的跳了起來,也就是周圍有神識屏障,要不然這一嗓子估計整個碼頭都能聽到。

    “你不知道?”聯盟會長皺眉看了林逸一眼,他還以爲這女人既然是一夥的,那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點頭,誰想到竟是這種反應。

    “我不知道啊,他又沒有跟我說過,我只知道他是一個煉丹師。”倪彩月說到這裡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很厲害的煉丹師。”

    “哦?怎麼個厲害法?”聯盟會長聞言眼睛一亮道。

    “他在不到半天的時間內就煉製了七枚養玄丹,而且只用了四份材料哦,是不是很厲害?”倪彩月一臉俱有榮焉的得意洋洋道。

    林逸聽得一頭黑線,這傻小妞真是一點戒心都沒有啊,這種事情是隨隨便便就能跟別人說的嗎?之前屢屢被常來廷這些人糾纏真是一點都不冤枉她!

    不過話說回來,他對此也是早有預料,讓聯盟會長去找倪彩月求證本身就是打着這個主意,若非如此很難讓對方相信自己是玄階一品煉丹師,畢竟這種事情口說無憑,必須要有足夠的證據才行。

    “真的?”聯盟會長聞言頓時就激動了,四份材料煉製七枚養玄丹,而且還只用了不到半天時間,這種事情肯定不是七品煉丹師能夠做到的,一旦此事的真實性能夠得到證實,那玄階一品煉丹師就毋庸置疑了。

    “當然是真的,養玄草還是我在這裡面找的呢,諾,這三枚養玄丹就是他煉製的。”倪彩月說着就掏出了三枚養玄丹,一副生怕對方不信的表情。

    林逸越發無語,雖然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可是像倪彩月這麼不長記性的傢伙實在是不多見,這傻小妞難道就不怕對方見財起意嗎?!

    不過話說回來,倪彩月倒也不是真傻,她拿養玄丹這個動作還是很小心,刻意用身體擋住了周圍衆人的視線,只是讓聯盟會長看到而已,以聯盟會長這樣的實力和地位,自然不會去覬覦她區區三枚養玄丹,如果不是拿去送人,這種丹藥對他來說壓根就沒用。

    看着倪彩月手上的三枚養玄丹,聯盟會長陷入了沉默,臉上難掩震驚之色,他當然知道巨頭之路出產養玄草,而且這三枚養玄丹成色十足丹味充盈,確實不像是那些煉製已久的成丹,而應該就是煉製不久。

    也就是說,這個倪彩月所說的話,基本可信。

    事實上,從倪彩月自報家門的那一刻起,她其實就不太可能說謊了,因爲這種謊話很容易就被拆穿,而一旦拆穿之後,聯盟會長的怒火可不是她區區一個玄升初期的弟子能夠承受得了的。

    沉默片刻之後,聯盟會長突然態度大變,轉頭對着林逸賠笑道:“林大師,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黃階學院聯盟會長莊一凡,剛纔真是冒昧了,還望林大師多多見諒。”

    林逸將他變臉的過程看得真真切切,聞言不禁心下暗笑,東洲這些大人物果然比其他天階島的那些大佬勢利得多,其他天階島的大佬多少都要自重身份,無論做點什麼事情都要拿着架子,可東洲這些人明顯不同,幾乎每一個都有變臉絕活,林逸都已經習以爲常了。

    這個莊一凡身爲聯盟會長,本來位高權重傲氣十足,之前試煉動員的時候甚至都不屑於讓一衆黃階學院弟子知道自己的名號,那種傲氣幾乎是刻在骨子裡的。

    然而如今卻主動賠笑自報家門,再加上他之前對臧自立低聲下氣的作態,可見此人也是個能屈能伸的主,他的傲氣也是看人的。

    “莊會長言重了,從頭到尾你的處置應對並無失當之舉,換我處在你的位置,想必也會做同樣的選擇,所以這點小事儘可不必放在心上。”林逸淡淡一笑道。

    雖然用這種語氣跟莊一凡對話有點託大,不過他現在可是玄階一品煉丹師的身份,要是不這麼裝腔作勢,對方說不定還要疑心生暗鬼呢。

    “不愧是上官前輩和章大師的高徒,林大師不僅實力超然,更難得有此氣度,堪稱我東洲年輕人的楷模啊。”莊一凡笑道。

    他這倒不單純是給林逸戴高帽,而是真的心有感慨,要知道越是天才便越有傲氣,那些驚才豔豔的超級天才他沒少見識,雖說確實出類拔萃,可是多少都有些眼高於頂的意味,單就這一點而言,進退得當的林逸至少甩開那些超級天才十條街。

    wWW▪тт κan▪c o

    “莊會長過獎。”林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而看向躺在一旁人事不知的臧自立幾人道:“那麼今天這件事情,不知莊會長準備如何處置呢?需不需要我再給你一個交代?”

    “呵呵,林大師玩笑了,他們幾位都是咎由自取,而且臧自立事前也說了這是你們之間的私事,口口聲聲死了白死,我之前連勸都勸不住,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哪裡還需要我現在來多此一舉?”莊一凡翻臉這叫一個利索,別說替臧自立出頭,這時候不上去踩一腳就算不錯了。

    當然這也是臧自立這個女人太不會做人的緣故,以爲自己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以爲莊一凡有求於自己就可以擺高姿態了,就她之前表現出來的德行,但凡是個人都得窩火,何況是莊一凡這種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林逸聞言一笑,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隨即便見莊一凡揚手一揮,放聲對旁邊的聯盟護衛隊道:“你們把臧大師幾個送回到鼎城學院的寶船上去,雖說是他們之間的私事,但放任他們躺在這裡總不像話。”

    “是!”聯盟護衛隊的這些開山期高手明顯有些發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