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讓林逸衆人有些詫異的是,此時早一步到達的其他學院並沒有進去,反而全部都被堵在了門外,議論紛紛。

    “莫非出什麼事了?”林逸微微一愣,然而沒等他湊上去問個明白,前方人羣突然間自發讓開了一條通道。

    隨後,莊一凡笑意盈盈的親自迎了上來:“林大師果然是難得的準時守信之人,來來來,裡邊請!”

    周圍其他學院那些人頓時轟然一片,他們雖然絕大數都已聽說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不過都是隻聞其事不見其人,到現在纔是第一次看到林逸這個越級挑翻臧自立的狠人!

    而更讓他們驚詫萬分的是,莊一凡身爲聯盟會長非但不施以懲戒,反而放下身段親自出門相迎,爲此甚至不惜將他們這麼多學院都堵在門外喝西北風,這特麼簡直就是對待上級貴賓的超然待遇啊,這個林逸到底是何方神聖?

    林逸對此也有些哭笑不得,敢情這些人是因爲自己才被堵在門外,莊一凡爲了讓自己幫忙煉丹,這些方方面面還真是沒少下功夫。

    “有勞莊會長親自出面相迎,在下實在是受寵若驚啊。”林逸笑着寒暄道。

    “哪裡哪裡,這是對待玄階煉丹師最基本的禮數,別說在這黃階海域,就是去了玄階海域也是一樣,林大師不必自謙了。”莊一凡笑着將林逸請進了早已準備妥當的宴會大廳,只有等他們入場之後,其他學院衆人才終於能夠尾隨而入。

    偌大的宴會大廳之內,滿滿當當擺放着上百桌酒宴,莊一凡親自領着林逸在正當中的主桌上座坐下之後,其他衆人才紛紛尋找各自的位置落座。

    這位置可不是隨便就能坐的,哪一桌歸哪個學院都有着明文規定,像雷動學院這類頂級學院就安排在主桌邊上,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而至於那些不入流的小學院,則直接被排到了大門後頭,連人都看不見一個,更別說有什麼存在感了。

    不過,即便是雷動學院這樣的頂級學院,也只能是靠近主桌而已,卻不可能在主桌上佔據一席之位。

    主桌只有八個位置,一向都是莊一凡等學院聯盟高層專屬,此外只有極少數學院代表能夠與他們共桌,換做以往時候,如果是雷動學院院長親臨,那倒還能分到一個位置,不過這次來的只是帶隊祭酒而已,哪有資格跟莊一凡同坐一張桌子?

    四面八方上百桌人都在注視着主桌的一舉一動,林逸毫無疑問是他們議論的焦點,一個個臉上都寫滿了羨慕與嫉妒。

    在這黃階海域,能夠坐在莊一凡旁邊那可是無上榮耀,就連絕大數學院院長都沒有這個資格,何況是林逸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

    不過相比起這個,隨後相繼在主桌上落座其他人更是令衆人大跌眼鏡,王心妍、黃小桃、霍雨蝶、柳子玉、李仁,這特麼都是些什麼人啊?!

    本來屬於聯盟高層的寶貴位置,硬是被這些毫不相干的人物佔了個乾淨,這哪是什麼巨頭之路慶功宴,簡直就是林逸的家宴啊,莊一凡腦子沒進水吧?

    照他這麼個座位排法,以後其他學院壓根都不用混了,日後聯盟重點扶持的學院鐵定是林逸說了算,其他學院都只能遠遠的靠邊站了。

    衆人私下議論紛紛,不過明面上卻不敢表現出半點不滿,哪怕就是坐在旁邊不遠處的雷動學院王典刑,也都只敢對林逸側目而視,敢怒不敢言。

    拜林逸所賜,他這次衝擊玄升之前就已被林逸打得失魂落魄,直接導致了衝擊失敗,曾經不可一世的元嬰四公子之首,如今儼然已是一身的廢材氣質,再不復半點天之驕子的驕傲氣場,這個曾經的天才算是徹底毀了。

    對於這種手下敗將,林逸壓根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只是周圍衆人的小聲議論卻令他有些不太自在,莊一凡這麼安排確實有點太過任性了,爲了給自己這些人騰出位置,其他那些聯盟高層硬是被他一句話給撇到別桌去了,這位聯盟會長實在是獨斷專行得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這也正是他實力強大的體現,哪怕坐着聯盟會長的位置,最終到手的權力還是要靠實力爭取的,如果換一個實力一般的人做這個會長,就算不被架空,那也很難震懾住這麼多黃階學院。

    而至於莊一凡,以他闢地後期的恐怖實力在這地方根本無人可以抗衡,聯盟會長的權力在他手上自然也霸道到了極致,基本上就是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誰都不敢多嘴,只能乖乖照辦。

    “林大師,這次煉丹的事情就拜託你了,莊某敬你一杯,先乾爲敬!”莊一凡絲毫不理會旁人詫異的目光,一上來就是敬酒,堂堂聯盟會長卻把姿態放得如此之低,幾乎一點矜持都沒有,這傢伙也算是獨一份了。

    “莊會長太客氣了。”林逸也跟着一飲而盡。

    “林大師,我知道你這陣子肯定是要好好休養,所以特意讓人在分部這邊準備了一個別院,環境絕對得天獨厚,相信一定會讓你滿意的,不知林大師意下如何?”莊一凡語氣十分誠懇的提議道。

    “哦?”林逸聞言玩味的看了他一眼,莊一凡這麼做看似一番苦心,態度也是誠懇得無從挑剔,不過用意可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這分明是怕自己溜號,所以想要以這種方式將自己軟禁在聯盟分部啊。

    莊一凡微笑着與林逸對視,他堂堂聯盟會長,堂堂闢地後期大高手,在林逸這麼個晚輩後生面前將姿態擺放得如此之低,目的當然是爲了地固丹,爲此做一些預防手段也是必須的事情,畢竟彼此可是素昧平生,誰知道這個來頭極大的年輕人靠不靠得住?

    兩人目光在無形之中交鋒,片刻之後林逸忽然微微一笑,搖頭道:“多謝莊會長的好意,不過我想還是不必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