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句話叫做畏而遠之,反過來也可以理解成遠則生畏,跟莊一凡這種大人物打交道,想要保持平等合作的關係就必須保持足夠的距離,否則一旦走得太近,很容易就會淪落爲對方的附庸,到時候可就完全陷入被動,很難再有多少話語權了。

    彼此離得遠一點,那還是平起平坐的盟友,莊一凡有點什麼事都得禮下於人,可要是一旦離得近了,那就會成爲對方小弟,老大讓小弟幫忙那還用得着禮下於人嗎?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既然這樣,那莊某就不勉強了,林大師這次可是幫了我的大忙,莊某銘記在心,必有厚報。”莊一凡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忽然問道:“林大師,要說玄階一品煉丹師我也曾經見過,可是一天成丹的卻從沒聽說過,恐怕林大師應該不是玄階一品那麼簡單吧?”

    林逸聞言不由暗暗失笑,莊一凡這反應就跟當初的青丹子如出一轍,只不過當初煉製的是七品大還丹,結果被懷疑成玄階一品,現在煉製的是玄階一品,結果又被人懷疑成玄階二品了……

    當然,這是一個美妙的誤會,林逸要是當場否認就太單純了,跟莊一凡這種人打交道那當然是層次越牛逼越好,玄階二品煉丹師的拉攏價值怎麼也比玄階一品高得多吧!

    不過林逸卻也不會傻到直接就承認自己是玄階二品,那樣唬人倒是夠唬人了,可萬一人家順勢提出來幫忙煉製玄階二品丹藥呢?

    林逸這纔剛剛能夠煉製玄階一品,要是嘗試玄階二品說不定連真氣強度都不夠,那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麼!

    “不敢當,玄階二品目前還在衝擊。”林逸高深莫測的淡淡一笑。

    他這一句回答絕對是令人遐想連篇,雖說是句實在話,可不知情的人聽起來還以爲他在謙虛呢,而且這句話連坑都給一起填了,莊一凡總不能求一個正在衝擊玄階二品的人煉製玄階二品丹藥吧?

    “果然如此,林大師果真是非同凡響,莊某真是眼拙了。”莊一凡頓時肅然起敬,單是玄階一品煉丹師的地位就能和他相提並論了,這要是對方成爲玄階二品煉丹師,他甚至都不好意思平起平坐,最起碼也得是敬陪末座啊。

    “哪裡哪裡,離玄階二品還差一線呢,莊會長也知道到了這種層次,無論什麼時候都有可能出現難以逾越的壁障,咫尺天涯,也許一輩子都邁不過去,這種例子已經多得舉不勝舉了。”林逸的表現依舊顯得十分“謙虛”。

    “是是,不過那是對其他人,對於林大師您這樣的曠世奇才來說,所謂壁障也就是時間早點晚點的事情而已。”莊一凡心情激盪之下赫然已是用上了敬稱,心思頓時就活絡開了,要是林逸真能成爲玄階二品煉丹師,那對他來說又是一個天大的誘惑。

    以他如今闢地後期的實力,如果不是強行衝擊闢地後期巔峰出了意外,正常情況下已經用不上地固丹這樣的玄階一品丹藥,只有更高一層的玄階二品丹藥才能助他更進一步。

    本來這件事是遙遙無期,他莊一凡連找個玄階一品煉丹師都要費盡心機,更何況是玄階二品?

    不過現在林逸的出現卻是給了他希望,雖然不是現成的玄階二品煉丹師,可林逸既然能夠一天之內就煉成地固丹,就說明距離玄階二品已經不遠,甚至可以說是指日可待了!

    林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而道:“莊會長,說起來我還有件事兒想請你幫忙呢。”

    “哦?林大師儘管吩咐,莊某必當照辦。”莊一凡聽到這話非但沒有絲毫推諉,反而是眼睛一亮,他正愁賣給林逸的人情還遠遠不夠呢,畢竟想要請動一個未來的玄階二品煉丹師代價可是很大的,如果人情不夠深,人家林逸到時候一口回絕了怎麼辦?

    “好,這事兒還真就莊會長最合適,在下就不客氣了。”林逸點點頭,指了指在座的柳子玉和李仁二人道:“晨星學院和晨驕學院的恩怨糾葛,想必莊會長是清楚的,我跟這兩家學院又都關係不錯,夾在這中間有點不太好做,所以就想請莊會長出面說說,讓他們兩家不計前嫌重歸於好,不知莊會長方不方便?”

    “這可是好事啊,莊某最願意做這種兩頭落好的和事佬了,他們兩家學院的事情我聽說了,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按我說早該握手言和了,林大師果然是個明白人!”莊一凡欣然應允,積極表態道:“那這樣,等到這次巨頭之路試煉結束,莊某親自去兩家學院走一趟,相信沒人會不賣莊某這個面子吧?”

    “莊會長玩笑了,您若能親自駕臨那可是我們學院莫大的榮幸,由您出面發話,學院上下莫有不從!”柳子玉和李仁頓時受寵若驚,之前還以爲莊一凡頂多就是讓人傳個話而已,沒想到現在竟一口答應要親自出面,林逸的面子果然是天大。

    “呵呵,那就有勞莊會長了。”林逸卻是淡淡一笑,對這事兒表現得雲淡風輕,否則要是跟柳子玉和李仁一樣受寵若驚的話,之前這一派高人風範可就白裝了。

    “哪裡的話,這點小事說什麼有勞不有勞的,林大師太見外了啊!來,咱們喝酒!”莊一凡有意想要藉機跟林逸拉近關係,好話連連,頻頻敬酒,在他帶動之下,全場氣氛都逐漸熱烈了起來,倒還真有幾分慶功宴的氛圍。

    而就在衆人觥籌交錯的同時,之前靠着飛行靈獸偷偷溜出去的包佐良和蘇克生二人,此時赫然已經出現在鼎城鎮,而且還如願出現在了鎮主府的迎客大廳。

    不過此刻兩人都是一身狼狽,身上都還帶着傷,誰讓他倆硬闖鎮主府呢,沒被鎮主府護衛活活打死都算命大了。

    “你小子這都出的什麼餿主意啊?直接挑鎮主府管家出手鬧事,能不被他們往死了招呼嗎?你看看,我腿都快被打斷了!”包佐良一臉怒氣的小聲埋怨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