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幾人準備登船之時,斜後方忽然傳來一個十分熟悉的女聲:“林逸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林逸幾人聞聲回頭,隨即就見霍雨蝶急吼吼的跑了過來,她跟李仁這些人一樣在船上聽到了傳言,所以才心急如焚的趕過來。

    對於剛纔這次風波,因爲晨驕學院剛好有人經過的緣故,霍雨蝶知道得比李仁還詳細一些,不僅聽說林逸幹掉了曾經的元嬰四公子常來廷和兩個玄升後期的鼎城學院祭酒,甚至連開山初期的臧自立都被他打得不知死活!

    對此,她心中震撼驕傲之餘,也着實被嚇得心驚膽戰,單是幹掉前面這三人,事情就已經鬧得很大了,而最要命的是林逸竟然還幹掉了臧自立,這可是黃階海域唯一的玄階一品煉丹師啊!

    學院聯盟這邊一旦從嚴處理,尤其鼎城學院那邊高層也出面來鬧的話,林逸這一次的麻煩大了去了,說不定連性命都保不住,霍雨蝶怎能不來?

    看到霍雨蝶的出現,林逸心中不禁有些欣喜和感動,不過這次過來的卻不僅是霍雨蝶一人,她身後還跟着另外兩人,一個是柳子玉,另一個卻是任重遠。

    出事兒的時候柳子玉還在房間閉關,是被火急火燎的霍雨蝶給硬拖出來的,一路上聽了林逸這事之後也是大驚失色,她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設法替林逸求情,不管怎麼樣至少也要保住林逸的性命。

    雖然柳子玉知道這麼做未必有用,但畢竟是開山期巨頭,而且是晨驕學院副院長,在莊一凡面前多少還能說上話,她相信只要把林逸的背景說出來,莊一凡分析利害之後即便不肯大事化小,那也應該不至於會置林逸於死地,否則就是同時得罪北島和西島,正常人是不會幹這種蠢事的。

    柳子玉出現在這裡不奇怪,但任重遠也跟過來湊熱鬧可就不是霍雨蝶的意思了,這傢伙看似神色複雜,其實嘴角分明帶着幸災樂禍的驚喜,這麼大快人心的事情他要是不過來親眼見證一下林逸的慘狀,那他就不是任重遠了。

    說起來這傢伙其實也是一個人才,自從上次在巨頭之路被林逸喝退之後,他跟易笑天幾人費了好長時間才終於找到雷劫點,不過他們所有人之中,最終成功晉級玄升的卻只有他一個,而且十分難得的是他沒用雷玄丹!

    雖然他老爹任天梭就是七品煉丹師,但是巧婦難爲無米之炊,任你煉丹能力再強,沒有雷玄藤又有什麼用,總不可能憑空變出來。

    而雷玄丹這種罕見丹藥除了大型拍賣會,其他時候根本就沒地方買,即便是在大型拍賣會上出現的機率也都很低,而且跟上次晨星拍賣大典一樣,往往一出現就是各方大佬拼命哄搶的節奏,任重遠想要從這些人手上搶下雷玄丹談何容易?

    不過,衝擊玄升並不一定要雷玄丹,雷玄丹只是應對雷劫的首選,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雷玄丹只是可望不可求的東西,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類似於七品大還丹就是不錯的備選,雖然這樣一來會極大影響到靈根融合,但只要實力夠強運氣夠好,還是有機會衝擊玄升的,最不濟也能保住性命。

    但任重遠所用的卻不是七品大還丹,而是用長生根煉製的極品療傷聖藥長生丹,效果比起七品大還丹還要好得多,他和易笑天幾人上次去西島,主要目的就是爲了採集長生根。

    靠着長生丹近乎逆天的療傷效果,任重遠硬生生熬過了雷劫,而且還成功晉級玄升,這在常人而言已經算是很厲害了,至少有着相同條件的易笑天和姚嘉麗就沒能衝擊成功,到現在都還躺在牀上元氣未復呢。

    “嘿嘿,你小子也有今天,老天爺可真是開眼啊!”任重遠看着被莊一凡親自“抓捕”的林逸暗爽不已。

    說起來他這次能夠晉級成功,很大程度上其實還是拜林逸所賜,如果不是之前被林逸五行殺氣折磨的欲仙欲死,他的毅力就不會得到如此磨練,就很難咬牙熬住雷劫衝擊,最後很有可能跟易笑天他們一樣功虧一簣。

    不過,任重遠顯然是不會感激林逸的,除非他腦子真的進水。

    任重遠偷偷暗爽的同時,霍雨蝶卻已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擋在林逸身前對莊一凡道:“林逸只是正當防衛,而且是鼎城學院那些人威脅在先,錯不在林逸,而在他們自己,你不能抓走林逸!”

    據理力爭的同時,霍雨蝶還不斷給自己師尊使眼色,示意柳子玉快點出面講情。

    不過柳子玉卻沒有立即開口,霍雨蝶是關心則亂,但她卻已看出情形不太對頭了,至少莊一凡明顯不是來找麻煩的嘴臉,看他們這個表情,怎麼反倒更像是來串門的?!

    “哼,你就儘管求情吧,這小子事情鬧得這麼大,連聯盟會長都親自出面來拘他了,求情有個屁用?只會讓他死得更慘更快!”同樣看不清局勢的還有任重遠,他此刻都已在幻想林逸被千刀凌遲的場面了,真是想想就大快人心。

    不過沒等任重遠在心裡好好痛快一番,緊接着莊一凡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他臉色一變差點噎死過去。

    “林大師,這位是?”莊一凡有些奇怪了打量了霍雨蝶一眼,雖然沒說什麼露骨的恭維話,但無論神情還是作態都分明透着難言的恭敬,這一點傻子都看得出來。

    “林……林大師?”任重遠頓時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上,莊一凡可是堂堂的聯盟會長,他竟然管這小子叫大師?

    臥槽!這小子可是把臧自立都給打得不知死活啊,你難道不該趕緊將他抓起來明正典刑嗎,你特麼怎麼當的聯盟會長啊!

    任重遠心中都已抓狂了,不過幸虧他還算有幾分剋制力,沒把這些話當面喊出來,要不然莊一凡隨便動下手指頭就能滅了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