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莊一凡身爲黃階學院聯盟會長,本人又是闢地後期的大高手,即便這樣他也只湊出了三分地固丹材料,其之難得可想而知。

    神農藥鼎可以來一萬次,但材料卻只夠來三次,這就是現實,要是三次都沒法成功,那就等同於宣告煉丹失敗了。

    由於莊一凡提供的材料略有多餘,此時林逸手上還剩下兩份多一點,不到三份。

    他可不敢一下子全部放進去,就算煉丹曲線已經有所調整,但在第二次結果出來之前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萬一還需要進一步微調,而他又傻乎乎的一下子把煉丹材料全部砸進去的話,那就搞笑了。

    林逸想了想,將手中材料放進去了一半,隨即便趁熱打鐵開始第二次煉製,是成是敗跟他自己其實關係不大,全看配上煉丹神器外設的神農藥鼎是不是足夠給力了。

    而這一次,煉丹過程比起第一次明顯要曲折了許多,過程時不時便會發出幾聲異響,每發出一聲,林逸心裡便沉一分,這是要失敗的節奏啊!

    然而等他最後打開神農藥鼎一看,頓時就愣住了,裡面赫然竟躺着兩枚土黃色的丹藥,毫無疑問就是地固丹。

    敢情那些異響並不是要失敗,而是傳說中的好事多磨,一下子出來兩枚,韓靜靜出品的煉丹神器果然是牛逼啊,連玄階一品丹藥都不在話下,甚至還能一如既往的超產,這讓那些高高在上的玄階煉丹師情何以堪!

    將兩枚地固丹拿在手上,林逸不由長出一口濁氣,這下莊一凡那邊總算可以順利交代過去,不會再出現什麼意外變故了,否則真要是煉丹失敗的話,對方惱羞成怒之下說不定就會做出某些不利於自己的事情,那麻煩可就大了。

    就在林逸煉丹的同時,另一邊的包佐良和蘇克生兩人卻是趁着衆人不注意,偷偷溜下了寶船。

    “包少,你確定真能在這地方借到飛行靈獸?”蘇克生跟在包佐良身後問道。

    “那是當然,區區一頭飛行靈獸而已,怎麼會借不到?”包佐良白了他一眼。

    “可這裡是雷動平原島啊,荒無人煙,也沒有什麼學院主城,咱們去哪裡租借飛行靈獸?”蘇克生詫異道。

    “誰說租借了,直接開口跟人借不就行了麼!你別忘了這裡可是有聯盟分部的,而我父親剛好就認識駐守在這裡的一個聯盟高層,只要我開口,借個飛行靈獸只是小意思而已。”包佐良得意道。

    “原來如此,只要能借到飛行靈獸,咱們這計劃就算成功了一半。”蘇克生眼睛大亮的點了點頭。

    “好了,你剛纔在船上怕隔牆有耳不敢說,現在總不用再賣關子了吧,快說到底是什麼計劃!”包佐良迫不及待的問道。

    “包少,你覺得以咱們的實力再去對付姓林的,能有幾分把握?”蘇克生不答反問道。

    “這個……”包佐良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一臉苦相道:“姓林的已經成了氣候,他自己就能越級挑戰開山期巨頭,現在連莊一凡都變得跟他一夥了,就咱們兩個想要弄死他,這種可能性實在是不大……”

    “何止是不大,正常情況下咱們已經根本沒有這個機會了。”蘇克生無情的打破了包佐良最後一點幻想,言之鑿鑿道:“包少,你別以爲我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實事求是的說,咱們現在跟姓林的已經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了,就算是你父親出馬,都未必能拿姓林的怎麼樣,說不定反而要被倒打一耙。”

    連莊一凡這個聯盟會長都幫着林逸,他父親不過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城主而已,在莊一凡面前根本就排不上號,胳膊怎麼能擰得過大腿?

    包佐良沉默無言,這種事情即便蘇克生不說他自己也能想得到,雖然一萬個不服氣,但是在這殘酷的現實面前他不得不低頭,要不然腦子一熱做出一些傻逼事情的話,非但對付不了林逸,反而只會把他自己給搭進去。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就這麼認命了?”包佐良皺着眉頭道,他到現在都還覬覦着王心妍,那種魂牽夢繞的感覺根本不是其他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讓他就此放手,估計這輩子都不會甘心。

    何況之前幾次暗中交鋒他都在林逸手上吃了大虧,在他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如此惡氣怎麼能夠咽得下?

    “其實拋開個人好惡不談,單從利弊考慮的話,就此罷手其實是最好的選擇。”蘇克生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包佐良陰沉的表情,轉而道:“不過我想包少你肯定是不答應的,其實就是我自己,也不想就這麼認慫,要不然我也不會提議偷偷溜出來了。”

    “好了,廢話說完了,趕緊說正事吧,你小子讓我偷偷溜出來,而且還讓我去借飛行靈獸,到底有什麼打算?”包佐良問道,至於蘇克生所說的最優選擇,根本就不在他的考慮範疇。

    “我的計劃很簡單,咱們現在去鼎城鎮!”蘇克生嘿嘿一笑道。

    “鼎城鎮?去那兒幹嘛?”包佐良愣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你不會是想去找償命鬼告狀吧?”

    “不錯,就是找他告狀。”蘇克生點頭道。

    他們口中的償命鬼,其實就是常來廷的老爹臧自立的男人,鼎城鎮鎮主常命歸,至於償命鬼則是坊間流傳的外號,跟這位鼎城鎮大佬倒是十分貼切,不僅和他本名同音,更主要這位大佬一向睚眥必報,稍有觸犯便要拿命來償,因爲一點小事死在他手上的人數不勝數,所以才被叫做償命鬼!

    “這個……有必要嗎?”包佐良不由有些猶豫,皺眉道:“姓林的把他老婆兒子都打得人事不知,以償命鬼的作風,就算不用咱們告狀也不會放過姓林的吧,用得着我們多此一舉嗎?而且咱們倆在他眼裡純粹就是不相干的外人,這要是被他誤會成別有用心,那可就得不償失了,還不如就這麼看戲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