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到這裡,常命歸不禁被自己嚇出一身冷汗,莊一凡這人太可怕了,實力高深莫測,處事不擇手段,一旦被他逮到機會,自己和鼎城鎮絕對會被一口吞下,最後連渣都不會剩下一點。

    “慢走不送。”莊一凡眼神之中果然帶着幾分遺憾,他的心思還真被常命歸猜中了幾分,當然這並不是他處心積慮的結果,純粹就是順勢而爲,如果對方主動把這麼大的把柄送上門來,他是絕對不會客氣的。

    只可惜,常命歸畢竟不是一個頭腦簡單的莽夫,最後終究還是選擇了剋制,這樣莊一凡也不好拿他怎麼樣,只能放任他離開。

    “哼!”常命歸最後瞪了林逸一眼,完全就是一種餓狼盯上了羊羔的眼神,看得人心裡毛骨悚然,不用想也知道這傢伙是絕不會放過林逸的,只不過現在礙於莊一凡的威勢,他心中就算一萬個不甘也只能強壓下來。

    看着常命歸離去的背影,莊一凡若有深意的看了看林逸,提醒道:“不好意思,讓林大師受驚了,不過這位常鎮主號稱償命鬼,就算這次打發了還有下一次,林大師可要小心爲上啊。”

    “多謝莊會長提醒,在下心中有數。”林逸微微頷首。

    “按莊某的意思,林大師不妨留下來多住幾天,至少在這聯盟分部,那是沒人膽敢亂來的。”莊一凡順勢提議道。

    “莊會長的好意在下心領,不過還是不必了。”林逸毫不猶豫選擇了拒絕。

    如果他膽子小一點也許還真會被常命歸嚇住。畢竟在這聯盟分部住上一陣也沒什麼不好,而且還有莊一凡這個闢地後期的超級大高手保證安全,不過他要是這麼容易就被嚇住的話,那他就不是今天的林逸了。

    “哦,既然如此,那林大師可要加倍小心了,常命歸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林大師若有需要隨時可以向我打招呼。莊某在所不辭。”莊一凡神色鄭重道,他這倒不是虛情假意,而是真怕林逸出事,畢竟這可是他押寶的準玄階二品煉丹師,一旦林逸死了,那就一切都白費了。

    “那就在此多謝莊會長了。”林逸笑了笑,隨即道:“時候不早。我看我們也該告辭了。”

    “那好。我送林大師。”莊一凡當即跟着起身。

    “不必了,莊會長留步,後會有期。”林逸揮了揮手,在衆人注視之下帶頭走出宴會大廳,剛纔的常命歸似乎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雖然林逸幾次拒絕,但莊一凡最終還是親自將他們一行送到了聯盟分部的大門口,這才終於止住腳步,要不是林逸再三拒絕。他是肯定要親自送到晨星寶船的。

    “林大師,咱們就這麼走確定沒問題嗎?”李仁回頭看了看籠罩在身後夜幕中的聯盟分部,心底下瑟瑟發抖,生怕常命歸不知什麼時候就殺出來。

    雖然沒有說話,但柳子玉和王心妍幾人也都面帶擔憂的看着林逸,被一個開山後期的巨頭境高手盯上確實不好受,這種如芒在背的危機感足可將人壓迫得精神崩潰,別說是林逸這個當事人,就連他們幾個都有些吃不消。

    “要是我說沒問題。你們相信嗎?”林逸不答反問道。

    “這不可能,常命歸這人我雖然沒打過交道。但是此人風評睚眥必報,既然都找上門了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柳子玉表情有些凝重。以她的實力去應付常命歸還是有些過於勉強了,到了開山期這樣的層次,想要以弱勝強談何容易?

    “的確,我也從來就不覺得他會放過我。”林逸呵呵一笑。

    “那你還拒絕莊一凡的提議?從剛纔的情形看得出來,常命歸對他十分忌憚,留在他這裡應該是十分安全的,你完全可以躲上一陣子再說,到時候可以跟莊一凡一起到晨星學院或者晨驕學院,這樣纔是萬無一失。”柳子玉皺眉可惜道。

    在她看來,林逸這人雖然屢屢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但在爲人處事方面還是不夠老成,估計就是傲氣作祟才讓他拒絕了莊一凡的提議,可是現在性命攸關,這是傲氣的時候嗎?

    “柳姨說的是,其實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思來想去,最後還是覺得這樣不太好。”林逸搖了搖頭。

    “怎麼不好?”王心妍問道。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林逸看了他們幾人一眼。

    “你的意思是……”柳子玉幾人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真要把背後的意思說出來,那可真是會嚇死人的,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林逸竟會有這樣的心思。

    不過話說回來,這種事放在別人身上確實是石破天驚,可是放在林逸身上,石破天驚的事情做得多了,自然也就見怪不怪了。

    林逸將衆人驚詫的表情看在眼裡,轉而向李仁問道:“對了,我想知道以寶船的防護能力,能不能擋住一個開山後期高手?”

    “這個不好說,如果是全力運轉的話應該沒有問題,但如果只是像現在這樣停靠在這裡的話,防護陣只是維持在最低限度,我覺得很懸。”李仁想了想道。

    “既然這樣,那能不能麻煩李祭酒幫我放個風聲出去,就說咱們寶船決定明天一早提前返回晨星學院,至於其他尚未結束試煉的晨星弟子則拜託給學院聯盟捎帶,可以嗎?”林逸捏着下巴道。

    “沒問題,林大師吩咐我照辦。”李仁滿口答應道,他知道只要是林逸的意思,就算他擅作主張也不會受到半點責怪,何況這只不過是一點小事而已。

    “你莫非是想?”王心妍若有所思,心有靈犀,她已經大概猜出了林逸的意思。

    “聯盟分部有莊一凡罩着,他不敢動手,寶船一旦啓航之後他很難打破防護陣,也不好動手,等到了晨星學院他更不好動手,所以能夠讓他動手的地方就只剩一個。”林逸看着衆人笑了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