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就提前謝過莊會長了,對了,莊會長是要找我煉丹吧?”林逸忽然話題一轉道。

    莊一凡聞言頓時心中一喜,他厚着臉皮來纏林逸當然是爲了煉丹,只不過他不能一上來就冒然開口,所以才扭捏着繞這麼大的圈子,想要先施恩於林逸,這樣他再求林逸幫忙煉丹就順理成章了。

    “不錯,這事兒實在是有點冒昧,莊某唐突了。”莊一凡連忙點頭道。

    “哦?那不知莊會長想要煉製什麼丹藥呢?”林逸進而問道。

    對方想要煉製的丹藥毫無疑問是玄階丹藥,他這個玄階一品煉丹師雖然是臨時扯出來唬人的,可是他還真想借這個機會試上一試,畢竟他現在煉製七品丹藥已經輕鬆加愉快了,說不定也能成功煉製玄階丹藥呢?那以後可就是實實在在的玄階煉丹師了!

    “這個……”莊一凡有些爲難的看了看其他人,顯然這事兒他並不想讓這些不相干的外人知道。

    “柳院長,難得來一趟我們晨星學院的寶船,不如我陪你到處轉一轉?”李仁當即識相的提議道。

    “好,那就有勞李祭酒了。”柳子玉微微頷首,表情有些古怪複雜。

    如今眼看着林逸已沒有什麼危機,她此刻的感覺其實頗有些怪怪的,畢竟晨驕跟晨星可是死敵啊,她一個晨驕學院副院長跑到死對頭的船上來算怎麼回事?

    之前滿腦子都想着該怎麼替林逸求情,再加上霍雨蝶各種催促,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想過,如今突然回過味來着實讓人有些不自在,不過既然來都來了,這時候再臨時下去就顯得太過小家子氣了,只能硬着頭皮撐下去。

    李仁陪着柳子玉走了,霍雨蝶和王心妍、黃小桃也識趣的跟了出去,這下會客廳之內就只剩下林逸和莊一凡二人。

    “莊會長,現在沒有外人,想讓我煉什麼丹藥可以直說了。”林逸當即道,心下則暗暗詫異不過就是煉丹而已,這傢伙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地方,非得把衆人屏退了才行?

    “林大師,莊某想要拜託你煉製的丹藥,乃是玄階一品的地固丹。”莊一凡這才終於開口道。

    “地固丹?那是什麼丹藥?”林逸聽得一愣,他雖然沒事的時候經常會在修煉之餘翻一些與煉丹相關的書籍,可是他所瞭解的範疇基本都只侷限在黃階丹藥,對於玄階丹藥的瞭解幾乎就是一片空白。

    “林大師不知道地固丹?”莊一凡比林逸還吃驚,心下頓時就生出了幾分懷疑,一個玄階一品的煉丹師居然不知道玄階一品丹藥,這傢伙不會是個騙子吧?

    不過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就被他壓回去了,從東華學院倪彩月手上的養玄丹判斷,這個林逸能夠輕鬆煉製黃階七品丹藥是毫無疑問的,玄階一品煉丹師的身份應當可信。

    “恕在下孤陋寡聞,確實沒聽說過。”林逸搖頭搖得十分坦然,沒有半點心虛的表現。

    莊一凡這下更加篤定了,看來確實不是騙子,誰說玄階煉丹師就一定知道所有玄階丹藥的?術業有專攻,就算煉丹師也不是隨便什麼丹藥都會煉製,都有擅長和不擅長之分。

    “其實也難怪林大師不知道,這個地固丹確實十分少見,畢竟平常情況都派不上用場,連玄階海域的那些商會也都沒有賣的,如果不是因爲這次受傷,我也不會去留意這種丹藥。”莊一凡點頭表示理解。

    “嗯?莊會長受傷了?”林逸又是一愣。

    “不錯,不瞞你說,我乃是闢地期高手,而且是闢地後期。”莊一凡坦承道。

    林逸聞言眼皮微微一跳,雖說對此早有猜測,但此刻從對方口中得到證實還是令他有些震撼,沒想到這位竟是闢地後期高手!

    不過既然實力如此強大,那又怎麼會受傷呢?莫非在這黃階海域還有比他更強的大人物不成?

    見林逸一臉疑惑,莊一凡苦笑着搖了搖頭:“我受傷並不是因爲跟人動手,而是我一時心急強行衝擊後期巔峰,結果衝擊失敗受到了反噬,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有什麼傷,但其實已經影響到了我的實力根基,導致我現在實力不穩,所以才需要一枚地固丹,這是專門用來鞏固闢地期實力的丹藥。”

    “原來如此。”林逸恍然點了點頭,隨即又問道:“所以莊會長特意把臧自立請過來,就是爲了這件事吧?那個女人也是玄階一品煉丹師?”

    “不錯,整個黃階海域衆所周知的玄階煉丹師就只有她一個,而且也是才晉級不久,正常在這邊是找不到玄階煉丹師的,都在玄階海域。”莊一凡承認道。

    “行,那你把煉丹材料還有丹方給我看看吧,我嘗試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林逸當即道。

    “好,丹方就在我身上,材料就放在聯盟分部,我現在就去拿來。”莊一凡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晃就從林逸眼前消失了,不到片刻工夫,突然又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林逸面前,手上赫然多了一個半大的木箱,裡面都是各種珍貴靈藥。

    林逸看得暗暗咋舌,不愧是闢地後期的大人物,這速度也真是沒誰了。

    “這是地固丹的丹方,至於材料我已湊齊三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莊一凡眼巴巴的看着林逸道。

    不怪他如此迫切,他爲這事已經傷透了腦筋,畢竟這跟那些用來突破晉級的丹藥不一樣,那些早一點遲一點都關係不大,但以莊一凡現在這個狀態若是拖得時間久了,那很可能是要出大事的,說不定就會出現實力下跌的慘劇。

    到時候即便他能重新穩住境界,也必然會一蹶不振,從此再難有寸進,這輩子估計也就到頭了。

    “我先看看吧。”林逸並沒有誇下海口,接過丹方之後當場看了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仔細研究玄階一品丹藥,玄階丹藥和黃階丹藥之間到底有着什麼樣的本質區別,直接決定了他能不能煉製玄階丹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