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哦!好,太好了,這下林逸死定了!”包佐良頓時興奮得哈哈大笑,打死他倆也想不到,他們口中的這位開山期巨頭此刻已經生死不明,早已成了林逸的墊腳石了。

    而就在兩人幸災樂禍的時候,兩人表情突然同時一滯,他們赫然看到林逸幾人竟然毫髮無損的回來了,並沒有看到聯盟護衛隊的影子。

    “這是什麼情況?”包佐良頓時傻眼,這跟預想中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啊。

    “確實有點奇怪,不過可以肯定林逸確實犯事了,包少你看,連聯盟會長都驚動了,竟然親自出面把他押送回來,可見事情有多嚴重!”蘇克生一眼就洞察了“真相”。

    “對對,還是你小子看得透徹,一針見血啊,我差點還以爲被他全身而退了呢!”包佐良立馬鬆了口氣。

    兩人說話的同時,船上其他人也都看到了林逸幾人,驟然見到莊一凡,正在束手無策的帶隊祭酒頓時嚇了一大跳,顧不上其他連忙搶身下船迎了上去。

    “在下晨星學院帶隊祭酒李仁,不知莊會長親臨,未曾遠迎還望莊會長恕罪。”李仁誠惶誠恐的迎了上去。

    雖然看到林逸幾人身上一點事情都沒有讓他鬆了口氣,可是莊一凡親自出現在這裡還是讓他心裡抖得慌,因爲之前的消息,他跟包佐良二人一樣先入爲主的以爲莊一凡是親自押送林逸回來的呢。

    “李祭酒言重了。”莊一凡神情淡淡的擺了擺手,並沒有跟李仁多話的興致,他可是堂堂的聯盟會長,而對方不過是一介小小祭酒,雙方無論實力還是地位都差了一大截。

    他莊一凡可以在臧自立和林逸這樣的玄階煉丹師面前放低身段,可是在這些人面前,卻是高高在上的聯盟會長,氣勢懾人,威嚴十足。

    換做平常時候,李仁也不敢冒然找莊一凡搭話,可是眼下不搭話不行啊,只得硬着頭皮賠罪道:“莊會長,林大師乃是我晨星學院的重要貴賓,此次參加巨頭之路試煉也是上報過聯盟總部批准的,念在他對學院聯盟各項規矩並不熟悉的份上,有什麼過失還請莊會長您多多見諒,我晨星學院願一力承擔!”

    “一力承擔?”莊一凡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林逸不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以他剛纔做下的事情死一萬遍都不爲過,連臧自立都被打得生死不明,這種事情哪是區區晨星學院能夠承擔得了的?

    人家臧自立那可是鼎城學院的首席煉丹師,放眼整個黃階海域可算是煉丹界的扛把子,她這次出了事情,用腳趾頭也想得到鼎城學院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後續報復必有大動作!

    晨星學院雖然不弱,可跟鼎城學院這樣的煉丹師搖籃相比還是差了不少,真要是發生死磕,晨星學院十有**會就此倒下。

    當然更可能的一種情況是,晨星學院發現勢頭不妙之後及時收手,將林逸推出來讓鼎城學院泄憤,棄卒保車。

    不過那都是建立在林逸只是個普通學院弟子的前提上,而以林逸逆勢挑翻臧自立的壯舉來看,這種假設顯然不靠譜,更何況他還是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如此重要的大人物,晨星學院估計就算是玉石俱焚也會死扛到底。

    畢竟只要等林逸成長起來,那就是一把通天的保護傘啊,若能得到他的全力提拔,黃階學院一舉進階成玄階學院都不是沒有可能,晨星三巨頭只要不傻,那都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死保下來,所以李仁這句一力承擔倒也不算出格。

    “莫非林大師捅了什麼天大的簍子不成?”見莊一凡目光古怪,李仁頓時一個咯噔,彼此層次相差太大,對方真要想對林逸做點什麼,他根本阻止不了。

    “天大的簍子?算是吧,對別人來說確實是天大的簍子,不過對於林大師就太言過其實了,頂多就是點小麻煩而已。”莊一凡矜持的笑了笑,他能把話點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想要讓他解釋更多根本不可能,至少區區一個李仁是絕沒有這麼大面子的。

    “小麻煩?”李仁聞言一愣,這跟自己剛纔得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樣啊,剛纔那些人說林逸動手打死了兩個鼎城學院祭酒,這能是小麻煩?

    莊一凡壓根沒有跟他解釋的興致,轉頭向林逸賠笑道:“林大師,船上我就不去叨擾了,想來你也不歡迎我……”

    話雖是這麼說,不過他腳下卻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意圖顯而易見,如今好不容易請來的臧自立已經生死不明,他這要是再被林逸溜掉,那可就真被坑慘了,相比起煉丹大計,他身爲聯盟會長的這點面子根本不值一提。

    看了看一頭霧水的李仁,又看了看故作姿態的莊一凡,林逸心下不由一陣無奈,既然莊一凡都厚着臉皮這麼說了,他總不能就這麼裝傻真的放對方走掉吧,好歹也是聯盟會長,那未免也太不上道了。

    而且,莊一凡貴爲聯盟會長,這些黃階學院平常時候連請到請不到,他願意上晨星學院的寶船,對於晨星學院來說絕對是蓬蓽生輝,這可是在其他所有學院面前露臉的好機會!

    “莊會長說的哪裡話,你可是請都請不來的貴客,既然都到這裡了,怎麼能不上去坐一會兒?否則這話傳出去,豈不是有損晨星學院的名聲,外人都得說晨星學院不會做人了,我可不敢讓晨星學院背這種黑鍋。”林逸當即笑道。

    “林大師你這麼說,那莊某可就卻之不恭了,不管怎樣總不能給林大師你臉上抹黑纔是啊,呵呵。”莊一凡頓時看林逸更順眼了,這麼上道的超級天才可不多見,此子日後前途無量啊。

    李仁雖然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具體情況,但是看這情形就知道跟自己預想的完全是兩碼事,不管三七二十一當即前面帶路道:“莊會長,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