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碼頭!”霍雨蝶幾人異口同聲道。

    “不錯,就是碼頭,而且我讓李祭酒放出明天一早啓程返回晨星學院的風聲,留給對方的時間也就只剩下今晚。”林逸頓了頓,眼睛幽幽放光道:“時間、地點都確定無疑,天底下還有比這更輕鬆的釣魚嗎?”

    衆人聞言一陣沉默,一個個都被林逸的計劃震驚了,常命歸那是何等人物?一個開山後期的巨頭境高手,居然被他當做魚來釣,這份膽魄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就連柳子玉都有些被他嚇住了。

    “可是你就算釣魚,也得有把魚拽上岸的力氣才行,常命歸那可是非同小可,一旦給了他咬鉤的機會,說不定反而整個人都要被拖到海里去,林逸你可得想好了。”柳子玉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錯,所以這事兒我自己一個人是辦不了的,需要幫手。”林逸呵呵一笑。

    黑暗之中,常命歸站在鬼眼金雕的背上俯瞰着大地,距離地面近百丈,下面的人根本察覺不了他的存在,但是他卻可以依靠着龐大的神識監控着地面的一舉一動。

    突然常命歸眼皮一跳,下方晨星學院寶船上傳來一陣騷動,仔細一聽,居然是要明日一早提前返回晨星學院!

    “姓林的小子要跑?”常命歸一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因爲忌憚莊一凡的緣故,他本來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動手,要知道碼頭雖然跟聯盟分部有些距離,但並不算太遠,而且名義上還是聯盟地盤,也就是莊一凡的地盤。

    他剛纔在宴會廳沒敢動林逸,在莊一凡的地盤,哪怕並不是聯盟分部,他也得好好掂量掂量才行。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最合適出手襲擊的地方只有碼頭,但不能是現在,他準備找個由頭調虎離山,只要將莊一凡騙出雷動平原島,他就可以無所顧忌的在碼頭動手。

    只可惜,林逸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此刻晨星學院寶船的甲板之上,林逸和王心妍衆女就在堂而皇之的吹風聊天,邊上並沒有其他人,看樣子絲毫沒把常命歸這個巨大威脅放在心上的意思。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王心妍有些擔憂的看着林逸,霍雨蝶和黃小桃也是一樣,別看她們表面平靜如常,但是自從剛纔聽了林逸的打算之後,她們的心就一直懸在半空,着實替林逸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她們能夠幫上林逸的忙也就罷了,關鍵對方乃是開山後期的巨頭境高手,她們這些玄升初期連做炮灰的資格都沒有,除了擔心,她們實在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不知道,不過總要試一試的,這是最好的機會,錯過這個村就難有這個店了。”林逸心中也是沒底,但是無論如何他都要一試,他不可能留下如此巨大的一個隱患,要不然真這麼時刻被一個開山後期高手惦記着,他以後再也別想有安生日子過了。

    “可是……”霍雨蝶還想再勸,她本身並非膽小之人,以前也沒少獨自一人幹一些冒險的事情,要不然西島試煉的時候也不會冒然找林逸這麼個素不相識的人組隊,要知道這本身就一個十分冒險的選擇,但她是真的不想看林逸冒險,一點都不想。

    “別擔心,今晚這次釣魚看起來危險,其實還是相對比較安全的,如果連今晚這麼好的機會都活不下來,那我以後遲早也得死在他常命歸的手下,所以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能在勝算最大的時候放手一搏,這樣還有機會贏,否則就一點贏面都沒有了。”林逸語氣堅決道。

    王心妍和黃小桃都已不再說話,她們知道再怎麼勸也沒有用,但是霍雨蝶卻還想再說些什麼,她相信林逸絕對不止這一個辦法,絕對還有更加安全穩妥的選擇。

    然而沒等霍雨蝶再次開口,林逸突然神色一肅,沉聲道:“魚咬鉤了!”

    話音未落,一道狂風凝聚的巨大風刃呼嘯着從天而降,居高臨下的砸在寶船上方,林逸幾人頭頂一陣光芒閃爍,無聲無息的將巨大風刃擋了下來,這是寶船防護陣。

    但是緊接着,又一道巨大風刃緊隨而至,寶船防護陣閃爍了一下砰然破碎,雖然已經擋掉了絕大數威力,但寶船還是一陣劇烈搖晃,周圍海面憑空炸起數十丈高的巨大海浪,果然就如李仁所說,只是這種程度的防護陣是擋不住開山後期高手的。

    “你們自己小心,別來插手!”林逸話聲還在船上回蕩,但他整個人卻在一瞬間竄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下寶船朝聯盟分部方向狂奔而去。

    “哼,這個時候還想找莊一凡救你?你以爲你能逃得到聯盟分部?”伴隨着一道肆虐的狂風,常命歸帶着冷哼從天而降落在碼頭,疾速朝林逸追去。

    “好快!”感受着身後迅速接近的恐怖氣息,林逸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他此時已經是全力施爲,不僅使出了超極限蝴蝶微步,甚至連真氣噴射的技巧都一併用上了,這可以說是他如今的極限速度。

    如果橫向對比的話,這個速度甚至比起開山初期的臧自立都要快得多,至少當時跟臧自立周旋的時候他可沒有這麼全力以赴,僅僅超極限蝴蝶微步就已能把臧自立耍得團團轉了,可是這跟身後的常命歸一對比,差距比起龜兔賽跑都要懸殊得多。

    雖說都是開山期巨頭,但常命歸和臧自立顯然完全不是一個層面的人物,前者是開山後期,後者是開山初期,而且還是一個開山後期的煉丹師,實力相差不說百倍,幾十倍總是有的,兩人之間完全沒有可比性。

    “果然是一條要人命的大魚啊。”林逸心下暗歎,腳下則一點都不敢鬆懈,本來就是分分鐘被對方追上的節奏,這要是再分心,那跟找死也沒什麼區別了。

    但即便如此,兩人之間的距離仍在頃刻之間由百丈迅速縮近到十丈,這麼近的距離,林逸用鼻子都聞到後方瀰漫過來的實質化殺氣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