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跑得倒是挺快,可是在我這個風系巨頭面前賣弄速度,你小子是不是吃錯藥了?”常命歸的獰笑聲就在耳旁響起。

    常命歸其實本不用追得這麼近,以他的能力可以輕而易舉在百丈之外取人首級,不過他覺得這麼做太便宜林逸了,爲了泄憤,他要親手捏碎林逸全身,讓林逸在無盡的痛苦煎熬中死去,唯有這樣才能殺雞儆猴,讓世人看看惹到他常命歸是個什麼樣的下場!

    果然是風系巨頭!林逸對此早有預料,常命歸每次出現或動手都帶着肆虐狂風,對方速度如此之快倒也在情理之中,畢竟風系這種少見的異靈根屬性本就是速度見長,黃小桃就是一個例子。

    下一瞬,常命歸根本不用任何武技,揚手就朝林逸脖頸抓來,若他一個開山後期對付區區林逸都要用上招牌武技的話,那未免也太讓人看笑話了。

    此時他距離林逸只剩半丈距離,整個人幾乎就緊緊貼在林逸的身後,如影隨形,林逸根本甩脫不掉。

    然而林逸也從來沒想過單憑速度就能甩脫對方,就在常命歸一手抓過來的同時,林逸豁然轉身,揚手就是一道七系五行殺氣!

    拋開實力等級不提,五行殺氣本就是一門極爲精妙高深的武技,如今再融進冰屬性和霧屬性,更是讓人防不勝防,之前臧自立的窘態就是一個明證。

    當然,林逸並不求這一招能夠對常命歸造成什麼實質性的麻煩,這根本不現實,他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儘可能拖延對方的速度,僅此而已。

    伴隨着一陣低沉龍吟聲,七系五行殺氣毫無懸念的殺向常命歸,那叫一個劈頭蓋臉,結結實實打了個正着,就連常命歸都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林逸心頭一喜,他本來還擔心這一招打不中對方,畢竟這可是開山後期高手,速度快得令人髮指,卻沒想到得手竟然如此容易,看樣子對方果然是十分大意,當然無論換誰以開山後期對付區區一個玄升初期,輕敵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常命歸瞬間被七系五行殺氣團團圍住,林逸不求殺傷,只求阻敵,他知道以五行殺氣的威力未必能把對方怎麼樣,但是靠着夾雜在其中無處不在的冰氣,應該足以減慢幾分對方的身法速度,就跟之前對付臧自立的時候一樣。

    林逸沒有去看常命歸如何應對,二話不說扭頭就走,身法速度瞬間再次施展到極致,然而沒等他竄出兩步,耳旁便猛然響起常命歸帶着戲謔的冷哼:“就只有這點雕蟲小技,你能把我老婆打成那樣?”

    玉佩示警聲瘋狂疾響,林逸來不及震驚,下意識往側前方就是一個驢打滾,雖然樣子十分狼狽,但卻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一道無影無形的風刃,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不愧是開山後期的巨頭境高手,這個常命歸實在太可怕了,七系五行殺氣在他面前竟連半分的阻撓都做不到,要不是有玉佩示警,林逸此時說不定都已腦袋搬家了。

    “哼,警惕性倒還挺高,不過就憑你這點微末實力,我實在看不出能夠匹敵開山初期的地方,看來我猜的不錯,這背後必然有莊一凡的手腳!”常命歸越發相信自己的推測,經過這麼一個照面,他已認定林逸實力雖然不弱,但絕無可能將臧自立打成那副樣子,背後必有蹊蹺。

    林逸當然不會去澄清這種事情,站在他的角度,常命歸把賬全部算在莊一凡的頭上纔好呢,最好逼得莊一凡不得不出手,自己就不用死裡求生的費這麼多心機了。

    只可惜常命歸就算懷疑莊一凡,此時此刻卻也絕無可能放過林逸,不管怎樣,他老婆兒子落到如今這副慘樣都有林逸的功勞,所以無論如何,林逸今晚都必須死!

    林逸當然也不會這麼天真,所以他狼狽躲過對方的無形風刃之後,二話不說就繼續往聯盟分部方向疾逃,這是他早就定好的計劃,不可有失。

    “哼,你逃得了嗎!”常命歸見狀眉頭微皺,兩人速度都是極快,雖然才經過短短一個照面,但此刻距離聯盟分部只剩下了一半路程,真要離得太近莊一凡必然被驚動,到時候他非但殺不了林逸,說不定反而還要把自己搭進來。

    心念一動,常命歸身周狂風大作,一道小型龍捲迅速成型,將他自己和前方十丈開外的林逸同時籠罩了進去。

    林逸瞬間就感覺陷入了泥潭一般,在周圍強勁風力的牽扯之下,他別說維持原來的驚人速度,此時根本連走一步都十分艱難,舉步維艱。

    常命歸的聲音在龍捲風之中飄忽不定,前一瞬感覺還在百里之外,下一刻就感覺好像就在身旁耳側:“小子,我突然有點不太想殺你了,只要你能作證是莊一凡暗中動手腳對付我老婆,我就大發慈悲放你一條生路,怎麼樣?”

    林逸聞言一愣,腦子一轉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這個償命鬼看樣子是瞧不上自己這個小魚小蝦,準備借題發揮,將矛頭對準莊一凡了!

    確實如此,常命歸一向不服莊一凡,既然莊一凡會藉機打他鼎城鎮的主意,那他常命歸自然也可以打這個聯盟會長的主意。

    雖然以他自己的實力地位想要搬到莊一凡不太現實,但莊一凡也並不是天下無敵,只要他去玄階海域好好找人活動一下,未必就治不了莊一凡,到時候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撈一個聯盟會長噹噹呢。

    “是嗎?聽起來倒是不錯,可是誰知道你會不會過河拆橋呢?何況莊一凡那是何等人物,我這麼一個小蝦米去跟他作對,那不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麼?”林逸不置可否的冷笑道。

    “小子,你好像沒認清處境啊,你以爲現在還有你討價還價的餘地嗎?”常命歸雄壯的身影在龍捲風中若隱若現,恍若風中之神,攝人心魄。
最近更新小說