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兩者煉製方法差異不大,那林逸倒不用擔心什麼,經過升級的神農藥鼎既然可以輕鬆煉製黃階七品丹藥,那麼更上一層的玄階一品自然也可以嘗試一下。

    可要是兩者煉製方法大相徑庭,那就連嘗試都不用嘗試了,就算是讓他徒弟青丹子嘗試煉製,成功率估計都要比他這個便宜師父大得多,要知道純論煉丹能力的話青丹子其實比林逸強得多,只不過他沒有神農藥鼎這樣的煉丹神器而已。

    莊一凡等在旁邊不敢打擾,片刻之後林逸忽然皺了皺眉,低聲驚咦道:“嗯?金木土三系屬性?”

    “怎麼?林大師有發現什麼問題嗎?”莊一凡心頭一跳連忙問道。

    “問題倒不是什麼大問題……”林逸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不過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莊一凡還以爲林逸沒有煉製地固丹的把握,當即賠笑着寬慰道:“地固丹這種丹藥太過偏門,林大師就算煉製失敗也沒關係,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如果連林大師都不能煉製的話,那其他人也夠嗆了。”

    他這是生怕林逸覺得難度太高,臨時改變主意不給他煉了,畢竟地固丹十分罕見乃是實情,就算是玄階海域的那些玄階一品煉丹師,也未必就有這個把握煉製成功,因爲地固丹的需求量實在太少,絕大數煉丹師根本就沒煉過,所以誰也無法保證成功率。

    而對於莊一凡來說,成不成功其實倒還在其次,關鍵是有沒有玄階一品煉丹師肯幫忙煉丹,畢竟只要開爐煉了,哪怕之前從未煉過那也都有幾分成功的機會,可要是沒人願意幫忙的話,那就連半分機會都沒有了。

    “呵呵,有莊會長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林逸聞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其實他剛纔這聲驚咦並不代表無法煉製,而是他在這丹方上發現了玄階丹藥和黃階丹藥一個根本性的區別。

    衆所周知,黃階丹藥對煉丹師本人的靈根屬性並沒有特殊要求,只要相應品級的煉丹師就可以煉製,但是這玄階丹藥卻截然不同,它不僅對煉丹師的煉丹能力要求更高,甚至每一種玄階丹藥還有不同的屬性要求。

    正如這地固丹,它在煉丹過程中所需要的並不僅僅是最基礎的丹火,同時還需要與其材料相應屬性的真氣輔助調和,金系、木系、土系缺一不可,否則哪怕煉丹造詣再高,最後那一步也無法成丹。

    林逸暗暗點頭,相比起黃階丹藥,這玄階丹藥的煉製過程明顯要精細高深得多,而且因爲每一種丹藥對靈根屬性要求都大不相同,憑空就多了一道十分艱難的門檻,估計很多玄階一品煉丹師很可能只會煉製某幾種丹藥,而對另外那些屬性不合的丹藥就無能爲力了。

    其實林逸這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雖說玄階丹藥確實有着屬性要求,但這個門檻並不是絕對硬性的,要知道想要成爲玄階煉丹師,就必須掌握一門煉丹師獨有的高級技巧,那便是在煉丹過程中同時模擬各系基礎屬性真氣。

    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夠滿足絕大數玄階丹藥的煉製條件,否則真要是純靠個人本身靈根屬性的,那麼一大半玄階丹藥都得失傳了,就拿地固丹來說,必須同時具備金系、木系、土系還有火系靈根屬性,而且還得是玄階煉丹師,這種人天底下找得出幾個?

    唯有掌握了同時模擬各系基礎屬性真氣的高級技巧,才能滿足大多數玄階丹藥的煉製門檻,否則就是扯淡。

    這是玄階煉丹師的入門必修課,如果不能掌握這門高級技巧,那麼永遠也別想成爲玄階煉丹師,資歷再深厚經驗再老道都沒用,這是橫亙在黃階煉丹師和玄階煉丹師之間的一道天塹,許多黃階七品煉丹師一輩子都跨越不了,只能望而興嘆。

    其實不僅是玄階煉丹師,很多黃階煉丹師也都掌握着類似技巧,當初白老大就曾說過只要通過相應口訣轉換,就能達到模擬丹火的效果,比如不是水系靈根的煉丹師也可以模擬催化出水系丹火,只不過這種技巧只能單一模擬,想要同時模擬出各系屬性就不可能了,兩者之間完全是天差地別。

    這就跟小學生都能輕鬆掌握數字運算,卻對高等數學只能望而生畏一樣,兩種技巧看似本質相同,實則有着難以逾越的巨大門檻。

    而如果只是單一模擬的話,顯然是無法滿足玄階丹藥煉製需求的,人家隨便一種就是好幾種屬性,單一模擬怎麼應付得過來?

    其他人想要成爲玄階煉丹師,就必須將這入門必修課修煉得爐火純青,然而林逸卻是一個例外。

    在此之前他連聽都沒聽說過,自然不會這種高級技巧,不過他也根本用不上這種高級技巧,因爲他本身就是八系靈根屬性的怪胎,天然就能滿足九成以上的玄階丹藥煉製條件,這道令其他人望而生畏的門檻對他來說簡直就跟沒有一樣。

    莊一凡雖是闢地後期的大高手,但他畢竟不是煉丹師,自然不懂這裡面的各種門道,見林逸這麼表態頓時就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肯答應幫忙煉丹就好。

    “不管這次成功與否,莊某都在此先謝過林大師了,我已吩咐人準備晚宴,爲林大師接風洗塵,至於煉丹之事不必着急,林大師儘可先好好休整一陣子再說。”莊一凡雖然心裡急得不行,但面上還是不敢有半點催促,反而表現得十分善解人意:“剛剛從巨頭之路出來,又跟臧自立這些人打了一場,想必林大師也累了吧?”

    “呵呵,那就有勞莊會長了,我晚上會過去的。”林逸淡淡一笑,至於後一個問題則直接略過不提了,真要把實話說出來他還真怕刺激到莊一凡,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換做其他人別說打不過臧自立,就算能打過,那也早已經累趴了,不過誰讓他坐擁玉佩空間這樣的作弊器呢,論耐力那是絕對的強項,莊一凡這位闢地後期的大高手也未必能比得過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