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包少,我提出這計劃的時候你不也是點頭同意的嗎?”蘇克生委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要不是這樣,我們哪能這麼快就有機會見到這位鎮主?我估計就算咱們在外面大喊他老婆兒子被人殺了都沒用,就算成功引起騷動,第一時間也肯定是被管家壓下來,等咱們見到他的時候,估計黃花菜都涼了,誰敢保證姓林的會不會連夜就逃掉呢?”

    “這……”包佐良愕然無語,他自己就是城主兒子,這些城主府鎮主府什麼規矩他自己門兒清,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如果不打到最重要的那條狗,他們倆一時半會兒是很難見到償命鬼的。

    兩人悄悄話還沒說完,大門之外忽然刮進來一陣疾風,風勢之猛簡直讓他們兩個玄升初期高手都要站不穩腳跟,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周圍的桌椅擺設卻紋絲未動,給人感覺就似一堵無形之牆將這個迎客大廳隔成了兩個世界。

    包佐良和蘇克生同時大驚,未等他們做出任何防衛動作,兩隻手忽然同時捏住了他們的脖子,一個雄壯的人影隨之在狂風中顯現出來,是一個面容奇醜卻又極爲殘暴的中年男子。

    “你們說誰的老婆兒子被人殺了?”中年男子冷冷的看着兩人。

    兩人頓時嚇得毛骨悚然,脖子被對方捏住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一味徒勞的瘋狂掙扎,那兩隻手卻始終紋絲不動。

    中年男子不爲所動,直到兩人臉色慘白都快斷氣了,這才終於把他們扔到地上,居高臨下有如猛獸覓食一般盯着二人,把包佐良和蘇克生嚇得心驚膽戰。

    “你……你是償命鬼?”包佐良又驚又懼的看着中年男子,然後砰的一聲,整個人就猛然倒飛了出去,不知死活。

    “說吧,如果你也不懂事的話,會比他更慘。”中年男子冷冷的盯着剩下的蘇克生。

    “是是。常鎮主。”蘇克生壓下心頭恐懼,深吸一口氣道:“我們兩個是晨星學院弟子,他是包佐良,我是蘇克生。我們倆都是剛纔雷動平原島過來的。”

    “你們參加了巨頭之路?”常命歸看了他一眼,他兒子常來廷就參加了這次試煉,否則要是換做以前他還未必會關心這種無關的事情。

    “不錯,我們倆都是剛從巨頭之路出來,因爲發生了一件大事。所以纔想辦法及時趕過來向您報信。”蘇克生小心翼翼道。

    “大事?”常命歸聞言頓時笑了,哈哈大笑道:“你不會是想說我的老婆兒子被人殺了吧?在黃階海域這種人還不存在,尤其還是在聯盟的地盤,小子,你該知道在我面前扯這種屁話會是什麼下場吧?”

    “知道,當然知道。”蘇克生連連點頭,解釋道:“在下也知道這事兒很離譜,可確實是當着各個學院弟子的面發生了,臧大師還是常公子,都被一個叫做林逸的人給打傷了。目前是生是死還真的很難說……”

    “你說什麼?”常命歸眼睛一瞪,龐大威壓頓時就壓得蘇克生喘不過氣來,整個人幾乎就被壓得趴在地上,半信半疑道:“你的意思是莊一凡動了我的老婆和兒子?”

    雖然常命歸十分自信,但是在莊一凡面前卻還是要退讓三分,這位聯盟會長不僅實力深不可測,權力手段也是強悍霸道得一塌糊塗,在學院聯盟地盤上上下下就只有他一個聲音,雷動平原島是聯盟分部所在,如果不是莊一凡點頭。那個什麼狗屁林逸哪敢對自己老婆兒子下手?

    “這倒不是,常鎮長您誤會了,林逸是從北島來的外來弟子,並不是學院聯盟的人。更不是莊會長的手下。”蘇克生連連擺手。

    “北島弟子?北島什麼時候出了開山期弟子了?”常命歸一臉懷疑的看着蘇克生,雖然他不信有人會蠢到拿這種事來欺騙自己,畢竟這可是要拿性命做代價的,但是要說區區一個北島弟子都有開山期實力,那未免也太誇張了。

    “不不,林逸並不是開山期巨頭。他纔剛剛參加完巨頭之路試煉,現在明面上的實力境界就只有玄升初期。”蘇克生連連搖頭。

    “一派胡言!”常命歸頓時就要發飆,偌大的客廳內再度狂風四起。

    “常鎮主且慢,在下這些話句句屬實,絕對沒有半句虛言,林逸確實是以玄升初期的實力戰勝了臧大師,這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問便知。”蘇克生強作鎮定道。

    常命歸沉默良久,最終才緩緩開口問道:“如果真是這樣,那爲什麼我沒收到消息,反而需要你這個晨星學院弟子跑來通風報信?”

    蘇克生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這位鼎城鎮大佬不像外貌這麼簡單粗暴,總算還聽得進人話。

    “那是因爲鼎城學院的兩個帶隊祭酒也被林逸幹掉了,所以那邊是羣龍無首,自然沒人敢出頭向您彙報。”蘇克生恭敬道。

    話音落下,大廳內無形之中驀然多了一股可怖的殺氣,許久才聽到常命歸彷彿從地獄發出的嘶吼聲:“林逸是嗎?我去殺了他。”

    蘇克生還想附和兩聲,結果一擡頭,眼前空空蕩蕩,常命歸早就沒影了。

    雷動平原島,衆人仍舊沉浸在慶功宴的熱鬧氛圍之中,忽然外面狂風大作,一頭體型巨大的鬼眼金雕在狂風之中現出身形,隨後下來的赫然便是鼎城鎮鎮主常命歸。

    “常鎮主且慢!”聯盟護衛隊的一衆開山期高手瞬間出現在常命歸面前,攔住了他的去路:“這裡是聯盟分部重地,沒有莊會長的允許,任何人不得私闖!”

    “是嗎?那你們殺了我啊?”常命歸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直接邁步就朝宴會廳硬闖進去,一身的怒氣和殺意已經近乎實質化了,他現在根本懶得跟人浪費口水,只想殺人。

    來此之前他去了一趟鼎城鎮的戰艦,臧自立和常來廷都很慘,直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唯一的好消息是還沒有嚥氣,僅此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