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信。”常命歸果斷搖頭,不懷好意的看着林逸道:“內人雖然是個煉丹師,但我還真不信區區一個玄升初期的小子都能勝她,說再多都沒用,除非讓我親手稱一稱斤兩,否則誰知道是不是你莊會長暗中使了什麼手段呢?以你莊會長的實力,掩人耳目只是輕而易舉的小意思吧。”

    “喲呵,常鎮主果然是個直性子,這種屎盆子也敢當衆往莊某頭上扣,話說莊某的風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連常鎮主都以爲莊某是個好性子不成?”莊一凡神色依舊平靜,可是古井無波之餘,卻令全場衆人感受到一陣莫大的無形壓力,甚至就連開山後期的常命歸都臉色一變,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不不不,莊會長誤會了,這可不是屎盆子,老婆兒子被人打成這副樣子,我只不過是想討要一個合情合理的說法,不想被人看成是糊塗蟲窩囊廢,我想這應該不過分吧?”常命歸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過不過分你常鎮主說了不算。”莊一凡搖頭道。

    “也對,這是聯盟分部的地盤,當然是由莊會長說了算,那麼莊會長想怎麼說呢?”常命歸冷眼看着莊一凡道。

    他雖然無論實力還是權勢都不如對方,但畢竟是鼎城鎮鎮主,是黃階海域煉丹聖地的第一號人物,就像莊一凡之前要請臧自立幫忙一樣,哪怕是黃階學院聯盟對他也要禮讓三分,要知道學院聯盟半數以上的丹藥可都是鼎城鎮供應的。所以常命歸才能如此底氣十足。

    “我怎麼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大師怎麼說。”莊一凡笑着向林逸點了點頭。

    “林大師?莊會長管這姓林的小子叫大師?”常命歸愣了一下,能讓莊一凡都用這種敬稱的絕不是普通人物,連一般的七品煉丹師都不夠格,印象中只要他老婆臧自立晉級成爲玄階一品煉丹師之後,莊一凡才第一次用上這種敬稱。

    也就是說,這個姓林的小子竟然也是玄階一品煉丹師?這怎麼可能!

    莊一凡並沒有理會常命歸,仍然笑意盈盈的扭頭看着林逸。一副任憑林逸做主他無所不從的架勢。

    事實上,如果不是剛剛得知林逸竟有機會衝擊玄階二品煉丹師的話,莊一凡即便有心迴護林逸,那也不會如此不給常命歸面子,畢竟對方是煉丹聖地之主,而且還有臧自立這麼個玄階一品煉丹師的老婆,莊一凡若只爲了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就得罪他顯然不值得。可要是玄階二品煉丹師就完全不一樣了。

    哪怕林逸只是一個準玄階二品煉丹師。那也足夠莊一凡毫不猶豫把寶押在他身上了,至於常命歸和臧自立,對他個人來說基本就沒什麼大價值,想理就理,不想理就踢一邊。

    此時此刻,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逸身上,誰都不知道這位被莊一凡奉爲座上賓的年輕人到底會做出什麼迴應,莊一凡、常命歸這可都是黃階海域有數的大佬。而這個林逸又是剛剛成爲傳奇的超級天才,今天這可是一場難得的好戲。

    “常鎮主是吧?”林逸看了常命歸一眼,淡淡道:“你說你想稱稱我的斤兩?”

    “不錯,難道你有膽子對付我的老婆兒子,這時候卻不敢接招?”常命歸不屑的看着林逸,他壓根就不信林逸能幹掉臧自立,莊一凡對他越是維護,就越證明這傢伙心裡有鬼!

    “不是不敢,常鎮主可別誤會了。我只是單純沒興趣幹這種蠢事而已,讓我一個玄升初期跟你開山後期高手過招。常鎮主以爲我腦子裝的是什麼?”林逸不以爲意的笑了笑。

    拒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之前對付臧自立這麼一個最弱的開山初期就已經夠嗆了。現在卻要面對一個殺氣騰騰的開山後期高手,找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法啊。

    “當然,肯定是裝了一腦袋的屎,要不然就憑你怎麼敢對我老婆兒子動手?”常命歸冷笑道。

    王心妍幾人聞言紛紛對其怒目而視,不過林逸本人倒是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伸手示意衆女放輕鬆,這種時候不需要自己這些人動怒,說到底大家都是客人,這裡只有莊一凡這一個主人,主人說的話纔算數。

    “常命歸,我看腦子裝了屎的是你吧?”莊一凡果然神色不善的發飆了,都已經說了林逸是他的貴客,常命歸竟然還敢當衆如此出言不遜,分明就是沒將他這個聯盟會長放在眼裡啊!

    “姓莊的你說什麼!”常命歸憋了許久的怒氣瞬間引爆,換做其他時候他絕不敢這麼招惹莊一凡,但是現在怒火攻心,他又從來都不是一個隱忍之人,能忍到現在已經算控制得很好了。

    “呵呵,莊某的意思是你現在可以走了,否則引火燒身就不太好,莊某什麼脾氣想必你不會不清楚,常鎮主你說呢?”莊一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常命歸道。

    話音落下,現場頓時狂風四起,全場衆人齊刷刷大驚失色,常命歸這樣的開山後期大高手一旦毫不顧忌的動起手來,在場所有人都要受到波及,嚴重者說不定就要死傷一大片。

    然而沒等衆人四散而逃,這股狂風再次戛然而止,不過這一次卻不是被莊一凡化解,而是常命歸自己壓下去的。

    “莊會長,今天這事兒我記住了。”常命歸冷冷的看着莊一凡,又掃了林逸一眼。

    他此刻已經怒氣爆棚,但卻還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一旦他敢在這裡大打出手,以莊一凡的強勢手腕甚至都敢當場殺了他,進而將手伸進鼎城鎮這塊煉丹聖地!

    這不是沒有可能,而是很有可能,說不定莊一凡今天如此維護姓林的小子就是爲了激怒自己大打出手,身爲鼎城學院首席煉丹師的臧自立已經倒下,若是他這個鼎城鎮鎮主也跟着出事的話,鼎城鎮就沒人能夠穩住大局,莊一凡絕對會趁勢把手伸進來,學院聯盟對這塊肥得流油的肥肉早就垂涎三尺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