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如此,那莊某就先行告辭了,林大師好好休息,咱們晚上再聚。”莊一凡當即識趣道,他還以爲林逸就是顧忌形象所以在自己面前勉強硬撐着,自己要是再不識趣一點趕緊閃人,把這位年輕的玄階一品煉丹師累出個三長兩短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好的,晚上再聚。”林逸起身送客。

    不過兩人還未走出會客廳,莊一凡卻忽然停住了腳步,若有深意道:“每年巨頭之路結束之後都會有一場慶功宴,各個學院都會派人蔘加,莊某覺着擇日不如撞日,乾脆就跟今天這頓晚宴合在一起,不知林大師意下如何?”

    “這是學院聯盟的事情,莊會長儘管安排就好,我沒有意見。”林逸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這種事情犯得着跟自己一個外人商量嗎?

    “那就這麼定了,林大師到時可以叫上李祭酒,就說莊某在主桌給他留了位置。”莊一凡若有深意的笑了笑,隨即才告辭離去。

    “呵呵,這個莊一凡倒是挺會做人。”林逸看着對方遠去的背影笑了笑,莊一凡特意說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準備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給晨星學院賣個好,否則黃階學院這麼多,以晨星學院的實力可未必能夠輪到主桌的位置,這可是難得的露臉機會。

    莊一凡告辭離去之後,霍雨蝶、王心妍和黃小桃幾人忙不迭闖了進來,後面還跟着柳子玉和李仁。

    “怎麼樣?那個莊會長怎麼說?”霍雨蝶迫不及待的問道,雖然已經從王心妍她們口中聽說了前因後果,但她還是替林逸捏了一把汗,林逸只是暫時冒用玄階一品煉丹師的名頭唬住了莊一凡而已,但萬一對方回過神來,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沒怎麼樣啊,他讓我幫忙煉丹,我答應了,就這麼簡單。”林逸跟個沒事人似的聳了聳肩道。

    “你答應了?他想要煉製的應該是玄階丹藥吧,你真的能夠煉製?”霍雨蝶頓時吃了一驚,柳子玉和李仁聽到這話也都面露驚疑之色,唯有王心妍和黃小桃神色還算平靜,她倆已經習以爲常了。

    “這種事到底能不能,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林逸微微一笑,嘴角帶着幾分玩味道:“就算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也不可能保證每次都能成功,我這次要是失敗了,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原來如此!”衆人這才恍然大悟,林逸之所以敢對莊一凡這種大人物扯謊,訣竅就在這裡。

    若只是單純撒謊,想要騙過莊一凡簡直難如登天,就算一開始能夠唬弄過去,之後也必然會露出馬腳,而林逸這個謊言高明就高明在它未必就是謊言,它很有可能成爲現實,而即便成不了現實也有合理的解釋,如此半真半假,方能立於不敗之地。

    “對了,莊一凡說今晚他要舉辦慶功宴,李祭酒,他還說在主桌留了你的位置。”林逸代爲傳話道。

    “什麼?照慣例慶功宴不都是在試煉全部結束之後在雷動城總部舉辦的嗎,怎麼會突然提前到現在?”李仁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了一下後結結巴巴道:“主桌……竟然有我的位置?”

    “不錯,他確實就是這麼說的,所以你準備一下,晚上一起過去吧。”林逸點頭道。

    “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驚喜啊!”李仁深吸一口氣,鄭重的對林逸行了一禮:“林大師,我代表晨星學院謝過您的大恩大德!”

    “呵呵,李祭酒言重了,我在晨星學院叨擾了這麼久,這點小事都是應該的,何況就算真要感謝,那也得去感謝莊一凡才行,這是他主動提出來的。”林逸笑着搖頭道。

    “不,要不是沾了您的光,莊會長怎麼會這麼照顧我們晨星學院?”李仁連連擺手,解釋道:“林大師您可能還不知道,每年慶功宴名義上是爲了慶祝巨頭之路的試煉,其實乃是關係到所有黃階學院的重新排名,誰家學院距離主桌越近,就意味着日後越受聯盟重視,各種修煉資源就能得到越多!而能夠在主桌上佔據一席之位的,歷來只有那寥寥幾家最頂級的黃階學院,都是雷動學院、鼎城學院之流,咱們晨星學院可一次都沒有得到過這等殊榮啊!”

    李仁越說越興奮,到最後已是紅光滿面,他這次若能代表晨星學院佔據主桌席位,雖說完全是林逸的功勞,但他這個帶隊祭酒也算是跟着平白立了一大功,回去學院之後必會受到重賞,連升三級青雲直上!

    “原來還有這一說,這麼說來,莊一凡還真是送了一份重禮啊。”林逸恍然道。

    他還以爲頂多也就是吃個飯露個臉而已,沒想到竟然還有着這重深意,莊一凡這是在變相表明他完全有能力捧晨星學院上位,當然前提是林逸得幫他把丹煉成才行,否則的話,他踩死晨星學院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莊會長自接掌黃階學院聯盟以來,一直都是左右平衡,很少這麼主動的提攜某一家學院,貴學院能夠獲得他的青睞,日後與那些頂級學院比肩是遲早的事情,真是可喜可賀啊。”柳子玉笑着說了一句,不過表情卻不免有些複雜。

    這可是名利雙收的好事情,對於晨星學院來說自然是大喜事,可對於她晨驕學院來說可就不那麼好了,死對頭突然之間扶搖直上,任誰站在晨驕學院的立場恐怕都笑不出來。

    “同喜同喜。”李仁此時還沉浸在狂喜之中,下意識說完之後才突然反應過來,表情頓時變得十分尷尬,對方可是晨驕學院副院長,同喜個屁啊!

    一時之間,會客廳內的氣氛變得有些怪怪的,身爲客人的柳子玉心中五味乏陳,身爲主人的李仁也神情訕訕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場面頓時陷入了僵局。

    這時,林逸卻突然開口道:“柳院長,李祭酒,我有個想法不知你們兩位願不願意聽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