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可不知道兩人嘀嘀咕咕說了些什麼,見莊一凡對臧自立這些人態度突然變得這麼冷淡,心下不由詫異萬分,不過面上卻絲毫不敢怠慢,連忙將臧自立四人給擡走了。

    他們只是負責把人送回到鼎城學院的船上,其他的卻是一概不管,連臧自立幾人死沒死都不去過問,誰都知道這是個燙手山芋,當然避之唯恐不及,哪裡會去多管閒事。

    “林大師,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妨去聯盟分部喝杯茶,也算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從頭到尾,莊一凡連看都沒去看臧自立幾人一眼,轉而一心向林逸賣好。

    “這裡有聯盟分部?”林逸微微一愣。

    “不錯,黃階學院聯盟總部設在雷動城,不過這雷動平原島卻是聯盟重地,自然也設有分部,條件還算不錯,林大師正好可以過去歇息歇息,解解疲乏。”莊一凡笑着介紹道。

    “哦,我先送晨星學院的弟子回去,晚上有空我再過去吧。”林逸點頭道。

    “要得要得!我送你們回去!”莊一凡連忙獻殷勤道。

    堂堂黃階學院聯盟會長如此放低姿態,說起來真是難爲他了,不過也沒辦法,誰讓煉丹師的地位如此超然呢。

    尤其是玄階一品煉丹師,哪怕在玄階海域,無論走到哪裡那也都是備受推崇的座上賓,即便是他們這些實力超絕的巨頭境高手,也不敢對這些人有絲毫小覷,很多時候反而要像現在這樣陪着小心,畢竟說不定哪天就會求到人家頭上去。

    “好吧。”林逸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當即也沒有客氣。

    事實上他想客氣也不行,這個莊一凡雖說已經相信了他玄階一品煉丹師的身份,但明顯還沒有完全信任,這麼做除了獻殷勤之外,更重要的用意多半還是怕他半途開溜,林逸要是嚴詞拒絕,那反而顯得心中有鬼讓人生疑了。

    “倪小妞,咱們就此別過吧,以後有機會再見。”林逸轉頭向身旁的倪彩月告別。

    “啊?哦……”倪彩月還在傻傻的神遊天外,愣了半天才連忙點頭,從林逸出手收拾兩個倒黴祭酒開始,到逆勢而上挑翻臧自立,再到現在莫名其妙被莊一凡禮敬恭維,今天這一系列事情可謂震驚不斷峰迴路轉,她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呢。

    林逸見狀呵呵一笑,不再理會這個發傻的小妞,伸手將王心妍幾人招呼過來之後,便在遠處衆人敬畏的目光之下,由莊一凡親自陪送回晨星學院寶船。

    與此同時,晨星學院的寶船之上此刻卻已亂成了一鍋粥,林逸幾人鬧出來的動靜實在太大了,不僅吸引了許多學院弟子圍觀,最後那雷葬的巨大聲勢更是驚天動地,連帶着周圍海上都掀起驚濤駭浪,也就是寶船噸位巨大,要不然早就翻船了。

    在這種情況下,船上這些人要是還不知道林逸幾人出事了,那絕對是自欺欺人,只不過兩地相隔太遠,他們並不清楚具體情形而已,只知道林逸幾人陷入了天大的麻煩。

    帶隊祭酒此刻可謂心急如焚,林逸雖然不是晨星學院弟子,但在學院之中的地位遠比那些弟子重要得多,這要是隕落在雷動平原島,他這個帶隊祭酒就真的只能提頭回去了,學院巨頭絕不會輕饒了他,至於首席煉丹師青丹子,估計會直接找他拼命!

    不過好在,他們此時得到的消息還只是停留在聯盟護衛隊抓人那一步,還不知道此後林逸跟臧自立這個開山期巨頭死磕的事情,否則帶隊祭酒估計真得嚇暈過去。

    “沒辦法了,爲今之計只能趕緊傳訊向學院三巨頭請示,無論如何都得想辦法把林大師贖回去才行,可不能任他被扣留在這種地方,否則要是出點三長兩短,我這祭酒以後也不用幹了。”帶隊祭酒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一邊團團轉一邊犯嘀咕道。

    反觀船上另一角,早就回來的包佐良和蘇克生二人卻是幸災樂禍,要不是船上這麼多雙眼睛看着,他倆都恨不得想要開場慶功宴好好慶祝一番了。

    自從之前在巨頭之路偷雞不成蝕把米之後,這倆人就是一肚子的晦氣,要不是還算有幾分自知之明,說不定之後還會繼續想要在巨頭之路動手腳坑死林逸,只不過這種念頭也就幻想一下罷了。

    就算包佐良一時衝動,蘇克生也絕對會把他攔下來,不攔不行,送上門去就是找死啊。

    不過這下好了,根本都用不着他們二人傷腦筋,林逸這個眼高於頂的裝逼貨自己就踢上了鐵板,出來之後竟然還敢當衆鬧事,甚至連聯盟護衛隊都驚動了,難道還能有什麼好果子吃不成?

    “嘿嘿,聯盟護衛隊可是出了名的強橫霸道,林逸那小子又是眼高於頂目中無人之輩,這下好了,落在聯盟護衛隊手裡不死也要掉層皮!”包佐良壓低聲音興奮道。

    “依我看可不是掉層皮這麼簡單,說不定,這傢伙連命都要保不住了。”蘇克生卻是冷笑道。

    “不會吧?就算聯盟護衛隊也不會隨便殺人,應該沒那麼誇張吧?”包佐良雖然做夢都想讓林逸去死,可是還沒到自欺欺人的地步。

    “本來沒有,但是這次絕對有,而且我敢說十有**!”蘇克生一臉篤定道。

    “這是爲什麼?你快說說!”包佐良頓時眼睛亮了。

    “包少你剛纔沒聽過去的那幾個人說麼,林逸這次招惹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鼎城學院的常來廷,那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啊,而且他還弄翻了鼎城學院的兩個祭酒,事情鬧到這一步,已經是不可開交了。”蘇克生分析道。

    “可就算是這樣,那也不至於直接就被弄死吧?”包佐良有些發愣。

    “本來是不會,可是包少你忘了麼,咱們回來時候聽到的那個傳言,鼎城學院首席煉丹師臧自立受邀前來雷動平原島,她可是常來廷的親孃,而且還是開山期巨頭,兒子受人欺負,包少你覺得她能饒了林逸?”蘇克生一副洞察一切的高深表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